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内地图文 >

康菲承认发现10处漏油点 调查组强调损失要索赔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23日 07: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8月6日,虽然时距蓬莱19—3油井漏油已有2月,河北乐亭、昌黎等地的众多养殖户面对扇贝大量死亡、损失惨重的现实情况,连日来,在海上自发开展生产自救减少损失。图为往年这个季节扇贝应该是3.8-4.5公分,而存活下来的扇贝却只有1公分大小。中新社发 白云水 摄

  昨日,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承认,在蓬莱19-3油田C平台北侧15米范围内发现10处海底油污渗漏点(20日,康菲曾承认发现9处渗漏点)。

  现场

  肉眼可见海面有油膜

  中国海监船只和飞机19日巡航监视发现油田海域有3处油膜覆盖区域,油膜长度从5公里到10公里不等,宽度50米到100米,分布的海域范围达1.35平方公里。

  记者在事故海面现场看到,发生溢油事故的蓬莱19-3油田B、C平台已经停产,B平台附近已经安放了集油罩,C平台附近还有数艘船只正在进行油污清理工作。记者仔细观察海面,发现海面仍有肉眼可见的少量油膜覆盖,海面偶尔会冒出油花,仿佛海面上一个个“伤疤”。

  调查

  溢油造成损失要索赔

  昨日,事故联合调查组组长、国家海洋局局长刘赐贵一行乘坐海监船只到蓬莱19-3油田B、C平台附近海域进行现场察看,并在船上召开了三场调查座谈会,分别听取了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农业部渔业局关于生态损害评估、渔业资源评估等情况汇报。

  刘赐贵指出,这次事故对渤海生态环境造成了很大影响,在下一步事故生态索赔中,要高度重视渔民合法权益和国家生态利益。各部门要继续抓紧调查处理,认真分析,利用现有的法律法规协助地方有关方面采取措施,减少渔民、养殖户损失,绝不能敷衍了事。

  “渔民、养殖户的利益决不能忽视,也不能简单地回应了事。”刘赐贵说,“对于确属溢油事故造成的损失,要组织进行索赔。对于经调查确定不属于溢油事故造成的损失,也要给出一个交代,并向渔民、养殖户提供帮助。”综合本报记者 马力 新华社报道

  - 背景

  联合调查组

  组成:由国家海洋局牵头,国土资源部、环保部、交通运输部、农业部、国家安监总局和能源局等部门组成。

  主要任务:

  1.彻底查明事故发生原因以及污染损害情况;

  2.为监督责任方落实“彻底查清溢油风险点、彻底封堵溢油源”提供技术依据;

  3.对事故造成的影响和损失进行全面认真调查评估;

  4.在规定的时限内提交事故调查报告,按有关程序上报国务院等。

  七部委联手要彻查康菲石油溢油事件

  现在距离蓬莱19-3油田溢油事件发生,已经过去二个多月了,但作业方美国康菲石油公司对溢油事件的解决,迄今仍不能让人满意。记者昨日从国家海洋局获悉,为彻底查明蓬莱溢油事故原因,对事故造成的影响和损失进行全面认真的调查评估。国家海洋局联合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交通运输部、农业部、安监总局、国家能源局等六部委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将对相关问题进行质询。联合调查组明确要求,康菲公司必须不折不扣地采取有效措施彻底排查并切断溢油源,彻底排查并消除再次发生溢油的风险,保证不再造成新的海洋环境损害,对已经造成的损害要切实负起责任。 此外,联合调查组调查期间,康菲公司必须积极配合调查工作,无条件地保存好原始数据和资料,并随时按调查组的要求提供相关原始数据和资料。同时,联合调查组强调,康菲公司必须及时向社会公众公布溢油事故的相关信息,特别是溢油事故的全过程及造成的影响和损害。另外,联合调查组还要求油田所有方中海油要督促康菲公司,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尽快实现“彻底排查溢油风险点、彻底封堵溢油源”。

  康菲石油渤海采油平台又出现9处溢油

  就在七部委刚刚宣布联手调查蓬莱19-3漏油事件的时候,8月19号,中国海监船在巡航时发现,蓬莱19-3油田海域出现3处油膜覆盖区域。当晚,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向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承认,在蓬莱19-3油田C平台北侧15米范围内又发现9处海底油污渗漏点。而按照国家海洋局的要求,康菲公司要在8月31日前彻底排查溢油风险点、彻底封堵溢油源。现在距离这个最后期限只有十天的时间了,现场的油污清理到底进展如何?

  发现新油花冒出 责令康菲清污

  从7月13日康菲公司停止在B、C平台的作业,已经过去四十多天了,但根据中国海监执法人员对B、C平台的巡视监测显示,B平台的溢油基本控制,但并不稳定;C平台每分钟仍有20个至30个油花,24小时溢油总量1升上下。就在我们随船采访中,执法人员又在C平台发现了新的油花冒出。

  中国海监第一支队监察员张毅告诉记者,中国海监17船于13:30时在北纬38度21分56秒东经120度06分30秒于C平台西南侧约600处发现海面有轻微的银灰色油膜现要求你立即派遣环保溢油回收船前往该位置进行溢油回收。截止到目前为止,康菲公司对于蓬莱19-3溢油的处置措施仍然是临时性的、补救性的。

  中国海监北海总队副总队长林芳忠告诉记者,仅仅做到了油的回收海面溢油的消除没有从根本上彻底查清溢油源 彻底摸清溢油到达海面的连通渠道更没有有效对这个通道进行封堵。

  河北乐亭扇贝大量死亡 海边四处可见油体

  除了海面上出现新的溢油点,已经抵达海岸边的油体,已经对很多地方的水产养殖业都造成巨大影响,在河北唐山的乐亭县,记者在海岸边四处都可以见到石油固体,而当地的养殖户告诉我们,他们养殖的扇贝已经有大批都死亡了,这些死亡的扇贝与蓬莱19-3油田溢油有什么关系?这些损失该如何弥补?

  在乐亭县老米沟沙滩上有很多像这样的被海水新冲刷上来的石油固体颗粒,而且随着潮水退去,我们还发现了,像这样的一些块状的,石油固体(沉积)带,用手扒开看,表面一层就有1厘米左右的厚度。

  当地养殖户告诉记者,6月5日开始养殖户就向当地的海监、水产、环保等部门反映, 7月28日,隶属于河北省海洋局的海洋监测中心第一次对乐亭县沿海的油污采样,而化验结果表明这些油不是原油而是燃料油,国家海洋局的这个结果就等于排除了中海油和康菲公司在事件中的责任。而国家海洋局7月19号发布的另外一份检测报告显示,在京唐港浅水湾浴场西侧长约300米岸段发现零星已风化油污颗粒,直径约1到4厘米,而这部分油污就来自蓬莱19-3油田。乐亭的养殖户告诉记者,浅水湾浴场距离乐亭老米沟养殖区海面直线距离只有大约1海里左右,如此近的距离出现两种结论,也许是样本抽样误差导致,为此养殖户们重新向国家海洋局申请的结果检验。

  养殖户张玉田告诉记者,现在我们想通过政府,给我们一个合理的方案。

  接到群众反映后,为了进一步弄清真相,今天上午,国家海洋局第一研究所的专家再次来到乐亭县老米沟取样。

  国家海洋局第一研究所 副研究员郑立告诉记者,能跟我们讲讲怎么判断这是原油还是燃料油(污染)吗,主要是分析里头的成分,燃料油的主要成分是重油加苯烯物以后,降低它的粘度来烧的,主要看有没有苯烯物含量有多大。原油呢,这些东西含量比较少。主要看这个。就得通过实验结果,这个实验的过程需要多长时间呢?今天如果回到实验室做这个实验,要多少天能知道结果呢。三天左右吧。

  养殖户们告诉记者,目前,乐亭县扇贝死亡率在60%左右,水产养殖损失初步估计3亿多元,如果最终结果为原油污染,全县170多养殖户表示将有权起诉中海油和康菲公司。用法律的方式进行维权。养殖户刘占成告诉记者,8月3日后他经常定期来海边采集油污固体样本。希望能得到进一步的鉴定,来求证自己的判断。

  乐亭县养殖户刘占成告诉记者,这都两个月以后了,现在仍有这样的固体物,再加上7月中旬,这些固体物特别多,通过风吹日晒,和潮水的掩埋,现在还仍有这样的固体物。他们将随时等候国家海洋局第一研究所专家的检验结果。

  专家:蓬莱19-3漏油对环境影响将是长期的

  关于乐亭石油污染是否由康菲造成,我们也将持续关注国家海洋局的鉴定结果。而这次康菲漏油事故对我国海洋环境影响究竟有多大,究竟是长期影响还是短期影响,今天我们也采访了相关环保专家。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告诉记者,我们看到首先它的时间是很长,从六月四号出现了溢油的情况,两个采油平台出现情况,到现在已经过去了2个多月的时间。溢油并没有完全的被控制。还有它的油污不只是海面的这些油膜、分案的颗粒。同时海底还有很多的油积泥浆。这些海地的油污多很可能它的影响将会维持更长的时间。

  根据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的分析,从短时间来看,这次漏油事故造成了劣四类海水海域面积的扩大,劣四类海水是最低等级的海水,根本无法使用。从长期来看,在海底的油积泥会在较长时间里影响海洋生态环境,存在油积泥中的有毒物质会影响海洋生物的生存。同时当油污漂到海岸后将直接影响水产养殖业和旅游业。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告诉记者,波及的范围同样很大,根据海洋部门监测,数千平方公里的海域受到了这种污染。同时溢油造成的油污已经从山东的蓬莱,影响海岸的的范围到达了像辽宁和河北的一些海岸,都出现了这些油污。在处理事故的过程中,康菲公司使用了大量的消油剂,消油剂会通过食物链影响更高层的海洋生物,对食品安全造成的不利影响将是长期的,为此要防止消油剂造成的二次污染。

  人民网北京8月22日电据央视消息,康菲公司近日就备受媒体和网友关注的油基泥浆泄露量、B平台封堵措施、生态污染及赔偿等问题,以书面形式进行回应。

  为什么泄漏的油基泥浆由此前披露的1100桶增至2500桶?

  康菲:泄漏多出的1400桶 此前全部沉积海底

  就油基泥浆溢出量与此前披露有出入一问,康菲公司表示,由于矿物油油基泥浆比海水重量大得多,所以全部沉积在海底,后来的1400多桶油基泥浆是潜水员在海底勘察时发现的。海底清理工作仍在进行,将在8月底完成清理出全部的2500桶的任务。

  B平台采取的封堵措施是什么?

  康菲:渗漏来自天然断层 将灌注水泥浆封堵断层点

  针对蓬莱油田B平台附近发生的间歇性海底渗漏,康菲公司回应,这是来自一条原来不活动的天然断层,康菲公司正在计划向断层的多个点灌注水泥浆以确保断层被封堵。

  对此,中国石油(601857)大学李相方教授认为,康菲公司仍在推脱责任。

  溢油是否造成生态污染?

  康菲:溢油事件未对海岸造成明显影响

  康菲公司表示,此次溢油事件未对海岸造成明显影响,目前没有证据显示油膜已经登岸或污染海滩。康菲中国每天都在密切巡查海岸,回收潜在的油污颗粒并将样品送检。从所收集的56份样品检测结果来看,目前仅有微量的溢油颗粒到达了岸边。

  是否已考虑赔偿问题?

  康菲:将确认影响并承担相应责任

  在赔偿问题上,康菲公司表示,目前尚未发现对海洋生物造成影响的案例,但将继续与中国政府部门配合,并与国际专家合作,来确认此次事故是否对海洋生物或渔业造成了任何影响,并将承担其责任。

  信息披露为何不主动、不充分?

  康菲:已着手制定长期方案 防止事件再次发生

  针对信息披露不主动、不充分的质疑,康菲公司回应,已着手制定长期方案,防止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康菲公司计划向国家海洋局提交一份计划,对事件的处理措施和未来计划作出汇报。此外,还将向工作公众通报工作进展状况。

  据悉,康菲公司日前承认,在19-3油田C 平台又发现9处海底油污渗漏点。但它一再强调,该溢油事故是一个独立的事件。对此,李相方教授认为,康菲公司虽然对渤海湾两起溢油事故采取了有效处理措施,但仍不够积极和重视,表现出人财物投入力度的不足。

  对于康菲公司此前的道歉,北京大学艾学蛟教授认为,康菲公司的道歉缺乏诚意,缺乏切实的行动。

  20日,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下称“康菲中国”)向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承认,在蓬莱19-3油田C平台北侧15米范围内发现9处海底油污渗漏点渤海湾溢油事故的溢油风险,仍在“压迫”着公众的神经。

  此前一天,一直处在舆论风口浪尖的康菲中国终于开口致歉,称对溢油事故表示歉意,并将承担责任。这也是国家海洋局明确表示将对其展开公益诉讼后,康菲中国首度做出的表态。

  康菲中国是次致歉,是以一份“关于环境保护措施、事件概述、现状及未来计划概述”的声明形式发出的。然而,经济导报记者发现,这份近3000字的声明不仅“避重就轻”(内容中未提及该公司清污不力等事实),而且对于溢油是否抵达海岸等的表述也前后矛盾。从某种角度而言,这份“致歉信”更像是一份“自辩书”。

  作为专业学者,山东大学海洋学院副教授王亚民曾为溢油事故造成的影响专赴长岛进行调研,同时也一直在密切关注溢油事故进展。“整个致歉书中,只是对结果的报告,并且对公共更关心的事故原因、补救措施等讲得不深不透。对公众知道的事实占了很大篇幅,对公众所不清楚的却很少提及。同时,很少提到事故责任的问题,对于清污不力的表述则根本没有。”21日,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王亚民对上述“声明”做出了如是“剖析”。

  关键问题刻意“模糊”

  “溢油总计115立方米(约700桶)已得到回收或已挥发掉。”康菲中国称,目前海底清理工作仍在进行,将在8月底前清理出400立方米(约2500桶)。但8月底能否彻底封堵,其并未表态。同时,事故作业平台附近9处新的海底油污渗漏点又已被发现。

  但该公司在上述声明中却称,“在国家海洋局的指导下,经过近千人夜以继日的努力,终于使渗油停止。”这与当前海洋局一直在强调的“溢油仍在发生”的现实,形成了强烈反差。

  “而且,其道歉声明前后提到的数字差异很大,8月3日清理完毕后其发现的矿物油油基泥浆是1400桶,达到最初公布的两倍。目前,对于其提供的漏油量问题很难做出评价,也让人‘无语’。”王亚民认为,康菲中国的声明中称“大部分原油已经随着海流扩散,附着在海床的矿物油油基泥浆只是一小部分”,同时表示“原油或已被回收、自然挥发,或已经由海水、风、海流等自然作用而降解”,这些说法更像是试图逃避、减少自己的责任。

  在王亚民看来,即使有挥发的情况,也是极小的比例,可以忽略不计;而“降解”的说法就更不靠谱了。

  此外,康菲中国称,目前没有证据显示油膜已经登岸或污染海滩,公司工作人员每天都在密切巡查海岸,回收潜在的油污颗粒并将样品送检,以确定它们的化学成分是否与蓬莱19-3油田B、C平台附近发生的溢油成分一致。

  据其透露,该公司在所巡视的几千公里海岸上收集了56份样品,全部送至独立实验室作检测分析。其中,只有两份与本次海床渗油直接相关,另外3份样品与C平台溢油事件存在较强的相关性。但其同时表示,“目前,检测结果显示仅有微量的溢油颗粒到达了岸边。”

  那么,这些微量的溢油颗粒是否来自蓬莱油田?从其表述来看,似乎在刻意“模糊”二者的关联性,同时与其“没有证据显示油膜已登岸”的表述自相矛盾。

  “在此声明中,康菲中国称已着手制定长期方案,但对相关赔偿事宜却未做出任何承诺和表态。”王亚民分析说。

  被疑缺乏公信力

  值得一提的是,康菲中国首度承诺将做好环渤海的环保工作。其表示,“目前尚未发现对海洋生物造成影响的案例,但将继续与中国政府部门配合,并与国际专家合作,来确认此次事故是否对海洋生物或渔业造成了任何影响。”这也是自溢油事故发生两个月以来,康菲方面首度就此表态。

  但在王亚民看来,这远远不够。“其在整个处理过程中,缺乏对相关海域避险预警及其相关措施的连续的通告。比如说油漂到哪里了,下一步有可能向哪个海域漂移,将会产生什么影响等,这对控制事故的影响是非常关键的。同时,对公众、环境负责是一个企业最基本的责任。”王亚民认为,康菲方面的致歉表态更像是在为自己做辩护,其表述缺乏公信力。

  在声明中,康菲中国还首度披露了下一阶段的封堵计划,并称已经向国家海洋局提交了此计划。下一步,其将与国内外独立专家共同审查油藏断层分析资料,验证C-20井是否已被永久封堵,确认矿物油油基泥浆是否已全部清理干净。

  “通读整个声明,让人感觉其只是在对海洋局负责,却并没有提到对公众负责的计划。其动机,或许也是为了减少自己的责任。”王亚民说,“事故既然已经发生,在没有控制住其危害的情况下,更重要的是预告将来可能发生的一些问题,让社会和公众有所准备,而不是一味地‘瞒报’或闪烁其词,企图减少自己应承担的责任。”

  据康菲中国披露,其至今已调集了大量资源进行清理工作,包括900多人和30多艘船只在进行应急处理工作。“截至8月19日,85%以上海底矿物油油基泥浆已被清理,我们将在8月底完成所有剩余矿物油油基泥浆的清理。”康菲中国总裁司徒瑞说。

  与此同时,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所属各中心站、海监支队等监测机构19日继续对环渤海岸线及近岸海域巡视,未发现新油污登陆。目前,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已责成康菲方面采取有效措施,迅速、彻底查清海底油污渗漏原因,彻底切断海底渗漏源,防止发生更大的安全事故和溢油风险。

  8月底能否彻底封堵溢油点?会不会有新的溢油点出现?漏油将向哪些海域或海岸漂移?这些问题,仍然让人十分担忧。

责任编辑:杜卓

热词:

  • 康菲石油公司
  • 溢油风险
  • 油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