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中药飘香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8日 17: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偶染小恙,求诸中医,一番望、闻、问、切之后,大夫开了六剂中药。因急着出差,便买了免煎的中药颗粒。没想到这种药不好化开,冲泡了大量的开水,杯底总留些悬浮的药粉,让我喝了一次又一次,龇牙咧嘴多少回,这药,什么味儿呀!

  应该说医生诊断很准,药也对路,但一路的奔波让我旧疾未除又添新病,回来后只能再去求医。医生把脉后又开了些中药,我想让药房代煎,医生却摇了摇头,他建议我最好把药充分泡透后自行煎服。

  抱着一堆大大小小的药包我犯了愁,我整天忙忙碌碌的,哪有时间和耐心给自己煎药?天呐!我最讨厌煎药时散发的中药味儿,初闻能顶人一跟头,再闻则全身不适,最可怕的是煎药时那种味道会弥漫全屋,甚至侵入你的发丝,直入你的五脏六腑,让你躲无可躲。我时常会有一种错觉,那种怪味儿似病似魔,没病也会给熏出病来。

  怎么办?习惯性地征求母亲的意见。母亲还没听完,就不假思索地说:“快拿回家,妈给你煎,只要我还有一口气,这活儿就不能麻烦别人。”突然后悔不该给母亲打电话,不争气的眼泪一下子模糊了双眼。我都不愿干的事,又怎么能让虚弱多病的母亲为我代劳?我忙说不用不用,我自己能煎好。

  母亲的电话紧接着打回来,话筒里传来焦急的声音:“我现在身体好多了,你不用担心。煎药是个技术活,你没时间也没耐心,这活妈在行,你就放心送来吧,赶紧把病治好要紧。”

  绵绵的母爱让我又忆起了童年,那个有病不吃饭、疼痛掉眼泪的小姑娘曾赚得母亲多少额外的关怀。直到现在,一生病我还会偷偷地掉眼泪,却从不敢在母亲面前。早已为人妻为人母的我,痛定之后终于想明白,孩子的痛会在母亲身上放大十倍甚至百倍!母亲,我年迈多病的母亲,您现在更需要的是我的关心和照顾,我怎么能再让您为我操劳呢?

  当我买了药罐准备回家煎药时,没想到母亲却坐在我家的客厅里,她正嗔怪地看着我,“让妈做点事吧,闲着不好。”我无语凝噎,呆呆地看着母亲把药装好拿走,茶几上留下的是母亲为我带来的一大堆补品。

  午饭后,母亲为我送来了第一副药,她说用蒸馏水泡了半个小时,煎过两遍后才倒出来,让我马上服用,晚睡前再喝一次。

  恭敬不如从命。这时,我脑子里已想不出更多的词,捧起药汤,“咕隆隆”倒进口里。母亲在旁边看着我,我不敢皱眉,装作很轻松地把药咽下去。没想到这药真的不苦了,满口是甜丝丝的草根香,很厚重的感觉。

  晚上独自再喝,还是这道味,与上次中药颗粒那种苦涩味道完全不同。不知是因为煎熬的方式变了,还是因为煎药的人不同了。我想,也许是这药汁里蕴藏着母亲的爱心,味儿自然变浓变甜了。(唐立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