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英拉总理能挺住吗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8日 14:4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英拉所领导的政治力量,为许多权势阶层所不容,这些权势以多种方式拉英拉下水只是迟早的事

  ○军队,一旦与其他集团或机构合作,可轻易令英拉政权出轨

  ○英拉执政后第一条原则便是“忘记他信”,至少不要让外界从她身上看见他信的影子

  新华社特稿(凌朔)泰国王宫宫务处已通知国会,国王普密蓬 阿杜德定于8日下午签署御令,批准英拉 西那瓦出任泰国第28位总理。按计划,国会主席觐见国王接受御令并转交英拉。英拉随后会在为泰党总部举行仪式,正式就职,而后宣布内阁构成。

  英拉就职之日,在一些分析师看来,更多并不意味权势,相反,是挑战。如今的泰国政坛和曾经成为政治斗争舞台的街头,处于一种风雨欲来之前的平静。英拉执政,需应对来自多条战线的叫板。

  战线之权势

  “英拉所领导的政治力量,为许多权势阶层所不容,”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泰国政治分析师迈克尔 蒙特萨诺评论,“这些权势以多种方式拉英拉下水只是迟早的事。”

  在蒙特萨诺看来,反对英拉的“权势”,或不仅仅局限于擅长街头政治的“黄衫军”。反英拉“权势”的本质,是反为泰党,是反为泰党的前身人民力量党以及人民力量党的前身泰爱泰党,乃至于反泰爱泰党的创始人和党魁、英拉的哥哥他信 西那瓦。

  而这一权势,实际上是他信执政时期利益受损的中产及富商阶层。“黄衫军”,只是这一阶层派出斗争的代表,是这一不差钱阶层的“街头政治武器”。

  为泰党赢得7月初国会下议院选举后,“黄衫军”始终寡言少语。但一些政治分析师判断,英拉上台后不久,“黄衫军”会进入筹备期,“黄衫军”背后的势力会不遗余力地给英拉“纠错”,乃至“揪小辫子”。

  战线之司法

  2008年,同属他信阵营的时任总理沙马 顺达卫在上台不到半年时间内便被人抓住了“小辫子”,反对派指控沙马违宪,参加电视台一档娱乐烹饪节目。宪法法院随后支持指控,判沙马立即下台。

  戏剧性的一幕同样发生在沙马的继任者、他信妹夫颂猜 翁沙瓦身上。颂猜出任泰国第26位总理后两个多月,法院一纸判书解散了人民力量党,颂猜自动失去总理职位。

  近5年来,泰国宪法法院、大理院(最高法院)等法院先后解散4个政党,剥夺两位在任总理职务,审理多位总理相关案件,成为2006年政变后泰国政治进程中独特的一股可左右政局的力量。不过,审案结果大多于他信阵营不利。

  眼下,为泰党仍面临贿选等指控,一旦英拉上台,为泰党执政局面打开,相应司法程序或将开启。

  战线之军队

  泰国武装部队虽设有最高司令一职,但按传统,实权掌握在陆军司令手中,非最高司令部、国防部可掌控。就泰国政坛稳定而言,军队立场尤为关键。

  自1932年施行君主立宪制以来,军方发动成功和未遂政变总计18次。2006年推翻他信的军事政变后,陆军司令虽更换多人,但同属相同派系,均为枢密院主席炳 廷素拉暖“麾下弟子”。

  2006年军事政变后,有传言称,时任陆军司令颂提 汶耶拉卡林受炳 廷素拉暖授意发动政变。随后,他信支持者在炳位于曼谷的寓所门前组织大规模示威活动,屡次与军警发生冲突。身为国王首席顾问,年过8旬的炳从未出面否认或澄清。

  “军队,一旦与其他集团或机构合作,可轻易令英拉政权出轨。”泰国朱拉隆功大学著名政治分析师提提南 蓬素迪叻说。

  原则之唯一

  在泰国历史上,同姓族人出任总理是第一次。但英拉要想做到与他信一样,成为历史上唯一一名任满4年任期的民选总理实为不易。

  在提提南看来,英拉在选前可以凭借他信的威望拉选票,但在选后,必须与哥哥划清界限,任何有助于他信结束流亡回国的敏感动作都可能触发政坛格局剧变。

  英拉选前和选后反复强调“和解”一词,强调政治和解、民间和解对于化解泰国历时数年政治危机的重要性。但提提南说,和解是长期缓慢过程,“任何赦免他信罪责的动作都可能剧烈扭转和解成果”。

  许多人认为,英拉执政后第一条原则便是“忘记他信”,至少不要让外界从她身上看见他信的影子。无论他信的功与过,至少他信是眼下泰国民众分裂、政治难调矛盾、军政相互猜疑的关键触点人物。

  分析师蒙特萨诺判断:“英拉十分聪明,不至于作出过早赦免(他信)的决定。为泰党内部的整体思路也十分清晰,不希望(赦免他信的)进程走得过快。”

  而在他信一边,选前可以发微博支持妹妹,帮助妹妹拉选票,但在新政府成立后,任何辅助执政或幕后操控执政的动作都将被视作“玩火”。

  不过,虽然英拉的政治简历还不满百日,但一些分析师认为,政治学出身的她可能拥有外界难以相信的政治才干。“到目前为止还很难判断未来走向,但从她这两个多月来的表现可以看出,她极具城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