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内地图文 >

海参扇贝受渤海溢油影响大量死亡 索赔数额过亿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24日 14:1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浙江在线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受渤海溢油事件影响海参扇贝大量死亡 委托30人律师团索赔数额将过亿 污染致减产200养殖户索赔

  今天上午,记者从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获悉,由该所30多名律师组成的律师团,接受乐亭、昌黎两地近200名养殖户委托,免费替这些养殖户提供法律服务,帮助他们进行集体维权索赔。

  集体维权

  索赔数额可能会过亿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环境与资源法律事务部主任赵京慰,是公益维权律师团发起人,他同时也是中国环境科学学会高级会员。

  赵京慰律师说,渤海溢油事故发生后,他从媒体上看到河北乐亭、昌黎的水产养殖户损失严重。经过实地调研,他发现养殖户们的损失确实很大,但他们的维权力量比较薄弱。

  赵京慰与律所商量后,决定发起成立了“环渤海水产养殖维权律师团”,为当地的养殖户提供法律援助,开展公益维权活动。

  目前,律师团在与当地水产部门协商,对养殖户们的损失进行评估,估计索赔数额会过亿。

  诉讼难题

  养殖户对石油巨头实力悬殊

  今天上午,赵京慰告诉记者,对于这起环境污染引发的维权诉讼,当事双方的诉讼力量、能力极为悬殊。

  受害养殖户人数多而且分散、信息有限、财力也有限,而渤海湾油田漏油事故的作业方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则是一家石油巨头,掌握着信息、技术、财力的巨大优势。

  因此,可以预见养殖户们在向石油巨头索赔时将面临巨大挑战。而此次成立30多人的公益维权律师团,正是帮助受损养殖户和渔民扭转诉讼力量上的不平衡性。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环境法学专家曹明德表示,政府部门、渔业协会以及社会组织等,应积极地站出来为渔民、养殖户的维权行动提供帮助,使得环境污染受害者及时得到合理的赔偿。

  养殖户能力有限举证困难

  “在环境污染赔偿案件中,受害养殖户如果想要得到赔偿,其中一个关键环节就是要证明所受损失与漏油污染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赵京慰说。

  我国法律规定,在环境污染侵权案件中,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由康菲公司来举证这种因果关系。如果康菲公司无法证明渔民损失与漏油污染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那么法院可以推定康菲公司存在侵权责任。

  这似乎对渔民和养殖户非常有利,但我们并不能为此感到乐观。由于康菲公司掌握着技术上、信息上的巨大优势,一旦其举出证据证实渔民损失与漏油污染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渔民将陷入十分被动的地位。

  由于渔民的证据保全意识很弱、举证能力也很有限,而且环境污染的侵权认定本身十分复杂,因此渔民如果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来举证证实这种因果关系,将会变得十分困难。

  养殖户

  海参死亡率增10倍

  自今年6月发生渤海溢油事故以来,渤海部分海域遭受严重生态破坏,河北乐亭、昌黎两地的水产养殖户也遭受到严重经济损失。

  老荀是河北乐亭的一名养殖户,从事水产养殖已有12个年头,主要养殖海参和扇贝。

  今年老荀养殖了63亩海参和7万多笼扇贝,但两个月来出现的大量水产死亡现象让他痛心不已。

  “50%的海参都陆续死掉了。”老荀说,从6月底开始,他就发现海参出现异常死亡现象,7月20日前死亡数量达到高峰,“往年也有海参在养殖过程中死亡,但一般都在5%以内,这是正常死亡率,今年海参的死亡率显然太高了。”

  而另一位主要搞养殖扇贝的老张,养殖情况也是“惨不忍睹”,10万多笼扇贝目前只剩下3万多笼。老张说,当地最惨的一名养殖户,98%的扇贝都死掉了,几近绝收,而扇贝养殖户损失最轻的也有50%。

  疑患传染病曾喷药“治疗”

  海参和扇贝出现大量死亡现象后,老荀并不知道可能与渤海溢油事故有关,以为是这些水产患上传染病,请人来看也看不出什么原因,只能买药试试。

  “喷了很多药都不管用。”老荀说,他还加快了养殖区更换海水的频率,同样没有效果。看着水产品大量死亡,养殖户们心急如焚。老荀说,从7月到现在,他瘦了10多斤。

  据老张和老荀回忆,6月开始他的确在养殖区看到海水中有“油花子”,到了7月就更明显一些,海水中有颗粒状的飘浮物出现,海水还能闻到油味。目前,这些“油花子”已经不多见了,不过老荀说,在养殖区还能偶尔看到。

  赔多少钱还是个未知数

  “今年赚钱是没戏了,肯定赔,只是赔多少现在还不好说。”老荀说,一家人都指着养殖挣钱,而目前来看,损失至少在200万元以上。

  老荀说,搞养殖投入很大,买苗、工费、油钱、材料钱,样样都得花不少钱,而他今年投入了两三百万,大部分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

  “就拿人工费来说,平时请的工人都在四五十人,旺季则需要上百人。现在人工费太贵了,请一个人至少150元一天。”老荀表示。

  养殖户老张跟记者说,日本核辐射之后,当地的养殖户觉得这对于国产海鲜来说是个大利好,“预想形势一片大好,于是不少人加大了投入,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指溢油事故)。”

  “今年到底有多大损失现在还说不好。”老张担忧地说,剩下的这些扇贝能否正常生长、将来好不好销售,这都还是个未知数。 文/记者李奎洪雪

  ●新闻链接

  关于此次溢油事故给渔民、养殖户造成的损失,也引起了政府部门的重视。

  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联合调查组组长、国家海洋局局长刘赐贵日前表示,在下一步工作中,加大调查、评估工作力度,客观、全面分析、鉴定渔民和养殖户损失情况,确定造成损失的原因,并依法依规开展索赔工作。

  乐亭养殖户老荀向记者出示所养海参死亡的照片。对于渔民所受损失的估算,曹明德教授称,这是维权过程中的一个难点,渔民和养殖户,以个人的力量很难进行举证。在损失评估方面,依赖于政府部门和社会组织等提供的技术援助和法律援助。

  摄/记者曹博远

责任编辑:杜卓

热词:

  • 养殖户
  • 溢油事件
  • 海参
  • 溢油事故
  • 扇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