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美债降级六问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9日 08:2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钱江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在标普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后,全球市场8日经历了“黑色星期一”。国际金融市场继续动荡将不可避免, 美国信用评级遭降意味着什么,美会不会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全球经济会否陷入二次衰退,美国国债还是最安全投资吗?就这些问题,本报综合部分专家学者的观点,以对美债遭降级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作解读。

  美债降级意味着什么?

  从短期来看,鉴于美国经济和美元在国际上的重要地位,美国失去标普最高级信用评级的影响广泛,且具有很大的外溢性。

  标普不看好奥巴马与国会努力达成的债务问题解决方案,对美国决策层应对债务问题的能力缺乏信心。这一历史性“降级”对美国的信誉冲击不小。

  评级可能造成美国国债收益率大幅上升,推高整个市场借贷成本。对美国政府、企业以及个人消费者来说,财务负担将加重,经济复苏可能中断,甚至重新陷入衰退。

  分析人士还担忧全球金融市场可能会出现不可预料的动荡。美元作为最重要国际货币受到冲击,可能会与欧洲债务危机交织在一起,进一步重挫投资者信心。

  缘何股市全球共振?

  美债降级,带来最明显、直接的影响是全球股市的暴跌和国际黄金交易价格迅速再创新高。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张斌认为,“全球股市暴跌、金融市场动荡的根本原因是美国经济的短期和中期预期都不被看好。”

  “随着美国经济数据的公布,人们普遍认为美国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复苏前景比较暗淡,这对投资者的信心产生了动摇,从而引起美国股市的暴跌。”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院长谢太峰教授说,“由于经济形势不容乐观,也打压了人们对未来原油需求的预期,从而造成油价的暴跌。由于美国是全球经济的领头羊,美国经济的低迷和股市的暴跌,必然引发各国对世界经济前景的担忧,从而引起全球股市下挫。”

  “QE3”会来吗?

  分析人士认为,美国中长期的经济结构问题依然存在,实体经济复苏还没有找到未来发展的方向。美国未来只有通过痛苦地削减财政开支,才能摆脱困境,但削减开支至少对短期经济增长会有冲击。

  市场担忧美国启动“QE3”(第三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再度开动“印钞机”。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鲁比尼称,美联储可能会开始第三轮量化宽松。若成真,对于美元贬值及其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无疑是火上浇油。

  对于此次美股暴跌的原因,有分析人士推测其中可能还另有玄机:有可能是在配合美国政府的发债举动,避险需求引起美元强势,同时美国国债价格攀升,国债利率下降,这种效应能促使美国国债顺利发行。

  全球经济会二次探底?

  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7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信用降级击中了“神经”,将损害美国经济的“心智”,预计市场需要时间才能摆脱此举带来的负面影响。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从更长期来看,消费者和企业信心受挫会危及当前本已脆弱的复苏,加剧美国经济可能陷入“二次衰退”的担忧,甚至会与欧洲债务危机交织在一起,威胁世界经济。

  有“末日博士”之称的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鲁比尼警告,近期经济疲软是暂时性的错误观念已经消退,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或面临严重的二次衰退,标普下调美国评级仅会加大这种风险。

  业内人士分析,国际金融市场继续动荡将不可避免,甚至不能排除出现雷曼兄弟倒闭时金融市场剧变的可能。

  美债还是最安全的?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前主席格林斯潘说,股市将延续上周的下跌动能,从历史经验看,市场不太可能很快走出底部。但他仍力挺美国国债,称仍是安全投资。

  投资大师巴菲特说,不能理解标普下调美国评级,他个人愿给美国授予4A评级,他旗下公司持有的400亿美元短期美国国债也不会抛售。

  华盛顿知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巴里·博斯沃思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市场对标普的举动提前进行了消化,所以不会产生太大动荡。降级不会改变美国不会违约这一事实。

  纽约商品交易所资深交易员雷蒙德·卡本说,由于缺乏更好的替代产品,美国国债还将是安全投资产品,不会面临抛售。

  近年来,随着美国债务危机加剧,主要储备货币持续贬值,各国央行都开始增加分散外储投资。去年全年,全球央行近20年来首次成为黄金的净买家。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显示,墨西哥、俄罗斯与泰国在2-3月合计收购121吨黄金储备。分析人士认为,全球经济增长前景不确定性增加,以及发达经济体深陷主权债务危机,是促使各国央行买入黄金、加快外汇储备资产多元化的主要原因,这一进程反过来也可能继续给金价带来支撑。

  野村证券的报告认为,已有迹象显示,避险资金开始流入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瑞典债市,这些国家的债市表现已强于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