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内地图文 >

穿越大山的梦想——追记安县桑枣中学原校长叶志平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06日 13:3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四川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2011年8月29日上午,神态焦急的陈利英站在安县桑枣中学三楼走廊上,一墙之隔的语音教室内,女儿尚丹丹正埋头参加转学考试,气氛安静而紧张。

  教室外完全是另一个世界。2000多名从各地赶来报名的学生和家长,使学校热闹得像集市。

  今年秋季,桑枣中学仅初一就招收了近800名学生,接近学校能容纳的极限。可这还是挡不住学生们对这所学校的向往,直到开学第一天,还有外地学生源源不断地涌来。

  尚丹丹是其中一员。先期转学过来的同学不止一次地将桑枣中学的传奇讲给她听:学生宿舍不只有编号,还有叫做“幽梦轩”、“雨轩阁”,甚至叫“心窝”的名称;学校不仅升国旗,还要升班旗,学校上下课不敲钟不打铃,而是放《蓝色多瑙河》;在“5·12”汶川特大地震中,学校创下“零伤亡”的奇迹……面对这些神采飞扬的讲述,尚丹丹很难理解,为什么这所学校如此与众不同?

  答案也许永远也找不到了。这些传奇的缔造者——桑枣中学校长、被网友们称为“史上最牛校长”的叶志平,在两个月前的一天,悄然远去。

  叶志平的办公室在三楼,离开之前,他经常站在连接两幢教学楼的天桥上,俯瞰整个校园。

  看到有学生在下面打闹,他偶尔会扯开嗓门吼两句。更多时候,他只是背着双手,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孩子们在远处的塑胶跑道上奔跑,听着歌声和读书声一次又一次地从两侧的教室内传来,注视着校园里的花谢了又开、开了又谢……

  这个身材敦厚的男人,曾一直梦想着办一所全县最好的学校,建起一座最安全的学校。后来,他又有了新的梦想:他梦想有一座图书馆,他梦想老师有周转房,他还梦想有一天退休后能自己开个农家乐……

  死亡可以终结生命,却无法阻挡梦想。就在今年8月初,他离开后仅仅一个月,桑枣中学图书馆破土动工。

  穿越时空的阻隔,一个将毕生精力都留在校园的校长,把他的生命与梦想留在他挚爱的校园……

  生源和师资完全不具有优势,可就这样一所学校,却创下连续16年全县中考成绩第一的奇迹,保持多项全县第一的纪录

  8月28日,桑枣中学教师餐厅,一场“收心会”正在举行。最后发言的副校长林强嗓门大得像炸雷:“叶校长走了,桑枣中学不能垮,我们必须负重前行,将桑枣中学这面大旗继续扛下去!”

  斜对餐厅的教学楼上,一幅足足有三层楼高的红色横幅挂在教学楼上:2011年中考全县上重点线974人,桑枣中学338人,排名全县第一。

  在安县沙汀实验中学校长肖华看来,这个横幅就是一个“谜面”:桑枣中学在生源和师资上完全不具优势,可就这样一所学校,却创下连续16年全县中考成绩第一的奇迹。

  “谜底”是什么?

  肖华23年前参加工作第一站就在桑枣中学。记忆中,当时的学校占地面积只有20多亩,学生400来人,教学成绩也是全县“赶鸭儿”,学校经常连老师们的工资都发不出来。

  就是这样一个烂摊子,叶志平接手校长当年,学校中考成绩便一举成了全县第一。此后16年,这个“第一”从未旁落。

  如今,“第一”又增加了许多。学校的陈列室里,罗列着桑中的N个全县之最:校园占地面积最大,建筑面积最宽,食堂面积最大,运动场最标准,绿化最好,计算机最多,在校学生人数最多……

  窘迫的历史映照辉煌的现实,留给肖华的是满脑子的“搞不懂”。猜不透的谜语还包括:每年中考前的几次摸底考试,桑枣中学都领先不多,有时还排在中间,但一到正式考试,却总是把其他学校甩出一大截。这是为什么?

  学校没有太多的规章制度,可老师总是能够拧成一股绳。这又是为什么?

  准确的“谜底”无法找到,肖华只能从记忆中的一些细节去揣摩。

  1995年,叶志平刚刚被提拔为桑枣中学校长,就果断地烧出“两把火”:关闭校办工厂,停办职高班,将学校所有精力都集中在初中上。“与其东一榔头西一棒,不如专心致志搞一件事。”叶志平说。

  怎样从根本上解决师资和生源问题?关键时刻,叶志平又亮出自己的土办法:单个人干不成的事情,大家一起来干。

  为了尽快提高教学质量,叶志平将最好的师资集中到毕业班,集中一切力量,先打个翻身仗。一举成功之后,他又想出一招,让老教师与青年教师结为师徒,充分发挥老教师的传帮带作用。

  老教师不愿教咋个办?叶志平规定,一个班的成绩得了全县第一,无效,只有整个年级的平均分排名全县第一,单个班级的第一才能得到表彰。有了这个“损招”之后,老教师们纷纷把自己的绝招亮出来,与年轻教师一起往前冲。

  担任校长的16年里,叶志平一直反对在校内部搞评比,认为这只能加剧内耗,团队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

  一方面号召老师们相互结对子,另一方面又“搭台子”,通过参加各种比赛,叶志平为新教师创造施展才能的平台。叶志平对新入校的教师提出“一、三、五、八”目标制,一年成长,三年成熟,五年成才,八年成就,大胆使用青年教师。

  1996年大学毕业的李长奎被分配到桑枣中学,不到两年就被叶志平安排上初三毕业班的语文。压力与信任之下,李长奎甩开膀子干。第二年,他所带的班和全年级一起获得全县第一名。后来,他又连续6年担任毕业班语文教学工作,且语文学科一直是全县第一名。

  “井水扯不干,力气用不完。”叶志平经常说这句话。上世纪80年代中期担任桑枣中学的行政领导职务起,叶志平就一直坚守在教学第一线。

  这慢慢在桑枣中学形成一个传统,无论你做什么领导,教学岗位是绝对不能放弃的。在桑枣中学,领导班子成员都坚持在教学第一线,而且担任的都是毕业班的教学工作。叶志平要求学校每天都要有一名行政人员值班,每个行政办公室都安置有一张小床,他自己的办公室也有一张。

  2010年初,学校买回一套红外线考勤设备,可至今都没用起来。“为啥?根本用不上,大家都能准时来。”语文教师吴制宴说,无论刮风下雨,每天早上6点过,校领导都赶到了学校,你老师还能不自觉!

  他对生他养他的大山有着深深的眷恋,但他却无时无刻不在渴望山里的孩子们能走出大山,走进更广阔的世界,用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

  校园正对学校大门的地方,9个旗杆高高竖立。这是叶志平激励学生的新办法:每个月,学校都要对各个班级进行综合考评,年级前3名就可以将班旗挂上去。

  飘扬的班旗映衬着不远处巍巍的罗浮山。每到升旗那一刻,所在班级的同学都会齐声欢呼,仿佛升起的不只是一面旗子,而是自己的未来。

  每年中考,叶志平总是站在队伍最前面,炯炯有神地举着双手,逐一跟从他面前走过的学生击掌,他喊“耶”,喊“必胜”,学生微微一笑,自信满满地进入考场。考生手中提的袋子,是叶志平专门找人定做的,里面放着一瓶水和考试注意事项。

  生长在大山里的叶志平,对大山有着深深的眷恋,但在他内心,却无时无刻不在渴望当地的学子能够走出大山,走进更广阔的世界,用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

  他的学生、桑枣镇副镇长唐桂平回忆,自己读初中时,叶志平不仅是自己的班主任,也是英语老师。可是课余时间,他通常为同学们读一些“筛边打网”的读物。一部《高山下的花环》可以读上好几周,动情处,叶志平还忍不住当众哭出声来。

  除了读书读报,叶志平还经常带领学生走出教室,走到大自然中。他所带的班级,不仅有春游,还有秋游,甚至有夏游。连劳动课都和别的班不一样,他们会带上锅碗瓢盆,劳动之余,全班同学一起野炊。

  今年40岁的李勇是叶志平的学生,当年成绩很差,是班里有名的“瘟猪子”,可叶志平并没有嫌弃他。有一年冬季,当他考试成绩上升了几位后,叶志平居然单独为他召开一次班会,专门表扬他,还给他戴了大红花。

  “当叶老师的学生就是不一样。”1992年,电脑在大城市都还是个时髦的东西。可是,这年夏天,外出开会的叶志平却抱回一台286电脑。在他的坚持下,学校又先后买回几台电脑,让所有的老师和同学学习。这使得桑枣中学成为绵阳最早将计算机运用到教学中的学校。

  多年过去,叶志平早已经成为学校著名的电脑高手,不仅会用,而且会修。在他家里,现在依然摆放着两台电脑,摄像头、无线网络等时髦的玩意儿一应俱全。

  “一个字,潮。”在儿子叶茂的眼里,父亲就是一个紧跟时代潮流的人。小时候,父亲从不安排他参加什么兴趣班,有空就带着他到处耍,家里常年订阅《走近科学》、《环球》和《世界知识画报》等杂志。父子俩还一起玩模型飞机、模型汽艇,到现在,叶志平的办公室都还放着一个模型飞机。

  叶志平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常与小兄弟们嘴上较劲。

  叶志平亲手带出4位校长,有的成为他的竞争对手。最强的对手是肖华领导的实验中学,叶志平见到肖华就说:“你一定要超过我,超不过我说明你没本事!”

  肖华回答:“你等着,我们都要超过你!”

  安县教师进修学校校长朱子明也放出“狠话”:“有机会一定要把桑中踩扁!”

  叶志平喜欢听他们的“狠话”,真心希望他的学生发展得更好。他从不吝啬自己的资源,实验中学筹建期间,他大方地输送了一批优秀教师过去,肖华带队前来取经,他毫无保留。

  学生一批又一批走出大山,老师换了一个又一个,叶志平却始终留在桑枣中学。他不是没有机会走出去,上世纪70年代末,他就有机会进入县公安局工作,他放弃了。当年他不仅是英语教师,还是县上的英语教研员,要调进县城或市里,简直易如反掌,但他选择了坚守。

  汶川特大地震后,深圳、武汉等很多地方的学校高薪聘请他去,他一律谢绝。他说:“离开桑枣中学,我啥都不是了。”

责任编辑:杜卓

热词:

  • 桑枣
  • 叶志平
  • 大幅晃动
  • 中学校长
  • 语文学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