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内地图文 >

楼层被货车冲毁成危房 楼主索赔几年负债难偿还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22日 15: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齐鲁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货车冲进路边商铺二十个月

  四十多岁的平邑县地方镇养鸡场场主尹玉庆做梦也想不到,2009年的那个冬天好好地在家睡着觉,突然一辆大货车就拱进他家的三层沿街楼,人没伤着,车却再也没从楼里拽出来。

  快两年了,尹玉庆找过律师、找过法院、找过保险公司,官司也打赢了,却在签了一个自己把车拖到法院来拍卖的协议后,连一个敢冒着楼房倒塌的风险拖车的包工头也找不到。

  如今,大半截车屁股还夹在门外,但尹玉庆已经“不想跑,也跑不动了”。

  惹事:大货车深夜撞进门

  2009年12月18日的晚上,尹玉庆已经睡了,妻子还在养鸡场忙着给鸡喂水。晚上11点多,租他家房的针织店老板突然打来一个电话,睡得迷迷怔怔的他只听到,他在国道旁买的那栋三层小楼大门被车撞了。

  等他穿上衣服,骑着摩托车来到自家小楼前的时候,倒抽了一口凉气:“不是说只撞了门吗?”可这辆陌生省份牌照的大货车分明是一头栽进了大门里,整个楼都停电了。旁边与大货车相撞的一辆轿车里,受伤的两人已经被送去医院,后来抢救无效死亡。而借了梯子从二楼窗户爬下来的房客———在睡梦中惊醒的针织店一家三口———惊魂甫定。

  交警来了,记下了尹玉庆的电话号码。保险公司的人也来了,告诉他,“不要紧,这辆车保了50万元,保险保得很全,该怎么赔怎么赔。”

  车祸第二天,交警又来了一趟。“他们说把责任整出来,该起诉起诉,该保全保全。”虽说以前去南方打过工,养鸡后也去过临沂市里进料,但遇上车祸,“见多识广”的尹玉庆也没有个熟人能跟交警、法院打交道。

  “交警让赶紧保全,我看法院门口有好几家律师事务所,就去找了律师。”

  有了律师,尹玉庆觉得有了靠山,“人家又是跑法院,又是跑保险公司,咱懂啥,都是叫律师领着办这事。”

  律师提醒他,得先找人来对房子进行评估。尹玉庆不懂“里面那些道道”,就托律师找了县城一个专门评估楼房的公司。

  “评估房屋的人来给俺看了房子,还拍了照。”具体怎么评估,估了多少钱,当时的尹玉庆弄不明白。他只记得后来律师告诉他,要交几千块钱的评估费。

  “咱哪经历过这事!”出事前一天,尹玉庆还在欢天喜地联系卖鸡。“那一茬鸡养得好,价格也好,这就要卖了。”车祸后第三天,尹玉庆把鸡棚里的鸡全卖了。

  没精力没工夫,那一年冬天,尹玉庆跟妻子索性连鸡也不养了。“没有钱?没钱也得一门心思跑这个事。”

  评估:车拉出来楼就会塌

  这栋2006年买来的小楼,本是尹玉庆夫妇给儿子留着以后娶媳妇用的,连本钱加借的,总共26万。原以为只要养鸡养得好,借来钱也能还得起。

  但最重要的是,车总得先弄出来。

  事故第七天,交警队从济南请来两个专家看房子。专家告诉尹玉庆,车拉出来楼会塌的,“说是这一趟(排)楼房的减震带正好在我们墙根。”

  2010年7月,尹玉庆拿到了平邑县法院下达的判决书。肇事车主赔偿他们29万多元的损失,大货车所在的运输公司按事故责任比率也承担8万多元的连带赔偿责任。

  “那时候楼价就涨到35万了,涨得太快了。买块空地,就花了26万元,跟2006年俺们买楼的时候差不多的钱。”判决书出来后,妻子安慰尹玉庆,“咱都不是多事的人,麻利处理完了好。”

  但是,戏剧性的事发生了———被告车主从邮局寄来一封信。信里大意说“他出不起拖车的钱,要钱的话就起诉保险公司吧。”尹玉庆又好气又好笑,就照着交警提供的车主的电话号码打回去,有时候不接,接了就说“不是他的电话,是村里开小铺(商店)的,离他家很远”。

  车主不露面,但没忘了找人拖车。有两次,尹玉庆的邻居打电话通知他,对方找了人偷偷拖车,尹玉庆跨上摩托赶过去赶紧阻止。“咱可不能让他们拖了走。车在这里人都不露面,要是拖走了,让咱上哪找人去!”

  车屁股撅在大门外,房客也把东西都搬走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法院把咱叫过去说,让咱自己把车弄出来、运过去拍卖,到时该卖多少是多少,钱给咱。”

  镇上的包工头一口回绝了尹玉庆拜托拖车的请求:“这个我可不敢动!”

  从那之后,一家人再也不提拖车的事,甚至连去看一眼、从那个路口走过,都发愁。

  拍卖:谁买这辆大“祸”车

  车拖不出来,跑前跑后的钱并没少交,而赔偿的钱,尹玉庆只拿到手一小部分。

  那是去年年底,法院电话通知尹玉庆去一趟。为了赶时间,一向节俭的尹玉庆没坐县城的小公交,到了县城车站就打了个车直奔法院。

  那天,尹玉庆拿到了保险公司赔的8万多块钱。

  但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一共才补了这一点,咱跑这个事花了多少钱?再说了,咱往下再跑,万一再把钱搭进去不更亏了?”

  为了还清借款,尹玉庆今年扩大了鸡棚,原来养四五千只鸡的规模,现在能养一万两千只。“建棚的时候花了9000块,咱预支了4000元,人家让咱养一茬鸡再说。没想到,今年7月中旬,村里的发电机突然坏了,鸡棚停了电,一下把鸡给热死了。”说着说着,尹玉庆的妻子就掉眼泪了,“还有10天就出栏了啊。老天爷,你怎么着不给咱留着一点。”

  最近,尹玉庆又去了趟县法院,商量的结果是,先对车进行估价,然后拍卖,谁买谁来拖走这个车。

  尹担忧的是,有没有人来买这辆车?买了之后怎么拖走?

  这些还都是未知数。

责任编辑:杜卓

热词:

  • 尹玉庆
  • 楼主
  • 危房
  • 楼层
  • 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