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记者归来】公路高收费之痛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02日 13:2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DE6505CCC2934711843D29BA088A3250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记者归来》

    【记者归来】: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记者归来》,我是主持人曹煊一。上世纪80年代,为适应经济发展脚步,广东省最早尝试了“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公路建设模式。尽管因此得到飞速发展的公路建设,带来了交通的便利,但是居高不下过路费、过桥费在困扰着越来越多的车主的同时,似乎为广东经济发展也戴上了枷锁。央视《经济半小时》节目就曾连续报道了广东收费公路存在的问题,今天我们就请来了参与调查此事件的记者袁柏欣为我们剖析“高价公路收费之痛”。

    【记者归来】:在您深入采访一系列事件过程当中,您有没有一些特别深入的一个调查,比如说特别切实到每一位经常走这段路的这些司机,他们有一些什么样的切身感受和体会。
    【袁柏欣】:讲两个事情,非常有意思。我在故事当中采访了一位律师,这位律师是状告广深高速,他起诉原因不太一样,他起诉广深高速没有提供应有的服务,高速不高,付了费用没有得到相应的服务。为什么?当时车流量假设4万辆,现在30万辆,道路拥挤不堪,高速路根本开不动,正常122公里,正常走一个半小时,有的时候三四个小时。这位赵律师,叫赵少华,遇到情况更特殊一些。广深高速去年走的时候,122公里之间,没有加油站,本来记得中间有一个,上了高速车辆油不多,想走到一半加油,事实上没有。

    【记者归来】:高速公路建设多少公里有服务站、加油站有规定?
    【袁柏欣】:有规范。
    【记者归来】:多少公里之内有?
    【袁柏欣】:这个规定不是法律层面,有一个技术条例,也是交通部门的技术条例,大约60公里,应该有一个服务区、加油站,因为服务区还有人吃饭、饮水,其他一些需要。广深高速在赵少华告他的时候,没有。

    【记者归来】:现在有了吗?
    【袁柏欣】:有了,搞了临时加油站,其实原来有,后来由于利益分配问题,加油站拆掉了,赶走了,所以赵少华赶到的时候没有,起诉以后,其他方面设立一个临时。
    【记者归来】:赵少华起诉角度不一样?
    【袁柏欣】:实际上他起诉的角度由于服务有问题,但是实际背后暴露出来连带效应。

    【记者归来】:利益分配导致取消。
    【袁柏欣】:他跟加油站也好,或者跟中间有没有服务区也好,包括车辆拥堵也好,是连带效应,因为加油站涉及到利益特别大,30万辆车流量,加油站对这个地方争取又是不一样,所以很多问题都是连带效应。
    【记者归来】:虽然这个问题没有突出高价收费,但是反映问题也是高速公路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你收费了可以,既然你叫高速公路,既然你收取了费用,说明你跟其他的公路不一样,最起码可以保证我高速行驶。
    【袁柏欣】:你的说这个问题特别关键,高价收费问题,表面上收费标准没有动,还是当年那个收费标准,但是由于车流量多了,人多了,老百姓享受的服务,大家缴费可以想出来,进高速公路交费,双方签定合同关系,我交费,按照合同给我提供相应服务,按照车流量多了,享受不了服务,相对来说价格是高的。

    【记者归来】:大家都知道高速公路收费不是广东个例,全国很普遍的问题。为什么广深高速收费问题引起了社会各界关注,大学教授、政协委员、律师等等,社会各界的人都在关注这样问题,还要人进行了律师起诉,为什么只有这一段广深高速引起了这么大关注,特地进行了采访报道?
    【袁柏欣】:为什么广深高速这么引人注目,实际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暴利。
    广深高速这条路非常特殊,1997年建成通车,但是当时筹建的时候更早,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总共筹备了将近十多年,这条路是广东有一个企业叫做广东交通集团和香港合和公司一起投资修建,一条路经过十年多年论证。香港合和公司老板叫胡应湘,香港特别有名,类似于李嘉诚一级的富豪。80年代做出投资举动很难得,并且投资标准特别高,1997年建成双项六车道,路非常宽,全程都是有绿灯,很难得。这条路建成以后标准高,并且位置非常高,连接广州和深圳,那边连接香港,位置特别好。

    【记者归来】:花的费用也高。
    【袁柏欣】:花的费用也高,知名度也很高。建成的时候,前前后后影响非常大,并且建成当中因为很多历史事件影响,关注度一直很高。建成以后正好赶上中国经济腾飞的时候,车流量非常大。大概在2007年、2008年的时候,已经开始有人注意到,开始出现堵车的现象。刚才我提到的暴利,有人注意到它堵车的时候,大家开始想到利润问题。我是今年年初在当地媒体注意到这样一个数字,1997年建成到现在,整个广深高速投资122亿,收费超过了300亿。补充一个背景,1997年建成到现在,14年、15年大概将近这么一个周期,现在是收费期一半,按照规定应该还有十多年收费期。
    【记者归来】:30年。
    【袁柏欣】:还要收下去。

    【记者归来】:当时最开始建的时候,定的收费期限已经有了,30年?
    【袁柏欣】:对,没错。还有一个非常偶然的事情,我做高速公路收费节目。广深高速我做了另外一个报道,关于全国高速公路过路费调查。我在广州市随机找了货车司机,姓吴,东北人。我当时跟他从广东道辽宁沈阳,走了两千多公里,沿途看一下整个高速公路收取费用占整个成本比例。当时吴师傅跟我聊天的时候提到一个事,我在广州和辽宁之间来回跑,珠三角地区跑遍了,因为他运货必须来回走,来回拉货。全国跑了这么多地方,收费最高就是广深高速。
    【记者归来】:您能不能大概告诉我一下,很多人并没有走过这段高速,他的收费,每公里多少价格,从广东到深圳交多少钱?
    【袁柏欣】:小轿车122公里大概是75块钱左右,大货是不一样,货车是根据载重量的不同,它的收费标准是不一样的。吴师傅算过,货车30吨左右,广深高速每公里收费两块多。
    【记者归来】:他跑一趟得三百块钱。

    【袁柏欣】:跑全程就是这样。收费公路很奇怪,全国各地都不一样,这个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各地算法不同。
    【记者归来】:没有相关规定?
    【袁柏欣】:有,各地有差异。均摊下来,轿车每公里一台车五毛钱左右,基本全国差不多,差别不是很大。
    【记者归来】:均价一样。
    【袁柏欣】:这是均价。货车又不一样,货车每公里也会均到八毛、九毛一块多,如果按照吴师傅的算法,广深高速在全国来讲,一路比较过来不一样,江苏、辽宁都跑过,还是最高的。

    【记者归来】:您在跟吴师傅一路走过来发现什么问题?
    【袁柏欣】:这么讲是另外问题,不仅仅是广深高速。我跟吴师傅从广州的佛山开始出发,一路经过了江西、湖北、安徽、江苏、山东最后坐轮渡,跨还到了大连,从大连到了辽宁沈阳,这是终点站。两千多公里,吴师傅有一个搭档姓孙,两个人轮流开车不休息。吴师傅开车,孙师傅睡一会儿,驾驶座后面有自己搭的铺,在里面简单睡一下,车辆继续向前开,一路开过来,我们算了一下,大家最关注的收费费用,两千多公里加上轮渡,从烟台到大连的轮渡,整个过路费占成本的1/3。我说的成本包括有钱、车辆磨损、保险、轮胎,包括车辆折旧、工人工资。
    【记者归来】:运输成本。
    【袁柏欣】:运输成本,工人要开工资,雇孙师傅,过路费基本上达到这个比例1/3,这个路花三块钱,一块钱要交给高速公路。

    【记者归来】:广深高速香港合作建设,这个理解私人企业?
    【袁柏欣】:外资,当时来算外资。
    【记者归来】:当时投资122亿,估算300多亿。
    【袁柏欣】:总共收入已经300多亿。因为当时估算的时候,1997年中国经济还没有像今天这样,当时估算每年车流量4万台,当时觉得4万台,如果小轿车一公里收5毛钱没有问题,大型载货一块、两块都可以,没有问题。由于这些年经济发展特别迅速,尤其珠三角地区,我采访的时候现在每天车流量达到30万辆,能算出数学题。

    【记者归来】:您采访的时候今年年初?
    【袁柏欣】:今年3月份左右。
    【记者归来】:这个车流量只会增加。
    【袁柏欣】:车流量增加了7倍到8倍。
    【记者归来】:利润也是?
    【袁柏欣】:对,收的钱肯定与日俱增。
    【记者归来】:收的钱干什么用?
    【袁柏欣】:现在由于这条路是香港公司和大陆广东交通集团一起合资,我经过了很费劲查到了一个协议,协议规定的很复杂,我只是大概描述,当时香港掏钱,我们出地盘、相应手续,前期收完钱以后,122亿全部归还以后,因为合和公司是上市公司,全部归还以后,剩下的钱按照将近一半一半的比例双方分。

    【记者归来】:哪两方?
    【袁柏欣】:广东交通集团和香港合和公司,基本按照一半一半比例,我们稍微高一点,达到52%,香港合和48%,每年收的钱按照这个比例双方进行分配利润。
    【记者归来】:分配到各自的位置之后,这个钱就没有具体的用处?
    【袁柏欣】:合和公司是上市公司,这笔钱收到以后,向股东分红,或者扩大经营规模,这个大概还有据可查。广东交通集团,我了解了一下,属于广东交通厅,现在已经划归了,属于广东当地国有企业,按照他们的说法,这笔钱拿回来,投入了其它地区高速公路再建设,当然都是他们的说法。
    【记者归来】:具体无从可查。
    【袁柏欣】:对,是这样。

    【记者归来】:您跟小吴师傅一路走来,从广东到沈阳,两千公里过来,除了总结路上收费高问题,占成本1/3这样问题,并不是交了费一帆风顺开过来,路上还有很多要面对障碍、阻碍?
    【袁柏欣】:它和路都是连带,这个跟高速公路有一定关系才会遇到。路上遇到两件事情特别有意思,路政罚款。广东出来以后多东北两条路可以走广东的东边,可以走正北方向,我问吴师傅,为什么走这边路,稍微远一点。已经被罚了一次。
    【记者归来】:什么原因?
    【袁柏欣】:没有原因,罚款不需要原因。有罚款权可以理解,但是得违反规定才能罚款。
    【袁柏欣】:违反规定很好找,很容易。

    【记者归来】:比如说您就举这个例子,小吴师傅因为什么罚款?
    【袁柏欣】:他跟我讲,他没走那个路原因,因为上一次被路政抓住了,要罚两千块钱,为什么?说他超高。
    【记者归来】:他是不是超高?
    【袁柏欣】:超了,确实超了,他讲了另外一个原因,现在办法不超高没法活。中国超载三种超重、超宽、超高,重量和收费相挂钩,重量没有超,由于他拉的货,运费成本高,运费非常低,基本充分放开市场,如果他不超一部分,根本没法活下来。路政非常了解这个事情,确实超了,超了0.5 米。
    【记者归来】:小吴师傅这样,全部货车都超。

    【袁柏欣】:司机跟我说,如果不超高、超吨、超宽,每法活下去。路政绕过去,走这条路,遇到另外问题,交警罚款。我当时拍了细节,大家可以看一下。他跟我说,前面有交警,怎么办?他开始从车厢里面,放物品的里面,拿一个驾驶证的皮,请注意,驾驶证的皮,不是驾驶证。他拿出来,自己从兜里面拿出来,我记得应该是50块钱,塞到里面去了。我说你这要干吗?你别拍了,这个地方不敢拍,前面有交警。我说好吧,我确实没拍,因为我担心影响他。我眼睁睁看着,一个交警过来了。收费站,交警都是停在收费站前面,因为司机这个时候肯定减速,停下来向高速公路缴费,交警上来,吴师傅拿起驾驶证皮递给交警,放行。

    【记者归来】:驾驶证拿回来只剩下皮。
    【袁柏欣】:不用拿回来。
    【记者归来】:货车每跑一趟,驾驶证皮都用完了。
    【袁柏欣】:我看另外一个师傅,车上有七八个,为了节约,撕开,撕开以后可以用,反正为了交钱用。
    【记者归来】:不是这样就罚款?
    【袁柏欣】:一定罚款。
    【记者归来】:规定超高了,肯定罚,如果交警不罚反而没有尽到自己职责?
    【袁柏欣】:失职,反过来,从司机角度而言,按照他们的说法,不超,活不下去,没法干活。

    【记者归来】:涉及到规定?
    【袁柏欣】:形成恶性循环和怪圈。
    【记者归来】:涉及到成本估算问题?
    【袁柏欣】:交警罚得不多,很有意思,50、100、200,不会罚得让你再也不来,放水养鱼有点难听。
    【记者归来】:细水长流。

    【袁柏欣】:违反了规定,罚的话肯定没有跑。节目播出以后,很多人知道我,给我打电话。10月份,一个河南人给我打电话,我说你是谁,他说你不认识我,我听说过你。我有一台车在河北境内被人扣住了,车怎么了?我的车没有任何问题,没拉货,还要罚款。我的车行车证照片颜色和车辆颜色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我的车都两三年,一直在外面风水雨淋晒,颜色肯定比照片淡一些,当地要罚,罚多少钱?两千七、三千都有可能。你让司机把电话打通给当地城管,我跟他讲。我也不认识当地,我觉得老百姓找到咱们,能够想办法帮帮他。后来过一会儿给我打电话,对方不接。我说把对方电话告诉我,我跟他说。他把短信发给我,我打电话过去,我是中央电视台,听说你们要罚款,说上面照片颜色不一样。我尊重你们执法权,你们有严格执法的权利,没有问题,但是我更希望认真按照标准来,如果有问题无法可说,没有问题还是按照规章制度走了。过了不到一个小时,给我打电话来,袁老师,我们是某某某城管,我们和当地核实了,对方把传真照片传来了,看了一下,确实没有问题,这个车辆不是经过改装,是原车,我们现在可以放行。
    【记者归来】:通话的时候,对方没有确认您的身份。
    【袁柏欣】:没有。
    【记者归来】:一个小时之内城管给您打电话。
    【袁柏欣】:对,对方城管给我打的。

    【记者归来】:还有一个问题。像您说到这里面背后的很多问题,不仅仅是暴利这样一个问题,事实上也是很多人,当我们在谈到高速公路高价收费的时候,大家也会把这个矛头直接指向政府,像您所剖析,真的这个原因,大家指向是正确的,为什么会有这个现象?
    【袁柏欣】:如果换一个词,相关部门会好一点。其实刚才您提问的时候,我也在想,高速公路收费问题只是问题一个方面,还有很多其他问题,比如说收费期限的问题,我可以给你看一份材料,这也是我在广东采访的时候,当地一个政协委员提供给我的。这里面提到一个事情,这里面提到一个事,广东附近有一个花都区,有几处收费站经营期为50年,什么概念?收费期限是50年。

    【记者归来】:收费该收多少钱、收多少年都没有具体规定?
    【袁柏欣】:实际有规定,按照收费公路管理条例,我们收费公路最长期限不能超过30年。
    【记者归来】:为什么可以规定50年?
    【袁柏欣】:很奇怪,为什么是50年。
    【记者归来】:违反规定。
    【袁柏欣】:肯定违反规定,给政协委员答复里面讲到,历史遗留问题,当年建设的时候,也是和外资一起合作,当时通过测算,觉得当时这个标准收50年才能把成本收回,定了50年,虽然国家有相关规定,具体细则没有拿出来,他们还按照50年进行收费,我去采访的时候,还是50年。

    【记者归来】:国家不是没有规定,是有规定的,但是执行难。
    【袁柏欣】:执行特别难。
    【记者归来】:执行难,像您说的对外资回报,当时投资的时候冒着很大风险,不能有了回报不给人家。
    【袁柏欣】:实际上操作过程当中很多已经变形,刚才讲到外资问题,香港和合不说了。
    【记者归来】:大家有反映,因为已经变味了。
    【袁柏欣】:花都这个提到了澳大利亚一个合资公司,世纪据我了解,这是一个假合资公司。
    【记者归来】:怎么了解到?有什么证据证明?
    【袁柏欣】:我们做节目还是比较负责任,花都的很多收费公司注册资料,稍微看一下。据我们了解,当时花都区某一个部门或者某些领导在澳大利亚注册,人都是花都区的负责人。当然这里面很复杂,可能一开始真是外资,后来逐步逐步替换掉,把自己变成外资。
    【记者归来】:打着外资企业名义,来拟这份合同,所收取所有利益,都进了自己的腰包。
    【袁柏欣】:最后以花都为例,收费站50年的花都区,钱哪儿去了,不知道,现在为止不知道。
    【记者归来】:所以现在存在几个非常严肃问题,高速公路收费高是一个问题,期限长,30年、50年是一个问题。

    【袁柏欣】:这是一个特例,我们报道之后,这个地方已经取消了,期限长这是一个问题。
    【记者归来】:还有收费去向不明。
    【袁柏欣】:收的钱哪儿去了,很多地方,帐本很难看到,看到以后,作为业外人士、第三方来讲,很难判断出是否合理。
    【记者归来】:花都这个事情报道之后有什么改变?
    【袁柏欣】:当地收费站拆掉了,取消收费了。
    【记者归来】:所谓假的外资公司有追究吗?
    【袁柏欣】:不清楚,不知道,收的钱去向不清楚。
    【记者归来】:没有说法?
    【袁柏欣】:不清楚。

    【记者归来】:大家了解到,大家开始关注,关注中国高速公路收费之高,大家关注全世界其他国家收费标准,全世界收费高速14万公里,中国占10万公里,数字是不是准确?
    【袁柏欣】:我采访多很多人,不知道这个数据是否准确,没法核实,很多人用这个数据。
    【记者归来】:很多人走出国门了解各个国家这样情况,很多国家不收费,当然也有一些国家高速公路是收费的,但是费用并不高。比如说这里有一个人,姓方的先生,在美国自驾车,1600公里,收费3.1美元,不到20块钱人民币,这个费用相对于刚才所分析中国高速公路收费标准差距很大,低很多,为什么会这样?
    【袁柏欣】:这里面有一个特别关键问题,我们一定要把它想清楚,我们反对的不是收费,老百姓也不是说跑高速公路一分钱不交,我觉得没有一个老百姓会这么想。我们反对的是不合理的收费,莫名其妙的收费,去向不明的收费,这是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

热词:

  • 记者
  • 归来
  • 高价
  • 公路
  • 收费
  • 之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