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教育时评:“一万块不算事”与“一元钱劳教”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0日 10: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不管何时,普通民众最关注的,除了公权运作,剩下的就是兜里那几个钱的事儿了。而从某种意义上说,权力那些事儿就等于钱的那些事儿,因为权力运作成本,还是来自公共税赋。从根上扎紧钱袋子,才能将不羁的权力关进牢笼。而时下几起关于钱的事儿,却让人五味杂陈。

  一个是针对湖南某校“专升本”收1万元捐资助学费,据称是湖南教育厅新闻中心主任的李让恒,在接受采访时说“1万块钱,不算大事”。话音未落,“辟谣”声就出来了,称李让恒并非该厅干部,只是外聘人员。

  这无非又演的是“临时工”那一套。可那句“1万块钱,不算大事”的雷语,却在网上引起强烈激荡。一个地方教育系统的“临时工”,竟能如此淡看“一万块钱”,一万块钱在现今中国,真的算不上个事儿吗?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即便今日,还有很多乡村学子,填报大学志愿时,翻遍报考指南,只为找一个全国最低价,选个从经济成本上讲,性价比最高的院校。特别是文科院系,很多贫困生即便申请了

  助学“绿色通道”,在这位“临时工”官员眼里,他们押上今后全部希望,大费周章艰难申请的助学贷款,几年学费也不过才万把块钱,完全“不算个事”。而如此家境的寒门子弟,在广大农村地区还不知凡几。

  如果以“一万为限”都还“不算事儿”的话,难怪有十几年教龄的教师要发帖称“这个时代寒门难出贵子”,“寒门学子输在了教育起跑线上”,也难怪这样的帖子短期点击就达几十万。有多少寒门子弟上升通道,被“不算个事儿”的乱收费淤塞堵死?“一万不算事”的乱收费背后,又养肥了哪些领域的多少“临时工”和“正式工”?

  若置于更广阔的维度,你会发现“一万不算事儿”有着更刺眼的一面:昨日还有这样一条消息《江苏常州上访者被以未购公交车票为由劳教1年》。说的是2009年,3名常州市民到北京反映问题,在公交上,司机以“车上有上访人员”为由报警;2010年,常州警方“突然想起”他们几年前在北京“没买1元钱”车票,便将其拘留劳教。

  时隔数年后,却因莫须有的“一块钱”车费被劳教一年。这样的黑色荒诞剧竟和“一万块不算事儿”真切发生在同一个时空下。两

  相对比,你很难确认这到底算喜剧、悲剧还是荒诞剧。不知是事实本身荒诞,还是对比后更具讽刺喜感。总之,让你感觉别扭难受,连一丝苦笑都挤不出。

  前日还有报道,警察都不敢接小女孩捡的五块钱了。通胀压力下,让你恍然觉得五块钱都不如当年儿歌中的“一分钱”。统计局昨日数据或也侧面佐证通胀压力未减:7月CPI同比上涨6.5%,创37个月以来的新高。好在,税务部门表示将于9月份发放的8月工资,将按照新的个税标准执行。可是,这似乎也未让民众脸上的愁容消解多少,因为当年二十多万条意见,不过换回不疼不痒的“500元浮动”。

  综上所述,仅引用近日公开报道的数据,就能证明民众生活成本和社会压力,并没有“临时工”狂言中的滋润逍遥。前不久《新闻联播》里哈尔滨惊现144元一年的廉租房房客时,就有网友在微博虔诚许愿:“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埋在新闻联播里。”现在,看了一块钱劳教的辛酸、听了“一万块不算事儿”的豪言,或许这话该改为“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让呆在湖南教育厅里――哪怕是‘临时’的。”

  (评论员 李晓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