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内地图文 >

男子酒后驾渔船夜游长江与游轮相撞致2人死亡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03日 04: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重庆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酒后驾船,违规载客,盲目横越主航道,船身又无信号灯……

  因为一台寿宴而结识仅仅8小时的6个朋友,在连喝中午和晚上两台喜酒后,竟然提议夜游长江,打活鱼吃宵夜———因为其中一位名叫徐太平的朋友曾以打鱼为生,拥有一条私人渔船。

  拗不过情面,喝酒不少的徐太平,带着同样醉醺醺的彭刚利、袁树明、杨王福、胡德荣和刘常君(女)夫妇5人,驾驶自己没有夜航信号灯且许久未用的渔船,在漆黑的江面上驶入了滚滚长江……

  结果,夜游两江兜风的渔船在盲目横越主航道时,被正常行驶顺江而下的游轮“江上明月”撞翻。船上6人全部落水,其中4人获救,2人溺亡。

  8月31日,因酒后驾船致2人死亡、涉嫌交通肇事罪,船长徐太平被南岸区检察院批准逮捕。昨日,市水警总队南纪门水上派出所通报了这起本不该发生的悲剧———

  一台寿宴 6个朋友喝嗨了

  今年4月23日,应老友彭刚利之邀,现年48岁的南岸区上新街人徐太平,出席了对方岳母70岁的寿宴。

  席间,同在一桌吃饭,徐太平结识了彭刚利的另外几个朋友袁树明、杨王福、胡德荣、刘常君等人。一来二去,众人聊得越发投机和开心。到了晚饭时间,几个朋友为了加深感情,坐在同一桌继续频频举杯。

  民警介绍:经查,在中午喝多瓶白酒和啤酒的情况下,6人在晚上又人均喝了3瓶多啤酒,只有袁树明和刘常君饮酒量偏少。

  一个提议 大家下河去打鱼

  晚饭谈话中,“喝嗨了”的朋友听说徐太平有一艘私家渔船,又擅长江中打鱼,于是纷纷来了兴致:“真正的长江活鱼,特别鲜美又难得吃到,今晚何不去打几条,让兄弟们吃宵夜尝个鲜。何况,我们也能夜游长江兜兜风,感受一下江上人家的情调?”

  原来,徐太平有着30年的捕鱼经验,3年前,他花了1万多元买了艘铁皮渔船。不过,后来觉得打工挣钱来得快又安全,于是,从去年开始便将渔船闲置起来,只有偶尔周末才去打点鱼。

  民警介绍:经查,徐太平承认自己在酒席中“炫耀”过有渔船,但听闻新朋友们准备连夜乘船打鱼,他还是有些发怵,因为他已感觉到自己酒喝多了“上头”,于是一度婉拒大家。不过,在新朋友说他“不耿直、很失望”的言语刺激和劝说下,徐还是答应了大家的要求,带着新老朋友4男1女,晃晃悠悠地步行到南滨路龙门浩轮渡老码头,相互搀扶着挤上了自己的渔船———按照规定:渔船只能用于打鱼,严禁载客。

  两江兜风 渔船没有夜航灯

  此时,已接近当晚8时,江面一片漆黑,加上众人喝得东倒西歪酒话横飞,手脚已不听使唤,打鱼已不可能。于是,大家最终决定,改为“坐渔船夜游两江兜风”,并确定兜风线路为“老码头鸡翅膀水域———海棠烟雨公园”,然后往返。随后,徐太平定了定神,驾船出发了。

  民警介绍:经查,包括船长舵手徐太平在内一行6人,没有人穿戴救生衣;该渔船也没有配置夜航信号指示灯———换言之,在漆黑的江面上行进,体型不大的该渔船,犹如一支“隐身船”!不仅如此,据徐太平交代,由于渔船久未使用,动力设备有所老化,其机械马达启动不成功,他是靠手动划桨才带动发动机启航的。

  相隔六米 发现游轮撞来了

  起初,为了安全起见,徐太平驾船沿龙门浩内浩水域逆流而上———内浩水域是江边几块礁石将长江主航道隔开后形成的,水浅,相对安全。

  然而,渔船上行大约200米,便搁浅了。徐太平不得不后退。“当时,我本想靠岸,可他们说不过瘾。”徐称,拗不过情面,于是他驾船拐上了主航道。大家还一度欢呼雀跃,仰着头准备游两江看夜景了。

  但就在渔船侧横船身驶入主航道时,一阵阵汹涌的波浪接连袭来,把瘦弱的渔船颠簸得不行,甚至有人想吐。这时,坐在船头的朋友和坐在船尾掌舵的徐太平才正视江面前方,一个庞然大物已出现在面前。

  “糟了,是游轮撞过来了,快跳船!”这是徐太平当时喊出的唯一一句话。

  民警介绍:事后经查,从上游顺江而下正常驶来的是“江山明月”号游轮;因渔船体型偏小,又无夜航信号灯,对方也未能及时发现避让。据脱险者事后交代,当时发现大型游船、惊闻徐太平“跳船通知”时,“江上明月”距离渔船船头已不过六米左右。因此,没有一个人跳船成功,游船撞翻渔船后,6人全部落水。

  自救互救 5人漂流一公里

  渔船被撞后,迅速侧翻,顷刻间便倒扣在江面上,船上6人各自散开,不见踪影。

  最善水的徐太平,第一个从水下钻了出来。因为并不知道船上有几人会水,他只得大声呼喊朋友的名字,但无人应答。

  紧接着,徐太平闭气钻入反扣在江中的船身下,一伸手抓住了一条手臂,随即猛力将其拉拽出水———彭刚利一度获救了!这时,徐才发现,他和彭刚利、袁树明、胡德荣都扶住了船舷,但胡德荣的妻子刘常君和杨王福却不见了。

  “我老婆不在了,你快帮我找找。”徐随后两度钻入江中寻找,但没见人影。期间,扶着倒扣的船舷,4人顺江漂下。

  大约漂了一公里后,倒扣的渔船突然被水中一根钢绳挂住,周边还有一些在建的水泥柱桥墩。徐定睛细看,确认已漂到了东水门大桥施工现场。

  这时,几乎固定的船身下,突然掀起波澜———原本不见踪影的杨王福,竟然从反扣的船身下钻出了水面。

  民警介绍:调查得知,原来渔船翻覆后,杨王福慌乱中抓住了船内的木条,多次想钻出船身但因水流湍急都使不上力,只能借船身仅有的空间换气,勉强撑住了这好几分钟。如今,直到船身挂住钢缆固定了,他才憋住气,得以慢慢挪动身体钻出水面。

  眼看获救 又一人落水失踪

  与此同时,听闻徐太平等人的呼救,东水门大桥施工现场的工人们,一边向海事部门报警,一边找来绳子拴住轮胎扔向江中营救落水者。

  第一个扑向“救生轮胎”的是彭刚利。他一度拽住了轮胎,在工人的拉拽下一点点地离开水面靠近岸边。然而,在被拉了大约10米时,彭刚利突然叫了一声:“哎哟,手没得力,抓不住了。”

  话音刚落,不会游泳的彭刚利双手脱落,跌入江中;徐太平一度推开渔船游去,试图抓住彭刚利,但没有成功……

  民警介绍:不多时,朝天门海事处江北执法大队执法人员、水上消防、水上派出所民警接警后,先后驾驶巡逻艇赶来,终将徐太平、袁树明、杨王福、胡德荣4人救起。得知还有2人失踪后,海事部门还通过高频电话,向下游江边趸船、水文站巡逻艇发出救援信号,但仍未找到落水失踪的彭刚利、刘常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