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金陵肉包涨价何以惊动市长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8日 08:0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南京金陵饭店快餐公司的“金陵大肉包”最近从3元猛涨至3.5元,此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近日,南京市物价局紧急“约谈”该公司,对此表示关注。而“约谈”背后的深层意蕴,尤其耐人寻味。

  肉包涨价 惊动市长

  “南京有两样日用商品市民关注度很高,一是小菜秧,二是金陵大肉包。”南京市物价局检查分局局长龚平说,“三天不吃青,眼里冒火星”,说的是普通市民对小青菜的喜爱;“金陵大肉包”则颇受白领人士、年轻上班族喜爱,金陵饭店一天外卖几千只。

  因此,7月18日金陵大肉包涨价后,南京市“12358”物价热线立即接到许多市民举报:大肉包子又涨价了,你们管不管?

  “金陵大肉包”涨价,经媒体披露后引起了政府高层关注。南京市长季建业在上半年经济工作会议上分析物价时就提到金陵大肉包涨价,要求物价部门、工商部门“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随即,南京市物价局检查分局会同鼓楼区物价局对金陵大肉包涨价进行调研。市物价局巡视员孙晓红随后约谈金陵快餐公司孙经理,希望该公司“能够在不影响正常经营的情况下,让利于民,适当回调销售价格,维护正常的价格秩序”。而孙经理却出具成本报价:当前肉价上涨,各项费用上升,大肉包核算成本为3.22元―只,每只只赚了0.28元。并表态:目前不做下调考虑,今后会审慎涨价。

  市民不解 物价无奈

  “一只包子才赚0.28元,怎么可能?”在金陵快餐外卖窗口,几位市民听到记者介绍,纷纷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在南京,社区、菜场的肉包一般只卖1.5元,超市也只不过卖1.8―2元,口味相当不错的老字号“绿柳居”也才卖2.5元一只。“‘金陵大肉包’就那么桌面大的窗口,几个人卖包子,成本怎会比人家高那么多?”

  下转A5版

  上接A1版 虽然市民也认为,金陵大肉包确实比较好吃,汁鲜、面皮白。因而虽然每一只涨了0.5元钱,其外卖窗口依然常常排了一溜人。

  记者电话约金陵快餐公司负责人采访,被婉言谢绝。有关人士甚至对物价部门做法颇不以为然:“肉包子是市场放开的商品,涨价是企业的自主行为,物价部门无权干涉嘛!”

  而物价部门表示:涨价虽是企业个体行为,但“金陵大肉包”影响很大。这样的敏感商品、龙头企业带头涨价,对物价上涨会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他们担心“大肉包”引发连锁反应,诱发市场面点类商品跟风涨价。

  “其实,企业消化成本的途径很多,比如加强管理、薄利多销,尤其是龙头企业,当前更应注重社会责任和品牌效应,在‘稳价’上带好头。”龚平举例说,作为物价主管部门,今年上半年他们同样约谈了家乐福、苏果企业。这两家积极响应政府号召,其中,苏果大部分面点价格回调了50%,博得消费者好评。

  面点,是苏果的“引子商品”,面点降价带动了超市普通日用品的销售。对金陵饭店来说,“大肉包”是否如此?

  “约谈”暂画句号 博弈却在继续

  “物价局没输,金陵快餐也没赢”―――关注这场“约谈风波”的南大商学院教授、物价问题专家郑丽勇说,物价部门展示了政府稳价的决心,而金陵快餐公司在当前物价高企的关口带头涨价,与政府部门博弈赢了“面子”,而在百姓中的形象肯定也没有“加分”。

  受通胀影响,南京市物价局2010年度行风评议位居全市“倒数”,市民抱怨:“油价你们管不了,房价你们管不了,馒头包子涨价你们也管不了?”然而事实却是,稳定物价,地方物价部门能够调控的资源和手段极其有限。而南京市物价局没有退缩,今年以来想尽办法稳定物价,“约谈”就是办法之一。

  “‘约谈’是新形势下的引导手段”,孙晓红说,“稳定物价,我们既有调控和市场两手,也可利用政府影响力宣传、劝说、引导企业承担责任,放眼长远――既具人文情怀,也符合商业伦理。但约谈是一种沟通方式,方式很温和,没有强制性,因此,不是行政干预,更谈不上干涉企业定价自主权。”

  郑丽勇认为,约谈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物价引导手段。去年以来,凡是国家发改委约谈过的企业,多数表态暂不涨价。约谈的效果还是有的,但也不能夸大约谈对抑制通胀的作用。因为,我国98%的商品由“市场调节”,其中约谈商品的种类、数量微乎其微,被约谈企业也不可能永远不涨价。“物价的决定因素还是货币供应和市场需求――从根本上解决流动性过剩、输入性通胀以及宏观经济问题,才是稳控物价的治本之策。”

  本报记者 顾巍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