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热点评论:僭越之危,让相互守助竟成奢望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09日 17: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华西都市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深圳联防队员打砸民宅强奸女子事件,正在激起围观者的愤怒:10月23日晚,深圳宝安区西乡街道联防队员杨喜利手持钢管、警棍闯进一间小店,一通乱砸后,对二十多岁的老板娘进行长达一个小时的毒打和强奸。而其丈夫杨武(化名)则躲在几米外,不敢做声,一个小时后才悄悄报警。(相关报道见今日本报07版)

  当重新审视这起悲剧,就会发现它在挑战公众对于生活的底线想象:在现代秩序社会里,明火执仗、私闯民宅、强奸施暴,大行其道。而最具悲剧色彩的是:本该守望相助的丈夫,在妻子遭遇到最不能容忍的羞辱时,竟成了沉默无助的羔羊。

  然而,那些不能被表达的“守望相助”,就真的只是杨武一个人的罪与罚吗?或许这里更有一个生活于底层的外地人的“固化性无奈”:杨武来自安徽阜阳,开一家修理电器的小店,每月收入1000多元。这样困窘的生活底色,注定他“无钱医治受伤的妻子”,也注定他要做一个“懦弱的人”:不仅日子过得紧巴,也需要“能忍则忍”。

  正因如此,较之这起“众目睽睽”下的强奸案,真正应审问的是暴戾发生的“无所忌惮”,关注点更应指向“联防队员”的身份标签:身负着维持当地街道居民安全之责的联防队员“杨喜利们”,为何一直以来都是“脾气暴躁,经常打人砸车,没人敢管”?为何杨武经常被他们所打,小店东西经常被砸?与其说强奸是一个丈夫懦弱导致的悲剧,不如说它是僭越的联防队员权力结出的恶果。

  城市治安联防队伍的出现可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在特定背景下,它确实发挥过积极作用。可伴随着当下城市管理法制化趋势,联防队伍越来越呈现出其本身的缺陷:一方面,他们“妾身未明”,群众色彩浓厚,却又拥有着无约束的执法权;另一方面,一些管理机构依然习惯这样“执法队伍”的存在,并未去思考他们的权力如何被“关在笼子里”?

  超越法律意义的存在,行政权力的习惯性无视,城市治安联防队伍不正常、僭越的生存状态,自然就催生了其队员种种不合理的执法举动或曰常态:准入门槛低、好勇斗狠,利益寻租……我无意去铺陈当下城市治安联防队伍呈现出的弊端,不过显然的是,一起强奸案已以血色反证出其极差的公共形象,也验证了不加约束的权力稍加纵容便会衍生出何等可怕的后果。

  “他们中的一个人死去,就是我们所有的人死去”,同样,他们中的一个人受辱,也就是我们所有人蒙羞——所有的人,都必须生活在可被保障的安全中,这也是温情脉脉的夫妻间“相互守助”不被吞噬的理由——我们必须继续追问:法治如何得到遵守?失范的权力如何得到约束?安全的意义如何被管理安全者合理地兑现?

热词:

  • 联防队员
  • 小店
  • 执法队伍
  • 强奸案
  • 城市治安
  • 僭越
  • 砸车
  • 夫妻间
  • 化名
  • 公共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