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若有来世,我仍弹钢琴”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07日 01: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思念父亲的时候总会想起我们那个温馨快乐的家――福园。那里曾是上海音乐学院的老师教授和家人生活的地方。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那里每一个窗户都会传出音乐之声。我们上音的家属孩子就在院子里,一边听着“家属大院交响乐”,一边长大。

  最近,钢琴家、指挥家许忠和主持人王勇为纪念我父亲王羽举办了音乐会――《俄罗斯的冬天》,我和母亲林明珍一起,借着这个机会,重回故里,走访了福园。

  一走进福园的弄堂,我仿佛就能听见爸爸那辆老坦克自行车的吱吱咯咯的声响。那时他是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的校长,每天早上五点,比钟还准,他就骑着老坦克到学校去了。冬天那寒冷的清晨,调皮的学生们窝在暖暖的被洞里,一听到校长的老坦克声,一个个刷刷刷地窜出被窝,钻进琴房开始练琴。他们都知道校长的训诫:“艺术是神圣的,辛劳的。纵然有惊世骇俗的天分,没有严格的训练,你永远是未经雕琢的一块生玉。”

  我和母亲到了弄堂里,一抬头就看到我们家二楼的窗口,虽已今非昔比,但我们依然感觉到爸爸站在钢琴前给学生上课的样子,依然能听见他全情投入地高唱着乐曲的主题在启发学生的生动模样。

  记得“文革”初的一天下午,就在这熟悉的院子里,来了一群收购站的人,他们吆喝着:“收废纸费品喽!”我好奇地探出头去,只见很多家的老师们都用买菜的篮子装着满满的乐谱和书籍,一筐筐地从窗口往楼下院子里吊。那收废品的人就用力剥去书和乐谱的精装封面,扔在地下,把书芯和谱芯撕撕碎当废纸称斤头。我立刻叫出了爸爸:“大家都在破四旧,我们怎么办?”看着院子里的情景,爸爸惊呆了。沉默了很久,最后他说:“即便全院子每家卖光了书籍和琴谱,我也不卖!”

  爸爸还是一个“琴痴”。他不仅弹琴,教琴,调琴,修琴,还是一个赏琴专家。他为学生和老师精心选购的钢琴,都成为他们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传家宝”。但爸爸偏偏在给自己挑琴时闹了个有名的笑话。国内当时没有新钢琴店,买琴都是凭运气在旧货店里“淘”。“文革”中期,有一天爸爸高兴地告诉妈妈他又在旧货店里发现了一架好钢琴。记得那天中午,几位工人帮着爸爸把“新钢琴”运到了福园。搬上二楼我们家后,工人们走了。爸爸迫不急待地坐在琴凳上,在琴键上飞奏起来,他不停地弹着,还得意地对我们说:“这琴的声音实在太好啦”!正在兴头上,只听妈妈说:“王羽啊,这架钢琴就是你原来的那一架呀!”爸爸哪里肯信?

  音乐学院的老师几十年了还总会谈起这一可爱的趣事。这就是爸爸的“痴”注定了他和这架钢琴的“缘”吧。

  父亲一生培育音乐家无数,遍布世界各地。他真诚,快乐,喜悦地侍奉了一辈子他的音乐之神,修得了一座音乐家的殿堂。这是生命给他的最大恩惠。晚年的父亲平静而满足,远远地关注着他从福园教起的学生,如今弹奏在世界各地的舞台上。远远地欣赏着曾在他的花园里,被他种植、耕耘、施肥、剪枝、拨弄过的青苞涩果,如今在世界的花园里鲜花盛开,桃李满树。

  父亲去世后,居住在世界各地的挚友、学生们相约在同一时间弹奏肖邦的钢琴《葬礼进行曲》为他送行。我仿佛听见父亲答谢他们道:“若有来世,我仍弹钢琴”――这是他生前最爱说的一句话。

热词:

  • 学生
  • 文革
  • 福园
  • 老师
  • 校长
  • 传家宝
  • 音乐学院
  • 坦克
  • 弹奏
  • 音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