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新闻周刊]本周视点:起诉康菲?(20110820)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20日 23: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162375B23D084fe49AA97D5070CFA108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新闻周刊):白岩松:蓬莱油田的漏油事件至今仍然没有让人看到结束的任何迹象。这种判断来自好几个方面:一直到上周,溢油好像还没有止住,而且还发现了新的溢油点。这也就意味着,谈不到成功有效的控制并且解决。而同时,受此影响的海产养殖户的损失是巨大,可是至今别提补偿损失,甚至上告都无门。至于海洋的生态恢复,那更是漫长的路程。面对这一切,肇事一方的态度也模糊、暧昧,甚至傲慢。原本上周要开的新闻发布会,也不知道怎么就没了,看不出有真想解决问题的诚意。以至于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本周公开招聘律师团,想起诉肇事者国际性的康菲公司。这有用吗?康菲公司为何可以这样?《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是漏油?还是某些方面有漏洞?

    短片一
    解说:8月15日,本周一,国家海洋局和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分别在官方网站上登出了“关于公开选聘渤海溢油索赔案件法律服务机构的公告”,将面向社会选聘法律服务机构向美国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进行索赔,要求“应聘机构应于8月20日前向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递交正式报名函”。

    同期: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副局长 郭明克:我们北海分局将代表国家运用法律的武器 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向污染海洋环境的责任方 提起海洋生态损害索赔工作。

    解说:在渤海蓬莱19—3油田发生两个多月后,备受关注的渤海溢油事故索赔开始提上了议事日程。在选聘公告中,对招募的律师团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既要求熟悉我国法律法规、海洋方面的法律法规,同时又熟悉海洋环境保护知识,还要代理过类似案件的团队。

    同期: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副局长 郭明克: 选择一家为主 再选择两到三家组成一个律师团队 以一家为主 优势互补组成一个团队代表我们北海分局进行生态索赔。

    解说:今年六月四日发生溢油的渤海蓬莱19—3油田,是目前我国建成的最大的海上油气田,由中海油和美国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合作开发,中海油拥有油田51%的权益,康菲公司拥有49%权益。作为作业方,康菲公司负责油田的开发生产作业管理,也负责在整个生产过程中所有出现的紧急情况的处理。然而,在蓬莱19—3油田B、C平台溢油事故发生一个月后的七月六日,事件的责任方康菲公司才在媒体见面会上,向公众公布了溢油的具体情况。

    同期: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总裁 斯徒瑞:这个事件是从六月四号开始 首先是从B平台上面开始发现油膜。

    解说:康菲公司对于溢油情况始终遮遮掩掩。在七月六日的媒体见面会上他们表示,经过有效处置已经不再溢油,清洁工作也接近尾声。然而,溢油根本没有停止,康菲公司采取的溢油处置措施大多是临时性的、补救性的。7月13日事故发生一个多月一直没有停止生产的B平台和C平台才开始停产。

    同期: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韩晓平:你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确保不会再继续泄露的情况下,你才能恢复生产。你不能说为了钱就不顾整个生态环境了,还再继续生产。

    解说:总部设于美国休斯敦的康菲石油是一家全球著名的国际一体化能源公司,是全美第三大能源公司和最大的炼油公司。而就是这家顶着世界五百强,排名十二位光环的公司,在这次蓬莱溢油事件发生后,其诚信问题和堵漏措施一直广受社会各界质疑。7月14日康菲公司曾表示,蓬莱19-3油田B、C平台溢油量约为1500桶,8月12日,又宣布矿物油油基泥浆溢出总量增加到2500桶。仅仅一个月,就又新发现了1000桶油基泥浆,漏油面积从最初声称的几百平方米扩大到了几百平方公里。先说漏油得到了控制,后来又说堵漏装置扣错了位置,最近才承认,蓬莱19-3油田B平台海底发现新的溢油点。

    字幕:6月4日渤海蓬莱19-3油田B、C平台发生溢油。
    两个月后,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第一次对康菲公司提出批评。

    解说:在康菲公司被认定为渤海蓬莱溢油事件责任方时,国家海洋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洋环境保护法》对此类最严重、程度最大的海洋污染事故,对其处以了最高二十万元的罚款。这二十万的罚款引来无数争议。

    同期: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韩晓平:而现在它觉得它可以不用负任何责任,最多赔个二十万就了事了。或者再赔这个损失会非常的小。所以它不会担心这个事情。因为康菲公司也看到你这个弱势了,所以它就在这个问题上,它的处理就更不积极。

    解说:两个多月过去了,渤海蓬莱溢油事件非但没有画上句号,反而因怠慢拖延愈演愈烈。海底还在继续冒出的油花,康菲公司依然不紧不慢。

    字幕:8月3日,康菲公司称,油基泥浆溢出总量超出1500桶。
两天后北海分局下发通知,要求要在8月31日前完成所有的封堵工作。 
字幕:8月12日,康菲公布的实际溢油量已上升到2500桶。
四天后,国家海洋局再次约谈康菲公司主要负责人
解说:溢油事故发生后,北海分局曾责成康菲公司就前期海底油污处置不力向公众道歉。然而康菲公司未作回应,甚至突然取消了原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8月19日,本周五,在沉默了二个半月后,康菲公司通过声明向公众道歉,但却未提及赔偿问题。
片尾字幕:截止到8月20日17点,向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报名的法律服务机构有47家。

    白岩松:其实一个公司在海上漏油之后,我并不太关心它是个国外公司还是国内公司,一样来处理就行了。但是如果因为它是国外大公司就网开一面,或因为自己是国际性公司就傲慢,就能拖就拖,或在不同的国家采用不同的对策,那就不可以了。去年美国的墨西哥湾漏油事件,美国司法部牵头调查肇事的英国石油公司,包括联邦调查局在内的权威机构都参与其中,调查范围极其庞大而且专业,连油井用的水泥质量是否靠谱都要进行专门的鉴定。但是这一次,咱身边的蓬莱漏油事件,只是国土资源部下属的国家海洋局的再下属的北海分局来出面,而且去请社会上的律师团,这情形,讨公道能讨来吗?与此相比,更弱的水产养殖户讨公道之路恐怕就更难了。

    短二:维权之难

    解说:8月20日下午,河北乐亭县海边,沙滩上仍然可以见到黑色的石油固体物,从6月中旬以来,这已经成为当地海产养殖户挥之不去的噩梦。

    养殖户采访:

    解说:最近半个月来,尽管扇贝苗大批死亡的势头止住了,但剩下的少量扇贝苗能不能长大,以及长成后会不会含有毒素等,都还是未知数。乐亭本是全国闻名的海产大县,往年到了8月下旬扇贝快成熟时,大批的客商都赶来定货了,但今年,一场污染危机彻底毁掉了养殖户们的希望。

    电话采访 河北省乐亭县水产养殖协会会长 杨基珍:(乐亭)养的扇贝。可以说在全中国都属于冠军,/连着三年都是冠军,(数量)规格。/出口美国、日本、韩国,95%都出口。/今年有很多订货的,/都不敢上乐亭来了。/养殖户不能出口,养出来也没用。

    解说:油污导致全县养殖户直接经济损失超过3个亿,更可怕的是海水的污染一年两年恐怕难以消除,后续的损失到底有多大,还没人能估计。事件发生至今两月有余,乐亭的扇贝是否死于蓬莱油田的漏油,一直没有相关部门给出解答。海洋局至今没有查明扇贝养殖区发现的油污来自哪里,而农业部两周前曾派专家,将死亡扇贝的样本带走调查,至今也没公布结果。

    电话采访,河北省乐亭县水产养殖户 张玉田:现在我们就是无奈的等待吧。气愤有啥法呢?现在一个是看政府,或者是部里(农业部)有什么说法吧。
电话采访 河北省乐亭县水产养殖协会会长 杨基珍:老百姓没辙呀,/翻不过来身,老百姓就败家了。

    解说:本周,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招募律师的举动,让乐亭的养殖户们看到一丝希望,他们并不知道,海洋局目前只是针对海上环境被污染,追讨生态损害赔偿金,跟他们的扇贝死亡没有直接关系。活生生的扇贝死了尚且鉴定不了,索赔不成,茫茫大海上的生态环境损害,要调查取证并索赔,难度更是可想而知。

    电话采访 中国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 朱晓勤 教授:以目前针对康菲溢油这个事件,直接适用的一个法律依据应该是《海洋环境保护法》第90条第2款,海洋生态损害所赔的法律条款。/它规定得还比较笼统。

    解说:“对破坏海洋生态,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的,由相关部门代表国家对责任者提出损害赔偿要求。”这就是《海洋环境保护法》第90条的规定,此法条上一次进入公众视野还是在2002年,马耳他籍油轮“塔斯曼海”号在中国天津海域泄漏了上百吨原油,天津海洋局起诉船东 索要生态损害赔偿,案件纠缠7年,最终仅获赔700多万人民币,那差不多只是海洋局进行事故调查的费用,对生态的补偿完全无从体现!而今,国家海洋局还要凭着这条单薄的法律,去对抗康菲这家有着上百年历史的美国石油巨头!

    国家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韩晓平 :以前在海上钻探,都是我们国有企业央企在这儿钻探,别人是不可能来钻探的。所以他们所有的在我们的惩罚,这种相关的法律上就没有继续往前做,造成了严重的法律滞后,而且造成法律的漏洞。所以这一次康菲就钻了这次漏洞。你现在去惩罚它,你只能惩罚二十万。

    解说:《海洋环境保护法》85条规定,进行海洋石油勘探开发活动,造成海洋环境污染的,处以不超过二十万元的罚款。这恐怕就是康菲公司无所畏惧的理由。而反观2010年美国墨西哥湾漏油事件,肇事方英国BP石油公司,在美国司法部正式提起诉讼之前,就已经拨出200亿美元建立了赔偿基金,用于海洋生态环境恢复,渔民损害赔偿等。

    电话采访 中国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 朱晓勤 教授:为什么会BP愿意支付这么一个,先提供这么一笔基金,/我的理解就是因为它担心说日后的赔偿金额会太高了,它先拿出一笔基金来表示一下它的诚意,/等于缓解一下民愤/,希望说将来能够在法院判决对它比较有利一点。我认为说这反映出比如说像《油污法》这样一种法律对它这种肇事者,它的这种追究的力度,或者说对它惩罚的力度非常大。

    解说:美国《油污法》颁布于1990年,它的直接起因是1989年一艘巨型油轮在阿拉斯加触礁泄漏,导致严重污染事件。

    电话采访 中国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 朱晓勤 教授:那它《油污法》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说,它对于可以向责任人提起损害赔偿的事项范围,它规定得比较细致。/比如说是清理油污的费用,比如说是自然物的生物的损失等等,在这部法律中它规定的非常明确。

    解说:墨西哥湾漏油事件中,美国司法部门还引用了《濒危物种法》,以及《清洁水法》等进行索赔,这些法条大都来自过往教训的积累,遗憾的是,在发展中的中国,这些法条都还不具备。

    电话采访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林伯强:投入产出是公司的基本原则。治理的力度取决于对于惩罚赔偿的预期。我个人感觉康菲公司在漏油事件发生之后,拖了至少有两个月了吧,这可能与预期的罚款赔偿不明确,有直接的关系。

     
白岩松:
有些肇事的公司很像是一个弹簧,你压力大它就缩小了,不反弹,该赔就赔,态度也好;一旦你压力小了,它就蹦起来,一副轻松的样子。这样的案例满世界都有。比如本周,石油巨头壳牌公司在尼日利亚采油漏油,因为联合国批评,它才第一次承认有这事。没办法,尼日利亚给它的压力太小了。而同样是壳牌公司,在英国,也是本周因漏油就让负责人第一时间赶紧出来说明、表态,并且立即整改。为什么?因为在英国,政府、非政府组织、舆论都发难,它抗不住。于是我们得想想,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短片三:制度堵漏
解说:尼日尔河三角洲曾经是非洲最具生物多样性的地区,有着大片的红树林和湿地,但是现在一切都是黑色。2008年壳牌造成的两起溢油事件,三年后的今天还在源源不断地泄漏。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首席科学家:这是这一地区前所未有的环境危机,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解说:1000平方公里触目惊心的污染,严重威胁着当地居民和生态系统,而恢复的时间至少需要30年。在联合国的报告之后,壳牌估计将赔付给数以万计的三角洲石油难民4.1亿美元。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新闻发言人:这样的局面,是很多方面缺位造成的,既有石油工业的,也有当地公共部门的。
解说:尼日利亚三角洲州长表示,“壳牌承认责任向其他跨国公司发出了一个信号,不能再像以往那样通过破坏环境来赚取经济利益,更不能忽视这片土地的主人和他们固有的权利”。

    画面:墨西哥湾最新卫星图片
美国白宫高级顾问阿克塞尔罗德:漏油发生以来,有人一直在承受灾难,他们失去了生活的来源,我们需要保证他们能度过难关。(13日)
解说:作为肇事者,BP在今年年底之前将出售300亿美元的资产用于善后和赔偿,目前已经支付的个人索赔超过了51亿美元。事实上,不论是事后设立的200亿赔偿基金,还是事发当天激活的“美国国家海上溢油反应体系”,都源于《美国油污法》提供的法律框架和机制保证。此外,美国政界、舆论和民间组织始终保持高压,也是BP不敢懈怠的重要原因。
画面:国会听证会(11日)

    画面:康菲总部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韩晓平:换一个国家康菲敢不敢这么做,如果我们换在美国,康菲公司它敢不敢再这样做?或者在欧洲它敢不敢这样做?所以我觉得很重要就是说,我们一定要让它知道你们这样做是有代价的。如果你一开始非常坚决,非常强势,那么康菲公司一定会非常认真对待这件事情,而现在它觉得它可以不用负任何责任,最多赔个二十万就了事了。
解说:“康菲公司的傲慢从何而来?”新华社提问国家海洋局,有关负责人将根源归结于康菲熟知中国法规和相关政策,知道溢油处置措施不力和瞒报事故并不会遭受严重处罚,也不会影响其经济利益。滞后与宽松,就这样造成了漏洞。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韩晓平:我觉得政府可以先要求康菲,拿出一部分钱来先做赔偿,先安顿老百姓,防止老百姓没办法生活了嘛,所有的海产品的损失,而且不是小数,在海上养殖的人一损失就是几十万,而且他们都是在银行借的钱,所以马上就破产面临的问题。所以对他来说,现在首先要他们能够生活下去,所以从康菲公司来说至少履行这个道义。
解说:值得注意的是,7月14日美国康菲发布公告,将拆分为勘探开采和炼油销售两个独立公司,而在当天的电话会议中,康菲只字未提渤海溢油事故,显然康菲认为20万就可以了结中国溢油事故,对渤海湾的渔民生计和生态损害毫不在意。

    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副局长 郭明克:目前,海洋的开发同时保护环境,确实是重大议题,尤其对渤海这个半封闭的内海来说,保护压力更大。我们希望国家尽快启动渤海环境保护中长期能力建设,加强监测、监管、人才队伍的能力。
解说:面对漫长的海岸线,国家海洋局监管力量严重不足,执法人员每年仅仅登检海上油气平台1到2次;而与海洋勘探开发这一高投入高风险作业相匹配的高科技监管手段,也严重缺乏。能力建设、应急机制、法律体系,30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海域亟需一张立体安全网。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韩晓平:如果在海上我们有一个统一的执法队伍,然后承担起相关的责任,它在装备各方面能实现最优化,而且它一旦出现事故的时候,它能够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能不能进行一些整合,使我们海上的应对的机制更加有效。

    解说:这一周,BP一年前造成的墨西哥湾溢油事件,浮油即将登录美国沿岸;这一周,壳牌三年前造成的尼日尔河三角洲污染,原油还在流入湿地;这一周,埃克斯22年前造成的阿拉斯加溢油事件,冰川上黑色的油污依然可见;这一周,康菲两个月前造成的渤海危机,至今没有查清溢油源和扩散路径。溢油,让脆弱的海洋环境不堪一击,中国必须全力应对。


白岩松:
    如何让康菲公司做它该做的,以肇事者身份赔它该赔的,得到该得到的处理,都是接下来人们期待的剧情。但与此同时,太多的事我们还不知道。比如为啥漏油?自然原因还是人为原因?到底漏了多少油?对环境损害了多少?多长时间能够修复?水产养殖户的损失和漏油到底有没有关系?有多大的关系?这一切还都是个谜,我们也都想知道。当然,说别人的同时,咱们自己也得仔细地思考,哪些事儿得改,比如相关的法律,类似事件罚款往高了说也就二十万,大哥大姐们,您认为对大公司来说,这二十万会不会也就是它一顿饭钱呢?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