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快讯图文 >

美副总统拜登即将访华 或将是军售与国债的博弈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7日 11:3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讯 按照中美两国年初达成的《中美联合声明》,美国副总统拜登将开始访华之旅。前脚刚抵达中国的美新任驻华大使骆家辉,恐怕要为安排拜登访问忙上一阵子。据海内外媒体报道,拜登此访的一大任务是向中国正式通报美国将宣布新一轮对台军售,并劝说中国不要做过激反应。而近期因为美国国债危机和标普调低美国主权信用评级,作为美债最大海外持有人的中国恐怕将主动提及中国美元资产安全和美国经济前景等问题。中美是否以及如何在军售和国债问题上博弈与互动,成为国际社会观察近期中美经济和安全关系变化的一面镜子。

  拜登的外交情结

  在中国人眼里,美国副总统拜登是个有血有肉、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他29岁当选联邦参议员,此后一直连选连任,直到65岁时被奥巴马选为竞选搭档;他从小患有口吃,却凭着巨大毅力将自己变成演说家;他在春风得意时家庭突遭劫难,顶着失去亲人的痛苦毅然从政;他生活简朴,曾被美国媒体评为"最不富有的参议员"之一;他大难不死,因患脑动脉瘤入院治疗并奇迹般康复。同时,拜登又因其率直性格常在重要场合"口无遮拦",引来舆论的非议和关注。

  拜登具有丰富的外交经验。在担任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期间,他主持或参与国会就重大外交问题举行的听证和决策,并频繁出访,与不少国家的领导人建立了关系。按照美国宪法和美国政治传统,副总统进入白宫后担当的多半是礼仪性的角色,不过副总统的能量大小同个人特性有很大关系。美国副总统戈尔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独领风骚,并因此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切尼在白宫影响力巨大,引发媒体关于他和小布什究竟谁是真正"老板"的猜测。作为副总统的拜登依然活跃在外交舞台,他2009年在第45届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发表讲话,被国际社会视作为奥巴马新政府奠定外交政策基调。他忙着帮助奥巴马处理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烂摊子,就伊核问题、气候变化和中东局势频频发表意见。不过,他在美国外交中的角色很快就"名正言顺"地被强势的国务卿希拉里遮盖。拜登并没有多大的政治野心,他不会同希拉里抢风头,而更愿意用自己的经验辅佐奥巴马推行外交新政。因为人气低迷,2010年甚至有传言民主党正在考虑由希拉里取代他做为2012年奥巴马的竞选伙伴。处境尴尬的拜登在参加会议时,竟被现场收音器录到对身边的人说:"当副总统很容易,你不用做任何事情。"

  拜登同中国的渊源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1979年4月,拜登作为中美关系正常化后美国首批访华团成员首访中国,见证了当时中国"引人注目的转型"。在拜登的视野里,中国并非关注焦点,但他对中国的发展和中美关系有较为理性的认识,同时与多数美国政客一样,他对中国的政治体制和人权状况抱有固有的偏见。

  对华通报新军售案?

  拜登访华两个多月前,美国政府就放出风来,称美国正积极考虑并准备放行对台湾的新一轮军售。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表示10月份之前军售案将"最终确认",刚结束访华不久的美国参谋会主席马伦也透露"希望中美军事关系不至因此中断"的信号。美国参、众两院的一百多位议员则持续鼓噪,要求行政部门对台出售F-16C/D战机。由于中国政府将F-16C/D战机列为对台军售不容踩踏的"红线",据称美国政府有所忌惮,已21次拒绝台当局求购该型战机的要求。不过,鉴于美国对台承诺和国会压力,奥巴马政府经权衡后认为为台湾升级现有的F-16A/B型战机,是一个既能应付国会,又不激怒中国,还能巩固美台关系的"三全其美"良策。美国政府的算盘可能是仿效2008年10月3日小布什对台64亿美元军售,利用9月某个周末或中国国庆长假予以宣布,以降低中国抗议和反制的力度。同时这一时间与东亚峰会、APEC峰会和习近平副主席访美有一定时间间隔,不至于冲击两国领导人的会晤。有意思的是,在1992年宣布对台出售150架F-16A/B型战机前后,美国辩解称这是老布什出于为德州创造就业和赢得大选的考虑。近期针对美国为台升级战斗机一事,同样有声音称这是为避免F-16战机生产线关闭,相关就业对奥巴马如何重要云云。这一似曾相识的辩解,除了证明美国经济"病入膏肓",不得不依靠出口军火维持就业外,更表明美国军工集团对决策的巨大影响。冷战后中美关系几起几落,围绕对台军售问题的怪圈几乎重回原点。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拜登此访正值中美签署《八?一七公报》29周年"纪念日",这一安排是出于巧合,还是有意透露某种政治涵义值得玩味。1982年美国对中国承诺将"不寻求执行一项长期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政策","准备逐步减少对台武器出售,并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解决"。同时为打消"台湾朋友"的担心,里根向台湾抛出"六项保证",其中承诺"不为对台军售设最后期限"、"不与中国协商对台军售"。为给美国打预防针,台湾驻美代表袁健生针对拜登访华信誓旦旦地表示,拜登不会以美国副总统之尊去跟中方谈对台军售问题。为照顾台湾的面子,美国很可能以向中国"告知"而非与中国"商量"军售的辞令予以回应。中美台围绕军售的较量轨迹纷繁复杂,但有一点是明确的:美国既没有遵守对中国大陆的承诺,也没有遵守对台湾的保证,而是仍以国内《与台湾关系法》为窠臼,继续在两岸之间玩弄危险的游戏。只要认为这一牌局还在掌控中,美国就会乐此不疲地一直玩下去。

  2010年初美国宣布对台军售后,中国政府反应强烈,并宣布了四项反制措施。考虑到中美关系的大局,中国最终并未完全实施这些举措,但这反而成了西方一些国家散布"中国强硬论"和"中国傲慢论"的滥觞。美国也许认识到与其突然宣布军售让中国人"跳起来",不如提前通气让中国慢慢"适应"。实际上,不管美国在对台军售上如何煞费苦心,军售就是军售,中国不会默默吞下这颗苦果,也不会因美国降低对台军售的级别就暗自窃喜或对美国心存感激。

  抛售美国国债反制对台军售?

  拜登访华前夕,美国两党和国会围绕提高美国国债上限和削减赤字演出了一场美式民主大戏,险些将包括美国经济在内的全球经济卷入另一场海啸。标普不惧美国政府的抗议坚持对美国主权信用降级,既挽回了这个著名评级机构有失公允的声誉,显示了自己"一言九鼎"的巨大能量,也给全球市场投下一颗震撼弹,引发各国股市搭上"过山车"。由美国政治体系、国债市场和评级机构掀起的波澜,再一次让人们认识到美国影响力的无远弗届。

  2009年美国经济风雨飘摇之际,美国政府高官如过江之鲫来华游说,劝中国继续购买美债与其"同舟共济"。2010年美国经济企稳复苏,美国对人民币汇率的高强度施压令人瞠目。2011年美国经济复苏乏力,鉴于国际社会对美元地位和美国国债违约风险的担忧,拜登此行安抚中国对美国国债安全的担忧应是料想中的事。

  中国是否应继续购买美债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在美国财政赤字连年超1万亿美元,国债总额10年后将超20万亿,国家总债务(国债、州政府债、地方债和个人债总和)已高达50万亿美元的情况下,继续举债度日是美国的不二选择。在美联储滥发纸币转嫁危机、美元进入长期贬值通道的背景下,中国持有的巨额美债正持续缩水。加速经济转型和外汇储备多元化是中国经济和金融战略调整的大方向,但如何让美国实行负责任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避免中国外汇资产的大量流失乃当务之急。在会见拜登期间,中国领导人将再次表明对美国宏观经济形势的担忧,而作为外交而非经济领域的专家,拜登除了为美国经济和美元做一番辩解外,并不会承诺多少实质性的、能缓解中方忧虑的方案。

  愤怒于美国在台湾和西藏问题上持续损害中国的核心利益,国内要求抛售或至少减持美债的声音高涨。为反制美国的霸权行为,中国可以利用一定的经济杠杆作为武器。西方一些经济学家和战略家认为,中国抛售美债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除导致所持美债大幅缩水外,连带产生的美元大幅贬值将摧毁中国的出口乃至中国经济。笔者认为,大规模抛售美债固然不可行,也不符合中国的利益,但中国可以向市场发出连续大幅减持美债的信号,并以此为谈判筹码迫使美国放松对华高科技出口限制、放松对中国在美直接投资的"政审",至少在经济领域赢得些主动。美国希望通过美元的有序贬值掠夺贸易顺差国的财富,中国作为美国最大债权国有权利也有能力要求美方做出一定经济妥协。更重要的是,在美国置中国核心利益于不顾的前提下,中国应具备敢于同美国博弈的政治意志和战略决心,在力量积聚到一定阶段时让美国承受应付出的代价。或许美元的霸权地位仍不可撼动,或许中国对美国的债权优势还未达到美国在"苏伊士运河" 战争中用经济手段迫使英国撤出埃及的阶段,但大国博弈中如果一方总是得利而不付出任何成本,要想改变游戏规则是不可能的。针对美国可能的新一轮对台军售,中国不仅需要高超的斗争策略,更需要与强者较量的勇气。

  着眼2012年的中美关系

  年初以来中美高层频繁互访,暂时扭转了2010年以来中美在多个领域激烈博弈的局面,但中美关系结构性矛盾并没有缓解。期待拜登访华有力改善两国关系是不现实的。实际上,两国国内政治已很难为两国关系短期提升留下多少空间。伴随着美国进入2012年大选周期,中国将迎来党的十八大,台湾地区领导人选战也如火如荼。出于选举考虑,中美两国的视角会有所内向,但对对方的关注度却在上升。中美台三方的政局和政策走向,将对三方本身及三方关系产生一定的冲击,中美关系自然也会受到影响。

  2008年美国大选和2010年中期选举,尽管有些政客拿中国说事,但总体看中国并未成为美国选举中的"政治足球"。2012年美国大选,不知中国是否还有这样的"好运气"。当前两国都在经历痛苦的经济转型,中国正努力治通胀、扩内需,控制外汇储备规模的过快增长。美国则积极促出口、引外资和降低居高不下的失业率。曾任美国商务部长、身体力行美国"促进出口战略"的骆家辉如今出任驻华大使,这或许凸现了美国依靠中国重振经济的方略。

  与此同时,中美也在经历安全关系的新磨合。尤其是由近海防御逐渐转向远海防御的中国海军,给长期视西太平洋为自家院落的美军造成一定心理压力。奥巴马的外交和安全团队也正经历大换血。情报界掌门人帕内塔取代"史上最出色防长之一"的老臣盖茨出任美国防长,陆军上将登普西接替海军上将马伦出任参联会主席,熟悉中东事务的伯恩斯继"中国通"斯坦伯格后出任美国常务副国务卿,现任驻阿富汗联军司令彼得雷乌斯也将出任中情局长。这些"新人"对中国及中国外交和安全政策是否有深刻和正确的理解,是延续和强化美国对中国的军事防范,还是以新的思维与中国及亚太各国和平共处,将决定今后若干年中美关系的基本走势。

  奉行和平崛起的中国希望在相互尊重和互利共赢的基础上发展与美国的关系,也希望承担相应的国际责任,与美国及世界各国共同应对各种地区和全球性挑战,但中国不会牺牲自己的核心利益,不管这需要经历多少时间和曲折。(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 张文宗)

责任编辑:魏铮

热词:

  • 拜登
  • 访华
  • 与台湾关系法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