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广州城隍庙对联实为古体流水对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7日 16:5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猩猩”二字既用古义 又颇具“作态”的猩猩形象

  编者按:本报15日A19版的《城隍庙错对联何时改正》引起读者反响,陈元胜先生对此表示了自己的看法,特刊登于此,借此抛“玉”引“玉”,欢迎热爱广州文化的读者加入讨论。

  文/广州 陈元胜

  广州城隍庙经“修旧如故”后,虎年亚运盛会前重新开放。如今庙中十余副对联大多为嘉庆、宣统年间留下的旧联;仅有两副新联,其一云:“神本正清法眼厌看/猩猩作态奢耗香烛”。或指责有错字(“惺惺”误作“猩猩”),“厌看”和“香烛”不对仗。本人觉得这种说法值得商榷。

  汉魏对联未必对仗

  据多方综合考辨,“猩猩作态”并非写错字。对联“猩猩”二字既用古义,又颇具“作态”的猩猩形象。《说文解字》卷十“猩”字条云:“猩猩,犬吠声;从犬星声。”《说文》并无“惺”字。《辞海》两字皆有,惜无《说文》“猩”字古义。世人大多只知“惺惺”有二义:一是机警或警觉;二是指聪慧的人(如《西厢记》:“方信道,惺惺的自古惜惺惺”)。

  且看城隍对联“神本正清”的“法眼”里,“作态”既不是惺惺机警者,更非什么聪慧的人!倒是“猩猩”,即褐猿,体高可达1.4米能直立行走,却姿态拙笨须用特长的前肢助行;从幼小饲养则能模拟人的动作。《吕氏春秋 本味》:“肉之美者,猩猩之唇。”后世列为八珍之一;李贺《大堤曲》:“郎食鲤鱼尾,妾食猩猩唇”。

  显然,“猩猩作态”四个字,绘声绘色极尽“作态”者的形象:既有“犬吠声”,又具模拟人的动作之笨拙姿态!护城佑民的城隍神“法眼厌看”,世间又有谁人会“喜看”呢!?

  “神本正清/法眼厌看 猩猩作态/奢耗香烛”此乃四字节奏的古体对联。其平实直白的“流水对”,高挂在“都城隍庙”大门两旁,更能镇得住入庙所见对联的内容:教世人与善信们明辨是非善恶。君不见三尊城隍爷塑像坐镇大殿么:刘龚、海瑞、杨椒山!大殿牌匾下的对联:“到底果然终有报/赏罚难逃天有眼”,又:“奸邪欲遁地无窝/举头如在切毋欺”。历经丙午浩劫的世人们重见海瑞,举头观看读对联,潸然泪下……诚哉,斯言!

  汉魏六朝以来的古体对联,一如古体诗的对仗,都可以不求工整;唐以后更有意求拙,以显得高古。李白《梦逰天姥吟留别》:“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又《蜀道难》:“朝避猛虎,夕避长蛇。”或不求对仗工整,或不避同字相对。古体对联带有很大的随意性:对仗只是一种修辞手段,并非形式格律上的固定要求。

  从古体诗到近体格律诗,还有一种流水对:对出的不是两句,而是意思相连贯的一长句话。如骆宾王《在狱咏蝉》:“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元稹《遣悲怀》:“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此种流水对,连讲究形式格律的近体诗都能使用;那么,何以将城隍古体对联误读成“不对仗”呢?

搜索更多 猩猩 流水对 的新闻 更多报道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