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唏嘘童年:墓地为家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7日 16:5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刘洪波,知名杂文家

  新华社发表图片新闻,“外来打工者孩子墓区度童年”。河南农民工,台州打工者,山腰坟墓区,简陋栖身所……身份,处境,一目了然。

  图片拍的是农民工刘胜利的孩子们在墓区玩耍,文字称“一些外来务工者以及他们的孩子常年居住于此,他们大多来自安徽、河南等地,以捡废品、打工为生”。文字的意思是说,这样的情况不是孤例。

  据报也有恐惧,“但过了两三个月就习惯了”,看来人的弹性是很大的,到哪步说哪步的话,不习惯又能怎么着?

  据报“倒也其乐融融”,自然是习惯了以后的状况,而且我们真的可以相信,对孩子来说,父母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童年不应与墓地在一起,劳动者的生活空间不应与墓地在一起,但现实就是这样在一起了。墓区为家,可作为时代生活的特殊存证。“发展”的叙事可用以总体概括,但不适用于描述所有具体的人的生存。

  墓区为家,还不是最糟糕的,因为也可以“其乐融融”。在中国,夫妻分离、子女留守的打工者又有多少呢?他们当有着锥心的痛,却没有像墓区这样,得以用极致的图像来展现,只在儿童节或者春节的时候若隐若现。并非所有的牺牲与苦难,都引人注目。这个时代发展的矫健姿态后面,有巨大的亲人分离和情感创痛是被忽略的。

  当然,墓区为家只是极端,似可令人释然。不过,这也只是不幸的一种表现而已,不幸的样式各种各样,从而分隔成不同的“极少数”。有人住在墓区,有人住在桥洞,有人病不得医,有人贫而失学,有人拆迁致死,有人生计无着,有人碰到了黑帮,有人遭遇了恶吏,有人工伤被踢出了工厂,有人上访被治了精神病……每样都是人数不多的,但总起来看,数量可能也不少。

  毫无疑问,墓区里的家,属于违章搭建,随时可以拆除,如果执法必严,那么拆除是一经发现势所不免。这就是说,当我们看到人竟然在墓区居住,会感到一种哀伤;但换了管理和执法的思维,这种乱搭乱建的居住行为,将激起铲而后快的决心。

  如果墓地为家的农民工连棚屋也被拆除,又将何往?贫穷,现在不只是不光荣,而是尊严早已失去;人穷志短,权利主张也不太能有。现实的问题是贫穷者是否还能有活路。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