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快讯图文 >

美债绑架全球经济复苏步伐 或导致全球通胀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21日 04:4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广州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8月18日,交易员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工作。由于投资者对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担忧加重,加上当天美国经济数据疲弱,18日纽约股市暴跌。

美国提高债务上限相当于拖延危机的爆发时间 成为一颗“不定时炸弹”

  8月初,美国选择提高债务上限,尽管暂时化解了美债危机,但这无疑只是在拖延时间,只表明危机的爆发点再次被留给了未来,继续成为一颗不知何时会爆炸的“不定时炸弹”。

  如今,美债如何削减是影响未来全球经济稳定的关键因素,美国债务“绑架”了全球经济复苏的步伐。

  至于如何化解美债风险,美国显然有多条选择路径。美国可以选择从此“痛改前非”,真正从国内削赤入手,从根本上改变美国债务持续攀升的发展模式。

  不过,在削赤难以实现的现实面前,美国也可能继续利用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通过类似债务货币化、全球通胀化、美元贬值化和技术性违约等“阴招”,继续通过“损人利己”来转嫁危机,继续过度透支自己的信用。如果是这样,这将会是美国霸权步入衰落的一条“不归路”。

  本报讯 近期,尽管美国债务上限大战、信用降级等问题暂时平息,但美债危机的“幽灵”还在持续发酵。全球各国都在盯着美债发愁,美债危机正成为未来全球经济复苏的“堰塞湖”,成为全球的一块“心病”。

  “不定时炸弹”

  8月2日,在经过两党近两个月的辩论“闹剧”之后,美国参众两院终于先后表决:提高美国债务上限,授权美国继续借债运行,从而避免了美国主权债务违约。

  3天后的8月6日,标普把美国主权信用评级从AAA下调至AA+,进而引发全球金融市场的激烈震荡,初现全球金融市场对美债危机可能发生的恐慌情绪。很显然,从迪拜到希腊、从欧洲到美国,美债成为新一轮风险上演的新起点。

  当今,美国国债总额高达14.3万亿美元,这意味着美国人每花1美元,其中的40美分都是借的。自1960年开始,美国债务上限已经上调78次,几乎平均每8个月就要上调一次。很显然,本次提高美债上限绝不是“最后一次”,不久后再提债务上限的几率很大。

  随着美国财政出现庞大赤字、失业率居高不下,经济增长停滞不前等问题“上演”,全球看到了所谓的“最安全资产”也是濒临危机。靠借更多债和印更多钞票维持经济,任凭“债务雪球”越滚越大,这种“负债型经济模式”与庞氏骗局几乎没有本质区别。

  提高债务上限对美国或许只是拖延时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债务问题,只是表明危机的爆发点再次被留给了未来,继续扩大着潜在的破坏能量,成为一颗不知何时会爆炸的“不定时炸弹”。

  让世人担忧的是,一旦美债危机爆发,这种风险的扩散将覆盖全球,进而引发一场全球性债务危机。

  转嫁危机

  美国信用正被透支

  本报讯 从过去看,每当面临经济危机,美国都会选择“危机转嫁”。

  比如,较大的一次是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面对各国争相抛美元兑换黄金的要求,美国宣布中止黄金和美元挂钩。最终,美国以拒绝履行对他国义务的方式渡过了此次危机。第二次是20世纪80年代美元汇率的急剧升值,由于美国出口受阻,制造业衰退,承受大量贸易逆差。1985年,美国政府与其他西方发达国家尤其是日本订立“广场协议”,通过逼迫日元等货币大幅升值的方式,缓解了本国的经济困难。

  美债风险威胁全球经济

  如今,美国也在采取向外部施压、而非内部调整的处理方式来解决金融危机。类似逼迫人民币升值、美元贬值、全球通胀的局面出现,都在悄然实现着危机的转嫁。从目前看,美债风险始终是悬在全球经济之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美债如何削减是影响未来全球经济稳定的关键因素。甚至可以这么说,全球经济都在看美国的脸色行事,美国债务“绑架”了全球经济复苏的步伐。

  “借债成瘾”削弱信用

  3年之前,美国选择了用“国家信用”代替金融系统可能走向崩溃,把金融危机中个人、企业的负债“收归”到国家,实现了“个人负债模式”向“国家负债模式”的“债务升级”。如今,美国长期以来的“借债成瘾”癖好也正在蚕食着美国的信用。

  凭借美国综合实力第一和经济、军事实力第一等种种优势,美国估计不会选择主动“赖账”,但类似“隐形违约”等途径,却是美国巨额债务稀释的惯用伎俩。这种损人利己的“耍花招”方式,已经不止一次地消耗了美国的国家信用,让美国信用在世人面前大打折扣,导致美国在全球的威信日趋下降,而这正是美国霸权走向衰落的内在逻辑。

  债务形成政策根源

  赤字与减税筑高债务

  本报讯 美债发展到今天,其实有很深的财政政策根源。在扩张性财政赤字政策下,美国经济获得了很多好处,但一直没有付出太大的代价,这是形成美国政府“借债成瘾”的重要政策因素。

  最近40年来,美国政府有35年都出现预算赤字,只有在克林顿执政时有过两年盈余。

  上世纪80年代里根上台后,应对经济滞胀的“里根经济学”应运而生,强调减税对刺激经济的绝对有利,其推行的巨额减税计划在美国史上都很罕见。

  这样的政策的结果就是:减税在刺激经济保持一定增长的同时,也导致里根8年执政财政赤字高达1.9万亿美元,超过历届总统累计赤字之和。

  小布什上台后多次推出长期减税方案,再将美国政府赤字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峰。长期收支赤字只能靠政府发行债券融资解决,美债规模只能越积越大。

  新闻链接

  14.3万亿债务“滚雪球”

  本报讯 美债主要由联邦债务、公司债务与个人债务三部分组成。目前美国14.3万亿债务的构成是:公众(个人、企业、金融机构、地方政府)持有3.6万亿美元;外国持有4万多亿美元;联邦政府持有6.2万亿美元。

  奥巴马(2009年至今)

  经济刺激计划支出、减税,以及2007-2009年经济衰退造成的政府收入下降和失业救济金增加,共计2.4万亿美元。

  小布什(2001年-2009年)

  减税、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2001年经济下滑及始于2007年的经济衰退,共计6.1万亿美元。

  克林顿(1993年-2001年)

  尽管有两年时间预算盈余,但其他年份均出现赤字,共计1.4万亿美元。

  老布什(1989年-1993年)

  第一次海湾战争,经济下滑致政府收入降低,共计1.5万亿美元。

  里根(1981年-1989年)

  冷战时期国防支出及持久减税,共计1.9万亿美元。

  里根政府前(1981年之前)

  战争和经济衰退产生赤字,共计1万亿美元。

  消费观念

  “负债消费”埋下隐患

  本报讯 至于美国政府为何推崇扩张性财政政策,则与美国人的消费方式紧密相关。金融危机之前,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来自个人消费,个人消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0%。为了满足大众的消费欲望,政府开动印钞机滥发钞票,在为美国经济打了强心剂的同时,当然也埋下了债务隐患。

  金融危机之前,美国人每年因信用卡透支罚款偿付费用高达150亿美元。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的本质说穿了就是美国人一向信奉的“负债消费”模式的泡沫破灭。

  过去30多年来,美国人储蓄率一直呈现下降趋势,支撑美国消费正增长长达16年之久,同时支撑美国经济在30年中保持一定增速。然而,当欠账的人多如牛毛,当储蓄率透支超过了一定极限,“寅吃卯粮”的消费方式最终成为金融危机的“始作俑者”,残酷地证实了借债消费的不可持续性。

  军费因素

  两场战争助推债务

  本报讯 二战之后,美国军事开支累计约30万亿美元,这是目前美国债务持续上升的不可忽视的因素。从历史上看,1945年以来美国国防预算一直处于增长状态,几乎每年都达到新高。

  为了保持其头号军事大国的地位,美国每年都在增加军费的开支;在面临战争期间,军费开支的数额则更大,庞大的军费开支完全靠政府的拨款解决。在政府赤字的情况下,大幅举债就在所难免。自“9·11”事件10年间,美国用于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开支猛涨,致使政府债务负担不断加重。6月的最新数据显示,尚未结束的两场战争的开支已达2.3万亿~2.7万亿美元,两场战争早就成为吸钱的“无底洞”,10年反恐代价更是高达4万亿美元。

  前景展望

  化解美债危机“四种途径”

  本报讯 美国如何化解债务风险,显然有自己熟稔的思路与手段。综合各种手段看,美国向全球转嫁危机、让全球为美债埋单的选择,将是化解美债危机最阴险的“一招”。

  路径1

  痛改前非 真正削赤

  美国要想真正负责任地解决美债问题,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扩张性财政政策的执政思路。当年克林顿政府是二战后唯一连续4年财政开支未欠债的总统。克林顿任期内多次否决了共和党的减税计划,把财政结余用于充实社会保障和削减国债。

  从目前看,奥巴马政府也面临财政赤字过大、债务不可持续的局面。但对奥巴马来说,切实执行减赤计划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使命”。在美国政府的开支中,军费、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三者占据“大头”。在美国强化军事霸权的背景之下,军事实力是美国人的“命根子”,指望美国减少军费开支几乎不可能;养老和医疗开支则是民主党的执政基石,大幅削减任何一项都会令奥巴马连任之路堪忧。

  路径2

  再提上限 偿还旧债

  在无论是增收还是减支都困难重重的背景之下,美国政府唯一的办法就是“借新债还旧债”,任凭“债务雪球”越滚越大。从长远看,天量债务能否最终实现偿还,其实已没有多少人关心,核心是美国还能够“举借新债还旧账”,继续维持财政运转。

  很显然,美国8月初第79次提高债务上限,肯定不是最后一次。在紧迫或适当的时机,美国还会重演如此“闹剧”。这已经不仅仅是美国两党的“政治秀”表演,也是美国不得不用的手段。由此,美债债权人可能都不得不继续被迫借钱给美国。

  路径3

  推出QE3 稀释债务

  在背负沉重债务的情况下,流动性是解决债务困境的最好方法。比调债务上限作用更大的,无疑就是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为了刺激美国经济复苏,美联储坚持零利率政策,不断向市场注入大量的流动性,借助流动性稀释着自己的巨额债务,必将对新兴经济体再次带来热钱涌入与输入性通胀的压力,再次冲击全球脆弱的金融市场与经济复苏。

  《货币战争》的作者宋鸿兵指出,面对美债高企的局面,除了推出QE3(第三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之外,美国政府似乎别无选择。而一旦推出QE3,必然导致美元大幅度流出美国,全球其他货币被迫升值。对全球货币市场而言,QE3都是新一轮“绞杀”。

  路径4

  美元贬值 全球通胀

  对美国来说,只要保证国内“温和通胀”,美元贬值对美国经济并无大碍,结果是美国能赢得债务经济带来的一切好处,却较少为此承担代价,这才是美国金融霸权的真正含义。很显然,采用美元贬值和通货膨胀“隐性违约”,早就是美国减债减赤的惯用手法。而对全球投资者来说,最终和最大的风险也正在于此。

责任编辑:邢斯馨

热词:

  • 全球投资者
  • 经济复苏
  • 全球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