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内地图文 >

国土部政务大厅里领出假矿权证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05日 07: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从国土资源部政务大厅里拿到的假探矿权证。

张连军提供

  “是我们太愚钝,受了骗。可谁也不会想到,从国土部政务大厅里能领出假证来啊!”拿着自己花500多万元“买”来的一张废纸,张连军捶胸顿足。

  2009年3月,张连军和杨卫国共同买下一座铁矿,委托一家矿业咨询公司办理相关证照。2010年3月,该公司通知他们到国土资源部政务大厅去领证。张连军和杨卫国从国土部政务大厅工作人员那里接过装有探矿权证的档案袋后,便开始规划铁矿的开采。然而,后来得知的消息让他们目瞪口呆:这个矿权证是假的。

  中国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一纸假证,牵出一条代办矿产资源权证的利益链条。

“处长夫人”和“司长公子”?

  张连军和杨卫国都是河北省唐山市小有名气的企业家,他们在经营自己的产业之余,一直在寻找新的商机。

  2009年初,在朋友的介绍下,张连军认识了一个在唐山市“手眼通天”的人物——燕小敏。“据说她老公是河北省国土厅的领导,她在政商两界都很‘吃得开’,大家都称她‘燕儿姐’。她在唐山市有一个专门的办事机构,特别擅长矿山方面证件的办理。”张连军说。

  后来,杨卫国和张连军以300万元的价格,买下河北省宝利汇丰公司旗下在迁安市一铁矿的探矿权。此后,他们便将变更过户和扩界的事委托给燕小敏。燕小敏告诉张连军,“过户和扩界活动费用大概要花500万,要是再办出采矿证,共1000万”。

  2009年4月的一天,燕小敏带着张连军来到河北省国土厅,将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介绍给他说,“连军,这是你姐夫汤金铭”。张连军听到,人们都叫汤金铭“汤处”。

  张连军告诉记者,此后他对燕小敏和汤金铭以“燕儿姐”、“姐夫”相称,两口子曾多次带着他宴请河北省国土厅的多个处长,并到多个处室咨询,对于过户和扩界都得到肯定的答复。张连军对“燕儿姐”和“姐夫”的能量充满信心。

  2009年夏天,燕小敏带张连军到北京市旭昌辉矿业投资咨询公司,见了该公司的法人代表曾念旭。燕介绍说:“曾总才是业内大腕人物,他父亲是国土部的司长,在国土系统没有他办不成的事。”

  见识到如此多“大人物”的张连军,感觉此事可成,回到唐山后,即将500多万元办证经费分数次支付给燕小敏和曾念旭。

国土部政务大厅领证一幕

  2010年3月20日,张连军接到了曾念旭打来的电话,“恭喜你,六天之后到国土部政务大厅领取探矿证,领证后一周可以在网上备案查询”。

  “你26号到国土部政务大厅领证,别忘了带着身份证和公司的公章。”后来燕小敏叮嘱张连军道。

  3月26日,张连军和杨卫国等人如约赶到北京。在国土资源部门口,曾念旭和燕小敏又打电话让他们先等着,“部里领导在开会,你们别着急,要按程序来。”

  从上午等到下午3点多,曾念旭又打电话交代,“现在可以进去了”。在政务大厅门口,张遇到了以前在曾念旭办公室见过一面的丁海华,两人聊了几句后,丁便先走了。

  来到政务大厅的探矿证窗口,张杨二人说明来意,一位工作人员让他们出示身份证。“她就拿着我们的身份证去大厅西北角复印,回来后让我们在复印件上签字”。张连军回忆说,他们签完字后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一个大档案袋,边走边看,突然发现探矿证上写的矿名是“河北省遵化市南吉峪矿”,不是自己的“爪村铁矿”,马上又转身回去询问,“你是不是给错了,这不是我们的”。这位工作人员看了看,又拿起桌上的另外一个档案袋递过来。杨打开一看,正是“日新商贸,河北省迁安市爪村铁矿”,确认无误后,两人拿着证出门。

  从国土部领回证后,张连军和杨卫国兴奋地等待上网备案。然而,过了一个星期,网上备案却查不到,曾念旭也开始找各种理由推托。

  一个月后,杨卫国心里开始犯嘀咕,他咨询了河北省国土厅一位负责矿产办证的专业人士,了解到从国土部领证,正常情况下都是一周之内上网。杨卫国带着证件来到石家庄,这位工作人员看完后表示,“证做工太粗糙,完全是伪造的。”

  听到这个消息,杨卫国和张连军有如五雷轰顶。他们怎么也不相信,从国土部的政务大厅里领出的证竟会是假的。

河北省国土厅:我们也没想到部里来函竟是假的

  更为蹊跷的是,他们曾在河北省国土资源厅官方网站的信息公开栏目里看到,收到国土资源部征询办理“爪村铁矿”等几家企业探矿手续的调查函,而网站上显示的信息是已办结。

  国土厅网站上看到相关信息,从国土部里面亲手领了证,到最后拿到的仍是一张假证?对张连军和杨卫国来说,这一切都太匪夷所思了。

  知情人透露,其实,从国土部领出的“假证”并非张连军一家,还有唐山遵化市南吉峪铁矿、河北省青龙满族自治县的王杖子金属矿、架子山金属矿、河北省滦平县某金属矿等共五家企业的探矿手续。而这五家企业的国土部探矿权调查函,均通过正常渠道进入河北省国土厅。

  在河北省国土资源厅,中国青年报记者看到了这份调查函。一份发给河北省国土资源厅的“开探字(2010)1126号”《探矿权申请调查函》,所盖印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矿产资源勘察登记专用章”,落款为2010年4月13日。

  那么,这份假的调查函是如何进入河北省国土厅的呢?“就是正常的来函,办公室收了以后就转过来,我们就按正常程序办理并上网了。谁也不知道这是假冒的啊。”河北省国土资源厅信息处工作人员无奈地说。

  “部里给你们发文件就只是通过普通的信函吗?”对于记者的这个问题,河北省国土资源厅工作人员回答说,“有时候就是通过普通信件寄过来”。

  河北省国土资源厅于2010年5月12日回函,表示该申请不符合当地矿产资源开发总体规划,不宜设立探矿权。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工作事项办结后,会摘取部分内容发布到国土厅信息公开网站上,只显示事项、名称、状态。“状态就是是否办结,具体结果不显示,可能他们以为,办结就是审批了。”

  河北省国土资源厅矿产管理处处长李营华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自2008年以来,省里进行矿产资源整合,基本不再批复新的民营资本提出的探矿权申请。

  按照有关规定,煤炭勘查区块面积大于30平方公里、金属矿产勘查投资大于500万元的勘查项目,由国土资源部颁发勘查许可证,其余授权省级人民政府国土资源主管部门颁发勘查许可证。“当时有人来咨询,我们都告诉他们不再批了,也不要再报了。于是有些人就想着直接通过部里批,但部里一般都要征求我们厅里的意见。”

  但张连军说,当时燕小敏带着他们通过汤金铭咨询了很多国土厅的领导,他们都说是可以办,这才放心地委托旭昌辉矿业投资咨询公司办理相关权证的。

  据了解,假证事件被反映到河北省国土厅后,得到了厅长张绍廉的高度重视,交由纪检书记尹晓德负责调查。

  尹晓德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说,“我们经过认真的调查,认为这就是一个诈骗案,我们的工作人员没参与这个事”。他表示,汤金铭是规划处管地的,不是管矿的,在他的职权范围内,“他参与不着矿权审批的事”。“我们也问过他,他说从来没有参与。至于他家人有没有参与,这我们不知道”。

  按照张连军提供的燕小敏的电话号码,记者拨打该电话,发现已经成了空号。

国土部:只是好心帮人转交材料

  中央纪委驻国土资源部纪检组三室副主任仲晓娜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们对此已经进行了调查,给张连军等人探矿权证的工作人员名叫段碧君,她表示,是一个叫丁海华的人给了她档案袋,让她转交张连军等人,她根本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东西。

  “段碧君作为国土部政务大厅工作人员,其职责就是办理矿产证照,她能随便帮别人转交东西,而且还让我们按程序复印身份证?这也太奇怪了。”对于段碧君的“无辜”,张连军表示怀疑。

  段碧君为什么要替丁海华转交材料?仲晓娜说,丁海华任职于北京一家资源咨询中介公司,经常到国土部政务大厅办业务,所以段碧君对他并不陌生。那天下午,丁海华表示着急出去,让她帮忙转交材料,“她是个热心人,所以便答应了”。

  “这件事跟部里没关系,就是有关人员利用国土资源部政务大厅这个平台,达成他们的目的。这个证根本就没进入国土部的程序。”仲晓娜说。

  据了解,丁海华原供职单位名叫北京海地人资源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于1998年由国土资源部同意成立,业务涉及矿业权评估、矿业投资咨询、国土资源开发规划咨询、土地、房地产评估等诸多领域。

  从资料来看,该公司地址是北京市西城区西四羊肉胡同15号。记者到北京海地人资源咨询有限责任公司采访发现,该公司与国土资源部紧邻,位于地质博物馆内,于今年搬到北京市海淀区,但这里还有办公室和工作人员。胡同里的居民告诉记者,这家公司原来是国土部的“三产”。记者在该公司了解到,他们可以代办探矿权、采矿权等证件,收费约200万到300万元不等。

  按照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给媒体发布的信息,丁某通过伪造证件、找熟人上网公示的方法诈骗650万元,目前已被批捕。“丁某找人伪造了5个假的探矿权许可证、国土资源部备案证明、探矿权调查函及勘查许可证等一系列文件。为了不让对方怀疑,丁某又找到河北省国土资源厅的工作人员帮忙,在网上发布了虚假的登记信息。曾某信以为真后,很快向丁某汇出650万元代理费。”

  据了解,这里提到的“曾某”,即是杨卫国和张连军委托办矿权证的北京市旭昌辉矿业投资咨询公司法人代表曾念旭,被抓捕的“丁某”,即是段碧君所说的丁海华。

  “他们现在把所有事都推到丁海华身上,曾念旭反而成了受害人。实际上,真正的受害人是我们。”张连军认为,他们是被曾念旭骗了。

  张连军告诉记者,他们当初委托曾念旭办理探矿权证,主要是因为其“国土部司长公子”的背景。记者了解到,曾念旭的父亲是国土资源部矿产开发管理司原司长、现任中国矿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的曾绍金。国土资源部纪检部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曾父已经退休,和此事没有关系。

  9月2日,记者拨打了曾念旭的电话,他不愿提及父亲,称他开矿业咨询公司是自己的事。提及这次假证事件,他表示,当初只是因为觉得这块业务利润小,才将办矿的事转给丁海华,没想到被丁海华给骗了。他表示,如果不能把被骗的钱追回来,他只能自己凑钱去还给委托人。

  尽管丁海华已被批捕,但这个造假链条仍未完全揭露。丁海华是如何顺利让虚假的登记信息在河北省国土厅网站上发布,又让假证从国土部政务大厅流出呢?河北省国土厅声称与假证一事无关,国土资源部也连声喊冤,到底谁该为这起乌龙假证事件负责?

  “如果公安部门查出这起诈骗案跟部里的人有关,我们绝不袒护,绝不姑息。”仲晓娜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责任编辑:陈琰

热词:

  • 国土部
  • 国土资源部
  • 探矿权证
  • 国土资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