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记者归来]舆论监督要更贴近百姓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26日 14:5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5A372C245CB74b27A878E594F46D129B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记者归来】 汪昂:各位亲爱的观众朋友你们好,您现在收看到的是中国网络电视台《记者归来》,我是主持人汪昂。1994年4月1日这一天,中国中央电视台一档里程碑式的节目《焦点访谈》正式开播了,到目前为止它已经成长为一档最受观众喜爱的电视节目,今天的《记者归来》我们就走进《焦点访谈》,去了解《焦点访谈》背后的故事。首先介绍本期嘉宾,他就是《焦点访谈》的制片人刘年,欢迎你的到来。
      【刘年】:你好。
      【记者归来】:我们知道《焦点访谈》是以演播室主持人和记者采访相结合的方式,那么记者就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我们知道《焦点访谈》的记者是以尖锐著称的,我们的记者在生活中是否也是这样的性格?
      【刘年】:《焦点访谈》可以说是现在我印象中新闻当中唯一一档日播的专题节目。它是一个纯粹的靠记者的采访、编辑来完成的一档10分钟的专题。因为我们现在大量的资讯,现在每天的新闻量很大,每个整点全是滚动新闻,这一档现在保留下来,而且是我们的一个王牌栏目,记者在里面的作用可以说是决定性的,而且我的感觉是记者没有个性,他的节目也没有个性。这么一档10分钟的节目首先是要采访,如果一个节目仅仅是嘉宾说两句话,解说词解说一下,再嘉宾说两句话,它就没有一个鲜活的过程,也没有层层推进的感觉,你这个节目想要抓人,想要让观众看到我们这个节目的卖点、可视性,其实首先取决于记者。记者第一位的就是采访,采访功力和记者的个性有很直接的关系。你像以前我们的很多好主持人,像白岩松,像敬一丹、水均益以前都是我们的好记者,正是因为他们有非常强烈的个性化符号,他们本身就是一个吸引观众的一个卖点,如果一个记者采访当中跟嘉宾没有回合感,该追问的问题没有追问,该强硬的时候强硬不起来,该谦虚的时候又不谦虚,你想这样一个节目观众也不会认可的。所以理想的记者一定是有个性的,这种个性既然体现在节目当中,它也一定是体现在生活当中。比如说我们的记者喝酒吧,很多记者非常能喝酒,他也很豪爽。十年以前,我们都是年轻人的时候,《焦点访谈》大量在全国各地来的记者,我们很多人没有成家,大家可能经常晚上做完节目一块吃饭、喝酒。我们以前吃饭的时候都有一个基本规则,比如喝啤酒,喝5瓶起步,喝完5瓶才能上厕所。如果谁在喝5瓶啤酒之间上了厕所了,那这顿饭就他买单了,所以大家坚持喝5瓶啤酒尽快喝完,然后去卫生间。这样一个感觉是每个记者生活中其实是丰富多彩的,并不是像我们《焦点访谈》这一个节目,感觉它是一个很权威的节目,很严肃的节目,记者也是千人一面,真的不是这样。我们每年还有一个年会,这个社会上也流传得很广。你像白岩松每天皱着眉头侃侃而谈,但是他表现的载歌载舞、扮演各种角色非常到位。领导开年会的时候,我们记者可以把领导的钱包拿出来随便分给大家。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是非常张扬的,我们也鼓励这种张扬,包括大家平常开玩笑,甚至是比如说我们开年会。吃完饭要游泳,男编导把女编导抱起来往水里扔,这都是一个团队的团队文化,就是鼓励个性,张扬个性,而且这个个性要能够正确地体现在他的节目当中。
      【记者归来】:是不是可以这样总结您刚才所谈到的,记者不是说在节目里头呈现出这种尖锐,其实在生活当中他们也有丰富多彩的个人性格。您刚才也谈到您也是从记者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您也谈到很多优秀的记者,白岩松、敬一丹,那都有时代的特点。当下这个时代,我有一个特别好奇的问题,比如我想进入到《焦点访谈》来工作的话,如果您现在在挑选记者的时候,我们需要具备一些什么样的条件,才可以到这个岗位上工作?
      【刘年】:因为我在《焦点访谈》干了有16年了,我1995年去的《焦点访谈》,以我的一个感觉是《焦点访谈》是首先需要社会责任感的,我不认为他的专业性有多强,我也不认为你会不会电视的很多技巧,这个都不重要,这是可以学到的东西。就是你能学到的东西都是最简单的东西,但是社会责任感不是能学来的,如果你不关心社会,你不关心这个国家的变革,你也不关心民众的诉求,甚至你不关心你周围发生的变化和你希望这个社会的走向,那我就在想我们这个节目它就没有灵魂。你不带点灵魂做节目的话,当然这个听起来会很虚的,因为一个节目呈现不出来这些东西,但其实它看似很虚,但它是一个真正的一个核心的原动力。如果没有这个动力,《焦点访谈》17年不可能生长、发展壮大到现在,因为它始终在和时代同步。一个记者也是这样的,如果我们一个记者,我想你遇到了一个坏的事情,你都没有一种这种去鞭笞它,你要去揭露它的冲动,没有这样的激情,那我节目怎么可能体现出来观众爱看的内容呢?如果你遇到了一个好心人,一个好事情,你没有一种去张扬它,没有一种向社会传播它的动力的话,你也做不出感人的内容来。你不管做什么内容,我想一个真正的责任感就是起码是关心社会,这是一个记者的第一位的。我想白岩松的成功不在于技巧,真正在于他那个年代他是引领观众去思考,他对社会的一个现象,对一个新闻,对一个人物他有他的这种理解和判断,而他这种理解、判断会给人以启发,这种启发会帮助人的思想去发展。你会想白岩松是这么想的,这么想很好,起码带给你这样一种思想的冲击。思想是怎么来的?思想是靠你不断的社会生活中的积累,当你没有思考的时候,我们现在的好记者我觉得是思考型的记者,如果一个新闻,我们现在你不要想一个新闻只有我去,一个新闻全国几十家媒体,上百个记者都在的时候,凭什么你拿出的东西跟别人不一样,就是因为你在思考。你拿出跟别人一样的时候,我想你可能就没在思考。
      【刘年】:我听说过一个例子,就是崔永元,崔永元很有思想的一个主持人,一个很好的新闻人。他说在广院交作业的时候,要写导语,我是听说,没有核实,要写15个导语,写完以后,他要把这15个全撕掉,要逼着自己写出第16个来,我想人的潜力是无穷的,思考也是这样的。什么样的记者是我们最欢迎的,我最欢迎的是思考型的记者,因为你的电视编辑、你的采访能力,我想我快的话,我几天就可以教会,这些技巧性的东西很好学,但是我不可能转到人的脑子、心灵里教他怎么思考社会,这不是能教来的,这就是骨子里面你是不是还有这种热情,你是不是觉得我作为一个文化人我要对社会回报什么。
      【记者归来】:这17年一直有一个传言,《焦点访谈》门口会有两条长龙,一条是真的来反映问题的,一条是来花钱买新闻的,或者是花钱消灾的,是否有这种情况?在我们实际采访中是否有记者被收买的情况?
      【刘年】:有些时候,做监督节目经常会遇到要公关,这种情况确实遇到过。在两三个月前,当时我们有一期节目,也是一期关于房地产方面的。节目拍回来了,马上就要进入后期制作了,当地到北京,想尽办法找到了我,找到了我,我肯定要见面,见面喝茶、聊天,说一下节目情况我想这都是很正常的。但走的时候在楼道里面也没什么人,因为送我下楼,楼道里面冬天穿的衣服也多,往兜里面就塞信封,这个时候我就觉得这个性质就变了,我也跟送钱的人说,我们工作我们把事情给说清楚,我们节目做与不做,这不是我们以个人意识为转移的,我们要看这个节目的事实,要看我们记者采访的情况,回来能不能成节目,并不是说我们一定要把你们当地的工作要怎么样。但是如果你送钱给我的话,我要拿走了,这个性质就完全变了。而且我拿了以后,我说要么就是你们拿回去,要不我拿走以后,我交给有关部门,这样的话,大家都会有问题,就没有必要发生这样一个情况。第一次就这样过去了,又过了一天,因为节目还没有播,还是要找我。还是要找我,出于礼貌还是要见,后来给我反映新的情况,补充一些材料,这些说完以后,又提出新的理由,说记者来有机票、住宿、差旅费我们地方肯定要承担,这都是正常的,说的很多理由,说得让你觉得这个钱都没什么问题,差旅费是正常的名目。
      【刘年】: 我还是那句话,我说这个是确实是我们的一个底线,也是高压线,这是不能碰的,我说我们在一起,你喝茶、聊天这都没有问题,我们都会成为很好的朋友。但是如果你触犯了高压线,做记者是有记者规范的,我们做任何行业是有他的行业底线的,这个底线是不能出破的,这个高压线是不能碰的。如果碰了这个高压线,这期节目就不是一期节目了,费的5、6分钟的时间推托掉,很尴尬。我也能理解送钱人内心的焦虑,一定要把这个事情解决的压力,这个我都能理解。我就说我们都是为了工作,为了工作要互相尊重和理解,后来节目播了,播完以后,也是很好的朋友,他来北京也跟我来汇报,也不是说这个节目给他带来多大的负担、压力,问题也解决了,政府面临的矛盾也化解了。后来我就说我们可以变坏事为好事。你如果用不正常的方式来解决这种事情的话,坏事就变成更坏的事情。我们记者经常反复重申的一点就是高压线是万万不能碰的。
      【记者归来】:您刚才提到一种解决方法,就是面临这种花钱消灾的公关方法的时候,我们记者抢先一步把它报出来,这种结果会导致一种结果,这些相关单位会采取打击报复,我们记者有没有遇到这种情况?这种打击报复对他以后的职业生涯会不会有影响?
      【刘年】:作为《焦点访谈》的记者很不容易,10分钟的节目看似内容不长,其实要求非常高,一个调查类节目要有三到五个层次要调查,要层层剥笋,它在技术上是要求最高的.但是仅仅这样是不够的,《焦点访谈》的记者就像你说的,他还有更大的风险,像你说的打击报复。倒并不一定是打击报复这么严重,可是有一点要有一个防范心理,你在监督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监督你。我们有一个很好的记者在军,他出去采访回来以后,举报信就过来了,说他洗桑拿、嫖娼等等罪名。最后台里面非常重视,去检查,实地去落实到底有没有举报信中说的情况,后来经过一段时间认真的逐一的核实,记者根本就没有做过任何事情,所举报的情况全是子虚乌有的。终于还了一个记者的一个清白,在军也是百感交集的。如果一个记者不洁身自好,你不经得起考验的话,你的风险是非常高的,所以我们的记者要有这种防范意识,怎么能够防范呢?很好的一个方法就是你自身的免疫力要强,因为社会的诱惑很多,社会环境非常复杂,会有各种各样的诱惑。你要想到你是一个记者,你也是暴露在对方视野内,你要监督他,他反过来也要监督你,你们确实是一个互相监督。
      【刘年】:我们还有一个例子,就是我们经常要偷拍别人,你的行为、举止我要偷拍下来,但是现在很多地方也非常高明,你在偷拍我的时候,我也在偷拍你,他反过来也要拍记者,甚至是他在给你送钱的时候,他也是带着偷拍机给你拍的,我们真的有记者遇到这种事情。就是一个地方,到我们记者房间给记者送钱,送钱的全过程他全拍下来了,记者回北京的时候,他把举报信还有拍摄的这种资料全都寄给台里了,这是铁证如山的证据,就是记者收钱。如果记者收了钱了,他做这期节目,你可以想象是不可能成立了,你记者自己都在收钱,你自己都不能说是干净的话,你怎么能监督别人呢?所以地方的招数很高,他要给记者挖一个陷阱,各种的利益引诱你往里跳,还给它拍下来。这件事情好在我们的记者回来就把这个钱交了,所以他的所有这些举报,还是子虚乌有的,只能证明他们是一种以自己的丑陋的心态,来去对待我们的记者。所以这就更加证明了一点,我们要经得起诱惑,我们要知道自己的责任还有一种良知。
      【刘年】:另外,我觉得《焦点访谈》记者面临着一种风险是一方面,还有就是我们很多的举报的反映情况的,提供线索的人也是面临着很大的风险。因为我们大部分的线索是群众来信、打电话,或者是其它渠道反映过来。你要是去拍的时候,你要先找反映情况的人了解情况,而且你需要他来带着你去把一些事实采访下来,保护线人,保护反映情况的人也是非常关键的。我们前几天有一个节目是一个当地的污染,也是一个群众反映的情况,当时采访的时候,记者跟我说,说这个反映情况的人遇到了各种压力,对他的家人可以想见的各种各样的压力。反映情况的人自己也非常害怕,甚至都要崩溃了,不敢再作为了。我这么跟记者说,其实我们保护反映情况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你把这个节目拿下来,做下来,把它播出了,反映情况的人才能得到最大的保护.
      【记者归来】:确实我们可以通过刚才您的介绍,了解了很多一线工作的记者为这档节目付出的辛酸、汗水。我们也知道17年来,《焦点访谈》一直是一档舆论监督类的节目,在现在我们知道社会背景下,很多浮躁的情绪也出现了。我们在报道的时候,如果报道的不深入,这个问题不会得到解决,如果报道的太深入,那很容易就引起了社会的浮躁的心态,那么您作为制片人怎么把握《焦点访谈》报道的度?
      【刘年】:《焦点访谈》17年以来确实遇到了一些尴尬,其实观众想看的特别刺激的内容,特别监督,特别让人解气的这些内容。但同时我们一直在说,我们作为媒体的责任是建设性的,就是你去破坏一件事情很容易,你就说这件事情不好,这件事情不应该这样,我觉得这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但是我们应该怎么样,我们正确的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们规范的是什么样的?我觉得这个才是最难的,所以《焦点访谈》我们致力于是做建设性的节目,我们不能做纯粹破坏性的节目。就像我们很多节目,其实群众也给我们反映情况,比如说海南香蕉滞销,滞销的情况你要真正调查下去不那么简单。有些是谣言,说香蕉有什么什么病,或者有什么什么病虫害,如果我们调查清楚这个真相到底是什么,你是帮了蕉农很大的忙。我们曾经做过一个节目,蕉农给我们送了一面锦旗。如果你带着这个问题去的话,这个问题就是破坏性越来越强,你再散播开来,蕉农的日子更不好过,香蕉更卖不出去,我们就要调查这个真相,真相可能是最有力量的。一个是要把真相调查清楚,就是这一件事情要做到最理性,做到最有建设性,先要把真相说清楚。再有一个就是要有一个规范性,就是我们很多事情应该怎么去做,怎么去走。我们也做过很多的节目,比如说最具监督类的一个节目,比如说拆迁类的,这是群众反映意见最大的。我们在2006、2005年的时候做过嘉禾拆迁,当时嘉禾拆迁的性质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的极端的,就是他为了把老百姓牵走,旧城区改造成商业项目,当时他是株连九族的方法。你这个家不迁,你所有的公务人员单位都要谈话,打的横幅就是你不配合我,我就让你怎么怎么样,政府就是这样公开做。我们这样一个节目是纯粹的监督类的节目,而且老百姓希望看到的是这个揭露出来,到底政府怎么做的?到底政府的问题在哪?
      【记者归来】:实际是观众和老百姓关心的是这个问题是如何来解决,和怎么样来解决,以及解决的效果。
      【刘年】:对,我们想我们节目好看,就是我们把这些现象曝出来,真正要解决这个问题,要把这个问题给它彻底地让老百姓有一个说法,这个才是最难的。我们也不想我们报完之后,群众的利益没有得到改变,或者这件事情还是这样继续下去,这个并不是一个好的节目的方法。我们持续地报,我们这个节目当时是持续做了三期以上,我们要负责任地把这个事情暴露出来,我们还要负责探讨解决的方法,我们要用正确的法律规定,我们去分析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做,政府正常的行为方式应该是怎么样的。这样的话就是会有一个稳定大家的情绪,你负责任地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所以这个是我们做监督节目我想责任意识也是非常强的,就是不要说你看哪出事了,你就兴奋地去报道,我觉得这只是走的第一步。真正的第二步就是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办?我经常在采访的时候,我就跟采访嘉宾说一句话,也非常理解现在现实的现状,我会换位思考。如果我来做这件事情,会不会比他做的更好?这个是需要客观地冷静分析的。我们要依托专家,依托国家的权威部门,真正来解决这件事情。真正的违法违纪的人,用节目推动,希望有关部门该处理处理,伤害老百姓利益的事情,我们要给老百姓一个很好的答复和解决。这个是《焦点访谈》要做到感性和理性的一个平衡确实不太容易。因为我们的记者不是跑口的记者,社会的各个层面他都要接触,每期节目都不一样,他要迅速地理解国家的政策精神,理解国家的法律法规,要吃透我们很多行业内的行业背景,这个对记者的要求非常高,这种建设性是我们要求第一位的,就是说通俗了就是要帮忙,不能添乱.
      【记者归来】:其实我们聊到节目本身,我们不妨深入一下,您看您是1995年就当《焦点访谈》的制片人,一路走下来,您觉得这个节目面临一些什么样的问题,它从形式和内容上还有什么可以突破的?
      【刘年】:《焦点访谈》从它的诞生来说,它是一个非常独创性的,因为当时没有这个节目。他是占了第一的,另外从形态来说,记者调查这种10分钟的电视专题很好看,它也去引领了业内的这种标准,可以说是建立了一个标杆。但是十多年走下来,它的变化确实不大,它需要在形式上创新。我们说形式上创新就是你的画面,你的采访,你要更专业化、更精到,还有就是我们的内容。其实内容是一个节目生存的最根本的因素,我们的内容要更贴近老百姓,更贴近观众的需求,我们现在的很多内容太局限于一件事情。因为我们有时候会想,一个选题有没有普泛性,有没有大家普遍关注的一个价值。你要让大多数人关注你这期节目的话,你这个内容一定要贴近大家,大家要共同关注的,所以内容和形式上我想《焦点访谈》都面临着一个新的挑战和突破。我们现在也是要把很多的精力放在社会热点方面,因为有了这种媒体的变化,和我们现在受众的层次也在提高,我们要在社会热点方面做文章。要在重大的新闻事件多做文章,而且我们做的文章还是我最开始说的,就是要有思考价值,你要让别人看见,我可以从网络上获取这个信息,我也可以从电视新闻上获取这个信息,我为什么要再看你的《焦点访谈》?就是你要有一个自己的落点和思考。我比如说我们前一段做重庆沃尔玛造假的事情。这件事情炒得很多,新闻也很多,网上也很多,我们再做这个选题的时候,我没有别的方法可以选,只能是特别地深入。我们要深入到沃尔玛的总部,我们要深入到沃尔玛具体的负责人,他们要接受采访,当时我们把节目拿出来的时候,反响还是不错的,因为新闻是碎片化的,都是很零散的。而我们真正把它梳理清楚以后,把沃尔玛的当事人找到以后,我们把别的媒体没有做到的事情,我们做到了。那它再重新播出的时候,观众确实也看到了新的信息,而且也觉得这样一个节目是很解渴的一个节目,所以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一个新的台阶,这个台阶要和观众,因为观众的节奏越来越快,怎么把它很高的胃口能够满足,《焦点访谈》也不能仅仅停留在过去的老的套路上的一个方法。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