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济南黄河大桥收费26年 人代会提议取消多年无果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27日 18: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大众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8月24日的济南黄河大桥。(吴荣欣摄)

  8月23日凌晨4点多,济南黄河大桥上,一辆洒水车自南向北作业,把沉睡中的大桥轻轻唤醒。6点多,从桥北去往济南市区的小车、面包车、货车、公交车数量达到高峰,再加上大量的摩托车,在大桥上汇成滚滚车流。

  记者眼前的这座大桥,是济南首座跨黄河的公路大桥,于1982年7月建成通车。经省政府批准,大桥自1985年4月开始征收车辆通行费。1999年,山东高速股份公司的前身山东基建公司,经过国家原交通部的批准,取得了大桥18年的经营收费权,从1999年11月16日开始收费,到2017年11月15日终止收费。目前收费按照1996年的标准执行,对货车、小车实行收费,三轮及以下车辆免费通行。在很多百姓看来,大桥收费给他们带来了许多不便,期待通过正在开展的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大桥能取消收费,更加畅通。

  农家乐等项目受阻于过桥费

  济南市天桥区大桥镇距离市区只有10多分钟车程,至今还是一个典型的农业乡镇。“和南部山区相比,我们黄河北岸差远啦。”济南市天桥区大桥镇副镇长王殿强说,这里比南部山区离市区更近,可是农家乐、钓鱼娱乐、房地产等项目远远落后。

  王殿强说:“一个来回就要交20块钱的过桥费,谁还愿意来呀?”

  大桥南北有一个明显的经济落差,同样租赁一个300平方米的农家小院,黄河南岸亓家村的一年租金最低2.3万元,而黄河北岸的租金最多不会超过1.6万元。黄河北岸的农民工比较多,招工比南岸容易。

  8月23日4:30之后,过桥车辆逐渐多起来,其中约有一半是拉桥北村民去桥南“上市”的面包车。“上市”是桥北百姓的通俗说法,指的是到济南市区全福立交桥下等劳务市场等候打零工。记者数了数,从5:10到5:20,10分钟内有43辆满载的面包车过桥。

  齐河县表白寺镇的老孙开着昌河面包车,拉了7个同村村民去全福立交桥下的劳务市场“上市”。在桥北的加油站,老孙告诉记者,他早上把村民拉到劳务市场,下午再把他们拉回去,每个村民每天来回的乘车费是10元,他每天要从中拿出20元来支付来回的过桥费。等候村民下班的同时,老孙也打打零工,帮人拉拉货。老孙从事这行已经11年了,同村还有三四辆车也从事这项营生。老孙知道国家正在清理收费公路的事,他盘算着,如果济南黄河大桥能取消收费,他每天就可以增加20元收入,一月下来就是600元,对他的家庭来说是一笔不少的收入。

  目前桥北有两条公交路线通往济南市区:89路从大桥镇政府开往全福立交桥,130路从大桥镇政府开往泺口服装批发市场。公交车通行大桥不收费。济南公交一公司二队副队长何磊告诉记者,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两条公交线路开通以来,客流量每年都有大幅增长,现在每天发送乘客近万人次。89路早上5:30发首班车,130路6:00发首班车,都需要连发七八班车才能把提前等候的乘客运走。

  物流不畅困扰桥北企业

  “因为大桥收费,我们需要额外做许多工作,牵扯了很大精力。”8月23日,在锐捷机械公司济南市天桥区大桥镇甜水新村厂区,负责公司外贸工作的经理苏伟皱着眉头,对记者说。

  锐捷机械是一家生产广告、木工设备的民营企业,因生产噪音大,在济南市区没有合适的地块,2005年,公司在桥北的甜水新村征用20亩地建起了厂区。锐捷机械厂区距大桥仅1.5公里,公司产品通过桥南的盖世物流园区发往各地。一开始就知道大桥收费对企业发展有影响,但其造成的困扰还是超出了预料。

  苏伟说,公司每天至少都会接到十几个快递件,有外贸订单,也有小配件。因为过济南黄河大桥收费,快递公司不愿往桥北送。为此,公司就请快递公司把快递件送到设在市区的销售部,再由销售部转到企业来。此外,每天还有20多个车次的车辆为公司送货,因为过桥收费,有的供货商送到桥南收费站就不再往北送了,遇到这种情况,公司不得不派人、派车到桥南去接。有的供货商为了省过桥费,把货存好几天,一次性送来。这样容易导致供货不及时,曾出现过耽误生产的情况。

  通过协调,锐捷机械十几辆车都办了季票,货车每季度360元,小车每季度90元,减少了过桥费开支。但苏伟的私家车没办季票,每天上下班都要交过桥费,一个月上班26天,过桥费开支就达500多元。苏伟说:“新建大桥收费可以理解,但济南黄河大桥都建成这么多年了还在收费,这就很难理解。希望有关部门能解决这个问题。”

  苏伟有个朋友计划建个机械配件厂,看到大桥镇地价低,过了桥就是盖世物流园区,收发货物很方便,就想把厂子设在这里。一考察,发现大桥收费对货物进出影响太大,不得不放弃。后来,他的配件厂选在了历城区郭店镇,虽然不用交过桥费了,但通过盖世物流园区收发货物不方便,增加了不少成本。

  齐鲁双益饲料公司位于大桥镇大吴村,是几年前从济南市区搬来的。企业负责人说,企业的市场在农村,从原来的厂区到济阳、商河送货都要经过大桥,为了节省费用,他干脆把厂子搬到了黄河北。虽然往济阳、商河供货不用交过桥费了,但送原料的车还要经大桥送过来,为黄河南岸的部分客户送货也还要经过大桥。每做一单桥南的业务,他都要与配货公司讲清楚,把过桥的费用算进去。“大桥收费对企业到桥北投资影响太大,早该取消。”这位企业负责人说。

  人大代表年年提议案

  “你在大桥镇随便找个老百姓问问,没有一个不说大桥该取消收费的!”在天桥区大桥镇大吴村新村建设工地,天桥区人大代表、大吴村党支部书记吴建勤对记者说。

  在吴建勤的记忆中,没建大桥时,去济南市区要乘摆渡船过黄河,每次收费5分,后来涨到0.2元。船要等坐满了人才开船,有时要等一个小时才能过黄河。当年,听说要修桥,老百姓都很高兴,出工出力出土地,毫无怨言。黄河大堤往北的引桥坡道土方工程,就是当地百姓出义务工修建的,大桥镇每个村都出了义务工。当时没有多少大型机械,施工用的土方都是村民们用小推车一车一车推上去的。济南黄河大桥建成后,车辆过黄河也就几分钟的事,摆渡船也逐渐取消了。

  吴建勤说,大桥方便了老百姓出行,但大桥收费一收这么多年,老百姓都不理解。一方面,老百姓“出门就要交费”,负担太重,心理上也难以接受。

  吴建勤是区人大代表,每年的人代会上,他都提取消济南黄河大桥收费的议案。不光他,其他区人大代表、市人大代表也提。济南市人大代表、济南市天桥区大桥镇大庄村党支部书记周吉勇在记者采访时报以苦笑,这些年,他也在提取消收费的议案,但收费一直未能取消。“国家法规明确规定收费不能超过25年,可济南黄河大桥已经收26年了!”周吉勇说。

  几年前,在经历了一次严重的堵桥事件之后,在各方协调下,有关方面为大桥建设占用了土地的天桥区大桥镇大王、马店、倪家、辛家、冯塘5个村的车辆办了免费通行证件,为大桥镇其他村以及桑梓店镇的车辆办了季票。后来济阳、商河的车辆也办理了季票,从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车辆过桥费负担。

  若免费,对收费桥梁影响有限

  对于当下开展的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工作,济南市政协委员、济南市工商业联合会常务副主席赵万里认为,济南黄河大桥“首当其冲”。

  赵万里曾去黄河北实地调研,并提出过取消黄河大桥收费的建议。他认为,从城市发展需要来看,有必要推动济南黄河大桥免费通行。济南需要北跨发展,桥北事实上已被列入城市发展的大框架,从济南市区去济阳,和去机场差不多距离,但因为大桥收费的原因,心理上感觉是“出城了”;对人才也没有吸引力,觉得“到农村了”。从桥南到桥北,实际距离很近,心理距离很远。南京等城市周边也有收费的大桥,但这些城市都至少有一两座不收费的大桥。

  如果济南黄河大桥免费,对建邦黄河大桥等附近其他收费黄河桥梁会有影响,但影响有限。那些从建邦黄河大桥走顺路的车辆,不会为了省过桥费而绕行十几公里走济南黄河大桥,算油耗、时间账都划不来。赵万里举例说,从济南市区去章丘有3条路可走,分别是309国道、102省道和世纪大道,其中309国道收费,其他两条免费,但依然有很多车辆从309国道走,因为这些车辆会根据他们的目的地等综合因素选择出行路线,而不会刻意去绕行免费路段。

  对于群众反映强烈的大桥收费问题,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单位也曾积极协调。2009年,山东高速就政府回购等事宜与济南市有关方面进行沟通。济南黄河大桥是山东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的资产之一,国家批复同意其经营期限是从1999年开始的18年。山东高速是上市公司,其资产处理不仅关系国家利益,还涉及广大股民利益,各方对此格外慎重,需要请中介机构进行评估。因为代价过高,回购没有谈拢。

  赵万里表示,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济南黄河大桥已经成了群众应该免费享受的公共产品,虽然大桥是上市公司的合法资产,但牺牲公共利益,把大桥作为牟利工具显然不再合适。大桥剩余的收费期也没有几年了,有关方面应该考虑彻底解决收费问题。济南市的财力也与以往不同了,财政差不多每年都有三四十个百分点的增长,上市公司山东高速这些年交税也不少,应该下决心把收费权赎回来。

  普通百姓也积极建言献策。在大桥镇杨家新村村头,村民杨老先生建议,如果不能做到完全免费,可以借鉴其他地方的经验,先行对挂鲁A牌照的济南市车辆实行免费。

  如果大桥取消收费,会面临桥梁维修维护、维持通行秩序等问题。据介绍,大桥每隔几年就要大修一次,每次维修的成本都很高昂,这些现实问题都要考虑到。

  必须优先考虑公益性

  目前,我省所有高速公路、72%的一级公路都是依靠收费公路政策建设的。“这项政策还有必要继续执行。”中国物流学会常务理事、北京交通大学副教授张晓东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现在各地高速公路干道已基本建起来了,但还有很多支线需要建设,虽然财政收入近年来大幅增长,但仍远远不能满足高速公路建设的资金需求,因此这个政策还会存在一段时间。

  但问题是,部分道路、桥梁在过了国家规定的收费期限、取得了数倍的投资回报后,仍在收费。对这样的道路、桥梁,应恢复其公共设施属性。根据我省对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工作的部署,在对违规收费公路进行清理的同时,将优化公路特别是普通公路筹融资机制,逐步建立起以普通公路为主的提供普遍服务的非收费公路体系和以高速公路为主的低收费、高效率的收费公路体系,为群众出行提供多元的选择。

  对于济南黄河大桥,张晓东表示,它事实上已经成为城区道路,必须优先考虑其公益性,可以考虑收回收费权。但在这方面,我国还没有明确的法律制度。张晓东说,收费路桥取消收费后也面临一系列问题。比如北京机场高速,在社会的强烈呼吁、媒体的推动下,从7月份开始,出京方向车辆在天竺收费站只需缴5元钱,返京方向全部免费。减免收费后,由于车多、路少、驾驶不规范,经常堵得一塌糊涂,有市民就说,适当收一点通行费也是有必要的嘛。如果济南黄河大桥免费,也可能面临车流量增加的问题,需要妥善应对。

  济南黄河大桥何去何从

  本报记者 薛广乾

  在全国清理整顿收费公路的当下,济南黄河大桥成为山东收费路桥的“标志性建筑”。这座承载了太多议论的大桥,在清理整顿中何去何从?

  若论收费期限的长度,济南黄河大桥在全国“屈居第二”,从1985年算起收费时间为26年。8月23日,济南市天桥区大桥镇副镇长王殿强对记者说:“听说还有一座比它收费时间还长的大桥,在广东。”

  据悉,《收费公路管理条例》是2004年公布的,其中规定:政府还贷公路的收费期限最长不超过20年,经营性公路的收费期限最长不超过25年,国家确定的经营性公路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30年。而按照已有的安排,济南黄河大桥的累积收费时间将长达32年。

  按照规定,山东高速股份公司要到2017年11月15日正式停止收费。是遵照原来文件合同继续收费?还是提前中止收费,还路于民?目前,山东省交通运输厅成立专门班子,研究收费公路的清理整顿工作,济南黄河大桥被列入研究范围。不过,工作刚刚展开,没有可以向外披露的信息。

  记者采访发现,“提前中止收费、还路于民”并非没有办法,可以通过政府“赎回”大桥的形式,以财政力量赔偿企业的经济损失,从而把大桥变成免费通行的公益性基础设施。据专家估计,剩余6年多收费期限的济南黄河大桥,其账面价值应该在1亿以上。另外,还有二百多名职工,当年是跟着资产一起进入公司的。如果大桥收归政府,人员去向也应考虑,也许需要一并接收。

  作为大桥权属单位的山东高速股份公司,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企业会尊重政府的决策。如果需要提前中止收费,他们希望在法律的框架内、公平地解决收费没有到期的问题;作为上市公司,还有可能需要走股东大会、证监会等程序。

  目前,济南黄河大桥的通行量约为每日2.4万多辆,每年给山东高速股份公司带来约4500万元的通行收入。专家分析,大桥给公司带来的经济利益相对有限,“收入在那里摆着,二百多人要养活,大桥还得维护。”从这个角度看,济南黄河大桥如果从上市资产的盘子里剥离出来,股东大会这一关也许并不太难通过。

  济南黄河大桥一旦不收费,它的交通压力怎么疏导,桥梁安全如何保障?看来,这又不仅是决策的勇气问题,更成了考验决策智慧的问题。

  济南黄河大桥及其收费史

  济南黄河大桥是一座跨越黄河的公路特大桥,位于济南北郊,国道104、308及220线均通过该桥,是山东省公路网中南北东西主要交通的咽喉部位,在公路网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

  大桥于1978年12月正式破土动工,1982年7月建成通车。大桥由主桥和引桥组成,总长2023.44米,主桥长488米,主桥为预应力混凝土连续梁斜拉桥。有5个孔,其中最大跨径220米,是当时亚洲跨径最大的桥梁,在当时世界十大预应力混凝土斜拉桥中排行第8位。桥面分行车道和人行道两部分,总宽为19.5米,双向4车道,其中行车道为15米。大桥由省交通设计院两位年轻的工程师李守善和万珊珊合作设计,是中国早期斜拉桥建设的一个里程碑。此后,斜拉桥在全国各地普遍兴建。

  济南黄河大桥于1985年开始收取车辆通行费。1999年,省政府授权省交通厅与山东基建股份有限公司(2006年更名为山东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协议,授予山东基建股份有限公司收取济南黄河大桥车辆通行费等特许权,收费期限从1999年11月16日至2017年11月15日。

  目前,大桥对≤7座客车收费10元,对货车实行计重收费。车辆限高3米,限重30吨。从山东高速网站公布的营运数据看,今年上半年,大桥的日均车流量为2.77万辆次,90%以上为一型车,总收费额为2249万元。

  本报记者 吴荣欣 薛广乾

责任编辑:邢斯馨

热词:

  • 济南黄河大桥
  • 收费公路
  • 收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