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村干部联合开发商先斩后奏强征地 村民反对遭殴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7日 08: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大众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本报记者 鲍青

  昌乐县城关街道前东村存在先斩后奏征地行为,且又在征地过程中补偿不公;一些不情愿签字征地的村民,遭到了身份不明人员的殴打。

  "我们村11位不同意签字的人被打了。"6月17日,潍坊市昌乐县城关街道前东村李刚给本报编辑部打来电话,诉说他们的遭遇。

  6月19日记者来到当地调查发现,前东村存在先斩后奏征地行为,且又在征地过程中补偿不公;一些不情愿签字征地的村民,遭到了身份不明人员的殴打。

  一场"突然"不断的征地运动

  在昌乐县城关街道前东村西南角一片荒地的小树林里,记者见到了几位征地中未签字的村民。村民田湘清一个劲地说此事来得太突然,"来得太快了,简直是说征就征。不开村民大会也不搞公示。"

  "2008年就有风声说要在我们这儿征地搞商品房开发,但一直没见有动静。去年春天,村委会突然挨家挨户通知我们要征地。当时他们带着协议书,要我们当场签字。协议书上写明耕地每亩补偿3.5万元,耕地里种植的附属物以另外标准补偿。我当时觉得太突然就没签字,一开始没签字的村民很多。"李刚说,在场的所有村民都表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征地了"。"征地的权力和操作都在村干部手里,我们能怎样?"一位村民苦笑着说道。

  村民更没有料到是,在大多数村民没同意的情况下,村干部就联合开发商开始平整土地。"我们以为有这么多村民不同意签字,他们会先缓一缓,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行动了。"田湘清望着大片大片黄土朝天的良田说:"去年这里都是绿油油的麦地。也就是在去年的5月10日,在村干部现场监督下,开发商雇人开着铲车将麦子都铲除了,他们连麦子收割都等不及吗?"

  为了"敦促"一些"不听话"的村民就范,村里用了一些软办法。村民王莲花回忆:"那天村副支书带着一群人拿着工具跑到田边,推倒了电线杆、绞断了电线、砸坏了机井。这样做就是迫使我们不能再种庄稼。"最后大多数村民只能同意征地。田湘清说:"现在像我们这样没签字的只剩下50多户了。我们这些人简直就是村干部眼里的'钉子户'。"村民说,村里对待"钉子户"的态度可就不那么善意友好了。

  更令"钉子户"们始料不及的是,村干部和开发商突然停下了所有的在建工程。小树林往东一公里建有一座大楼,主体工程已经完工,突然就不装修了。此大楼北面的大棚地里挖了一个长宽几十米,深达两三米的大坑。田湘清苦笑着说:"他们强占了我家的大棚地,这个大坑就是在上面挖的地基。"

  工程的停工,村民们获悉是此次征地并未获得批文,是典型的"先征地,后报批"。

  村民只得到补偿的二十分之一

  田湘清作为村民代表去了此次征地的开发商福荣置业的办公地昌乐县工商银行5楼了解情况。在翻阅资料的过程中,田湘清看到了之前完全不了解的信息。怒不可竭的田湘清回来后将这些情况告知了其他村民。

  原来福荣置业的征地资料上显示:这些"钉子户"土地所在区域的面积共42亩,福荣置业以每亩70万元的价格买下,共花费了2900多万元。"我们的地卖了这么多钱,为什么只给我们那么低的补偿。让我们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村民李刚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协议书,上面写道:"一、口粮地按全社区统一标准进行安置,即每亩土地35000元进行发放;本次占用乙方土地1.2亩,补偿费为42000元。二、经有关部门评估,地上附着物补偿总额为6131元……"

  3.5万元和70万元之间,有着20倍的价格差额。而这巨额的差价款哪里去了?成了村民们关注的焦点。

  田湘清说:"村财务一直不公开,村里会计和出纳由村里两兄弟把持。前几年村里把北面的地卖掉了。那是村里的集体地,可是卖地得来的钱我们既没见到也不知道是多少?这次又想和从前一样,但这是我们自己的土地啊,我们不能再稀里糊涂的了。当然我们是不答应了。"

  除却这些,村民们还发现不同村民之间的补偿标准差距也甚大。田湘清说:"有的村民8分地就有12万元的补偿,有的每亩连3.5万元的补偿都拿不到。差距这么大,我们不能接受。那些能得到高补偿的村民都是和村干部关系好的,而我们这些老实巴交的村民只能干吃亏。"

  为此,村民开始不断地逐级上访反映问题,因此就有了村民遭到不明身份人员殴打情况的发生。

  多少次维权就换来多少次报复

  村民反映,前东村去年8月25日村委会《联合办公会议记录》上写着:"我们拆迁的工作已经有很长时间了,拆的(得)越多,问题就越多。难拆户也就越多,这样继续下去是不行的,我们讨论一下选一个最难的户,按国家的条件都以(已)经做到了,实在不行我们就强行他。我们要再和他谈一谈,做到仁至意(义)尽,实在不行也不能让他给挡住。"另一页会议记录上写着:"有些共产党员觉悟不高,不配合我们开展工作。"

  有了这个会议精神,没有签字的村民遭到了或明或暗的打击和排挤:白天就有人到李刚承包的树林,把树砍倒拉走;夜里,就有人开着铲车去挖他们的树林。而最严重的就是这部分村民们遭到身份不明人员的殴打。

  村民田志会有次被叫到村委会办公室看账,去了后无故遭到多人拳打脚踢,鼻梁被打人者用皮鞋踩断。昌乐县人民医院为其出具的诊断书上显示:左侧鼻骨示骨志断裂,断端错位。左侧眼眶内侧壁示骨质断裂,框内组织疝入筛窦内,左眼内直肌增厚,左眼睑皮下软组织增厚。田志会给记者看了几张自己住院时的照片。

  村民闫更香对记者说:"今年5月10日,我在村南菜地里干活,一个人过来问我,'你是田敬海家的吗?'我说是。当我回家经过路口时,从一辆黑色轿车上下来仨小青年,他们都戴着黑色大口罩,拿着皮警棍,对我就是拳打脚踢。派出所的法医鉴定书上写我的'胳膊和小指被打伤'。皮警棍打伤的伤口很多都看不出来。"

  作为"带头闹事"和"最为顽固"的村民田湘清,受到的恐吓打击最为严重。"上访一次,就砸我家里一次玻璃。他们在外面朝我家扔砖头,还用铁锹砸我家的大门和墙壁。为了保留他们的作案事实,我特意在我家窗户口外,安了一个摄像头。没想到他们又采取先断我家电的办法,再朝俺家里面扔砖头。今年6月11日晚上7点左右,两个戴着特制大黑口罩的小青年,拿着木棍闯进我家,看到我就打。并恐吓我不准报案,否则'灭门'。"记者看到田湘清家的玻璃上至今还有一个大窟窿。

  "被打的11个人都是没签协议的,这背后肯定有人指使。有时我们都被监视居住了,去哪都有人跟着,还发短信骚扰恐吓我们。"田湘清的手机里至今还保存着收到的恐吓短信。

责任编辑:魏铮

热词:

  • 开发商
  • 村干部
  • 村民大会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