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万户团圆时,谁来慰寂寥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07日 10: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去年过完春节我就一直在想,下一个年我到底在哪里过?”这个问题困扰了80岁的李宁珍老人(应其要求,所用为化名)将近一年。临近年底,李奶奶郑重其事地通知了老年公寓的服务人员杨树华:“今年我就打算在这儿过了,哪里都不去。”

  11月28日下午3点多,记者来到位于南京市秦淮区活动中心的区老年公寓。外面的喧嚣似乎与这里无关,阳光灿烂的小院里,一群老人半垂着头安静地晒着太阳。在四楼回廊上,4位老奶奶正围着小桌打麻将,出牌缓慢。四周寂寥,回廊屋顶上还残留着去年春节聚餐时挂上的彩带。

  推开四楼一间虚掩的房门,李奶奶正倚在床上发呆,映入记者眼帘的是她花白而凌乱的短发、灰色外套、红色棉裤、红棉拖鞋,最扎眼的是床边上一根磨得发亮的拐杖――由于有轻微脑梗,行动不便的李奶奶一般都呆在房间里。

  老年公寓的房间如同旅馆标准间,干净简洁。为图个清静,李奶奶花钱住了包房,平日里住宿、伙食,再加上一些零碎开销,每月2100多元的退休金还能结余一两百元。

  晚上6点10分,服务员端来了饭菜,白斩鸭,热腾腾的西红柿炒蛋和青菜汤。李奶奶就着菜吃了大半碗饭,鸭肉一块没动。

  “年老了,真不图吃,只想和儿女聚在一起,大家伙谈谈心。算起来,我搬到老年公寓已经满3年了。第一年儿子接我回家过年,第二年是大女儿接的,年三十晚上吃饭,小辈们喊一声奶奶、婆婆就算完事了。儿女谈的话我也插不上嘴,他们玩电脑不睡觉,早上又起不来。大年初一,我老早醒了,怕影响小辈们睡觉,只好挨在床上,翻来覆去。”

  “家?没有家了,这里就是我的家。”李奶奶紧蹙着眉头低喃,“老头走后,一天夜里我从床上摔下来,撞到椅背上伤了右膀。不能动还要媳妇伺候,这不是‘淘气’么?”

  李奶奶不停地向记者诉说着委屈,言语中透着期盼,“儿子被惯坏了,不知道心疼人,只知道疼自己;外孙女我带到8岁,没到这里看过我一次;3个女儿轮流,每月来一次,有一次就带了4个小梨子。别人家儿女过来大包小包的,看得我都眼馋……”

  “他们都说忙、忙,忙得连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电视上说北京大学收学生要收孝敬父母的,非常对。”老人有点激动,手掌拍打着拐杖,“上回我看到一个节目,一对盲人兄弟说‘我们就想看看妈妈的笑容’,我难受了一晚上。这两个孩子眼睛看不见,但心里亮堂。我就想,等我死了,就把眼角膜捐出来,让他们能看看自己的妈妈该多好。”

  老年公寓院长陈晶晶告诉记者,南京市每个区都有老年公寓,有的街道也有类似的机构,他们这里只是老年公寓的一个缩影。公寓里的103位老人,大部分年龄在80岁以上,约有一半老人春节不回家,25%左右的老人仅年三十回家吃顿午饭,晚上就回来睡觉,其他老人在家时间也不会超过大年初三。其实,越到过年,老人盼望团聚的心情越强烈。平时,我们在生活和精神上都会尽量满足老人的需求,但再好的照顾也比不上亲情的慰藉。在这里,老人之间唯一“攀比”的就是儿女的孝顺。“儿女孝顺的老人,你从他们的脸上、甚至从走路的气势上都能看出来。”

  临别时,李奶奶摸索着牵起记者的手:“逢年过节倍思亲,越到过年越伤心。记者同志,跟你聊了这一下午,今天夜里我能睡个踏实觉了。”

  本报记者 刘艳元

热词:

  • 老人
  • 老年公寓
  • 回廊
  • 脑梗
  • 标准间
  • 青菜汤
  • 西红柿炒蛋
  • 眼角膜
  • 化名
  • 大年初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