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新闻周刊]本周视点:调查,担起责任(20110806)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6日 23:0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240999289d4f446a7602b29cebdc9cad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任何一个突发的公共事件发生之后,如何调查,如何问责,就变得非常重要。比如7·23甬温线特大铁路交通事故发生后,国务院就成立了调查组,并允诺争取9月中旬时给大家一个交代。是的,发生了事故和事件,公众希望了解真相,但调查的过程必须公开、透明、公正。如果能这样,我们就可以等。明天,也就是本周日,是渤海溢油事件发生后,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要求康菲公司完成海底油污清理工作的最后期限。可从目前状况看,渤海溢油事件,清污困难巨大,进展缓慢,相关海域仍有油花溢出。但一直怀疑因溢油而导致的河北乐亭水产养殖户扇贝大面积死亡的事件,却被检测结果告知,乐亭油污与渤海溢油无关,于是,乐亭的水产养殖户突然发现,维权又回到了起点。究竟谁该承担调查的责任,谁又该被问责?今天《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调查的学问。

  短片一:难寻的真相

  现场 字幕:2011年8月河北省乐亭县扇贝养殖区

  记者:您养了多少这个扇贝?

  河北省乐亭县扇贝养殖户 张来福 :15万笼吧。

  记者:损失大不大?

  损失大,严重了。

  记者:大概损失多少?

  损失,现在能剩一万多个(笼)吧。

  河北省乐亭县水产养殖协会会长 杨基珍

  大部分都死了,按照这个情况,乐亭的(扇贝)养殖业面临着绝产绝收。

  解说:隶属于河北省唐山市的水产养殖大县乐亭,最近一个多月来被一种悲观焦虑的气氛笼罩,从6月中旬开始,众多养殖户们发现,他们投入巨大代价养殖的扇贝,突然开始大面积死亡。

  电话采访,河北省乐亭县水产养殖户 张玉田:截至现在,扇贝低的损失在50%,高的在98%,这个(损失)98%的户,他是养了12000笼,看了看剩了一百多笼,到最后没办法了,他就把这一百多笼给别人了,给倒掉了,已经不养了,放弃了。

  河北省乐亭县水产养殖协会会长 杨基珍 (全县)损失,得需要3个亿。

  解说:乐亭当地开展水产养殖已有十几年的历史,出现这样大规模的扇贝死亡事件,还是头一回。以往影响扇贝生长的,主要是赤潮,但是今年乐亭一带并没有监测到大规模赤潮。渔民们于是把怀疑的目光 投向了海里和沙滩上的片片油污。

  《新华视点》:(记者与养殖户在海滩上)这些东西就是石油污染物,黑的全是,这些黑的全是。这个是什么时候发现有这些黑色的东西?我们刚发现扇贝苗不长,造成死亡,由养殖户葛永清6月19日提供线索,找着了固体物。这就是石油固体物,油和沙子混合的。

  解说:7月5日国家海洋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中海油和美国康菲公司合作开发的蓬莱油田,在6月份发生两起溢油事件,当时已经导致840平方公里海面受到严重污染,海水变为劣四类。乐亭的渔民们这才开始将自家扇贝的死亡 跟漏油联想起来。

  电话采访 河北省乐亭县水产养殖协会会长 杨基珍:都是原油颗粒,大的固体物就像鸡蛋那么大。一块一块的,黑的。它不在海面上漂着,它是落在海底下,都落在扇贝笼子上了,给扇贝的苗造成不长,造成大面积死亡。

  解说:从6月下旬,乐亭的养殖户们就开始向当地的海监、水产、环保等部门反映,但直到7月28日,隶属于国家海洋局的河北省海洋环境监测中心,才第一次对乐亭沿海的油污采了样。化验的结果是,这些油,不是原油,而是燃料油。

  国家海洋局北海环境检测中心 研究员 孙培艳:咱们国家的标准是我们编的,《国家海面溢油鉴别规范》,我们按照那个标准来去做鉴定,我们现在鉴定出来,它是属于中到重的燃料油。

  解说:众所周知,蓬莱油田溢出的是原油而不是燃料油,国家海洋局的这个鉴定结论就等于排除了中海油和康菲公司在乐亭事件中的责任。尽管这个鉴定结论来自中国最权威的部门, 但在本周公布后,却没有赢得乐亭当地养殖户们的信服。

  电话采访,河北省乐亭县水产养殖户 张玉田:他取的样我们不认可,你通过谁取的样?你从你油箱里放的油化验我们也认可吗?

  解说:养殖户们不服海洋局的鉴定,却也找不到别的权威部门来重新鉴定。血本无归,又找不到肇事方,情急之下,他们威胁要起诉中海油和康菲公司。随着事态影响扩大,本周四,农业部派出的专家组赶到乐亭,对扇贝、海水等进行了采样,要搞清楚扇贝到底是为何而死。

  河北省乐亭县水产中心主任 吴树群:希望有关部门,权威部门对这个事拿出结论,如果是病害、自然原因的,我们以后在这个事上多加注意。如果是污染造成的,造成污染源的部门,应当承担一些责任,对群众有个说法。

  解说:扇贝是不是被油污弄死的,不知道;就算死于油污,肇事的油是来自蓬莱油田还是什么过往船只,也不知道。乐亭的养殖户们现在只知道,扇贝快死光了,更值钱的海参也开始大面积死亡了。按照我国海洋环境保护法的规定,环保部和国家海洋局共同负责海洋环境保护。他们应该负责查清污染源,但,时至今日,乐亭沿岸的油污到底来自哪里,两部门都还没有表态。

  字幕:2011年8月7日本周日,是国家海洋局为康菲公司划定的最后时限,在此之前,必须完成海底油污清理工作。还有不到两个小时……

  白岩松: 乐亭养殖户的扇贝大面积死亡一事,现在看起来,调查、维权、问责前景模糊,让人无法乐观。而同时发生在上海八个月前的那场大火灾,则有了一审判决,这个判决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导火索的制造者,两名无证电焊工被轻判,一个人缓刑,另一个人则免于刑事处罚。据律师透露,他们目前已踏上了回乡之路。而与此相对应的是,导火索背后深层的原因,则被更重的追究。26名被告中,官位最高的刑责最重,是原上海静安区建交委主任高伟忠,被判有期徒刑16年。庭审中,还原了静安区教师公寓三千万节能改造工程的立项、招标、施工、监管等多个环节步步违规,这个公审与真相的公正和最后的追责,是源于国务院调查组的一份报告。

  乐亭养殖户的扇贝大面积死亡一事,现在看起来,调查、维权、问责前景模糊,让人无法乐观。而同时发生在上海八个月前的那场大火灾,则有了一审判决,这个判决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导火索的制造者,两名无证电焊工被轻判,一个人缓刑,另一个人则免于刑事处罚。据律师透露,他们目前已踏上了回乡之路。而与此相对应的是,导火索背后深层的原因,则被更重的追究。26名被告中,官位最高的刑责最重,是原上海静安区建交委主任高伟忠,被判有期徒刑16年。庭审中,还原了静安区教师公寓三千万节能改造工程的立项、招标、施工、监管等多个环节步步违规,这个公审与最后的追责,是源于国务院调查组的一份报告。

  上海大火 不只是追责

  字幕:2011年8月2日

  审判长:被告人高伟忠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10个月,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

  解说:在八个多月的等待之后,上海11·15特大火灾在本周进行了一审宣判。在长长的刑事处罚名单中,我们也第一次知道了两名涉案电焊工的名字--吴国略、王永亮。而他们作为事故的直接肇事者,"缓刑和免刑"的判决令很多人略感意外。去年11月16号,就在火灾发生第二天,公安部门首批刑拘的4名犯罪嫌疑人中,吴国略和王永亮就在其列。

  字幕:2010年11月17日 新闻发布会

  程九龙 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经我们公安消防部门连夜侦查,火灾发生时有人在10楼现场违规实施电焊施工,导致溅落的火星点燃脚手架上的尼龙网、竹排等可燃材料而引发大火。目前,我们公安机关已对有关的涉案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

  电焊工吴国略辩护律师 上海市静安区人大代表 斯伟江:应该是所期望的上上签吧,觉得这种可能性相当小。因为检察院公诉人的求刑要求判三年以上七年以下。通过这么多时间的调查,还原真相之后,法院的判决认为是多因一果,有管理不善,层层转包,有监管不力,有施工材料的问题,也有消防材料不到位等等等等,他们无非是最后踩了这个地雷。

  解说:事实上大火发生时,王永亮从河南老家来到上海当电焊小工刚刚二十多天。而上海大火终会是吴国略和王永亮终生难忘的记忆,从看守所出来的他们已经踏上了返乡之路。

  电焊工吴国略辩护律师 上海市静安区人大代表 斯伟江:这些小工一天才赚几十块钱,然后做一天算一天,没有任何其他福利保障,而且确实没人跟他们说过这个东西,旁边是易燃易爆的。现在他们都回家了,都待在家里,因为还在上诉期嘛。我想他们再也不会做电焊。

  解说:在上海大火事故调查之初,当肇事电焊工被刑拘的消息传出之时,就曾有人担心,事故是否会归咎"无证电焊工"?调查是否会仅止于此?事实上,这场吞噬58条人命的特大火灾事故发生当晚,国务院事故调查组就宣布成立。而在近半年的调查之后,在今年6月首度向社会公布了事故处理意见。上海11·15特大火灾行政问责、司法审理就此开始,相关责任人多达54人,28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静安区长被撤职,而其余26人则在6月底被移交司法机关,至本周的一审宣判,全过程仅1个多月可谓迅速。受灾居民在国务院调查组处理意见公布之后,也终于等到了由静安建总出具的赔偿方案。

  电焊工吴国略辩护律师 上海市静安区人大代表 斯伟江:赔偿这个事情,作为人大代表我曾经问责过政府的,他们也派人给我解释说,中间很多技术问题,但是最关键还是在等国务院的报告。你比如说行政处分,这些你放在国务院报告之后等待这个是应该的,因为它是行政一条线的,但是司法这一块是不应该等国务院的报告,因为按照我们国家宪法也好,法官法也好,它是应该独立于政府行政机构的,你应该根据你自己刑事法规定的过程你就往前走。

  解说:在一审宣判前持续一周的公开审理中,包括法院特邀监督员、媒体记者、社会公众等,共1600余人次参与了旁听,其中就有胶州路728号失火大楼的居民。

  上海11·15大火受灾居民 傅耀伟:

  我们肯定希望了解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因为我们了解的话只能通过它的举证、在法庭公开审理过程当中了解的。他举证的那一部分东西也不是全部的材料,所以我们只是了解了其中一部分。

  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刘品新:任何事件发生以后,多数人可能更多的关注有没有抓相关的渎职的人员,还有判的刑重还是比较轻,/但是程序是每一个人的权利保障,在我们法律上有一句话就是,正义是不会轻易的到达的,它只能以看得见的方式到达。

  解说:上海大火的公审和一审宣判,让事故背后层层的违法链条、错综的利益网渐渐明晰,但是居民们依然有他们未解的困惑。本周,在上海寸土寸金的繁华地段,胶州路728号失火大楼依然如一块黑色伤疤静静伫立。而被临时安置在宾馆的居民们,除了希望知道庭审外更多真相,他们也在就房屋和财产赔偿进行着极为艰难的谈判,渴望尽快进入新的生活。

  白岩松:在今年初一个公开的场合,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在谈到这次火灾时曾说过,电焊工当然有他的责任,但是他也没执照,他也不懂,你说他有多少责任,我不知道最后法院怎么判,我个人看,主要责任不在他。而在本周的公审中,公诉机关多次强调,这一案件为多因一果的案件,电焊工只是这个链条上最后爆发的一环。面对这样一个看法,或许我们该看到调查的认真与准确,才是电焊工最后被轻判的重要原因。因为它调查出了背后真正的、也是更大的责任,但是我们每一个调查都能做到这一点吗?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该做些什么?

  短片三:逼近真相

  市民:那天那雨下得特别大,这水老深了没膝盖了。

  市民:这一刮风,电线跑水里去了,电死了好几个小孩,当时电死仨。

  解说:这是天津河北区的一个露天游泳池,因为票价便宜吸引了很多周围务工者的孩子。7月14日暴雨来袭,狂风刮掉了泳池上方的遮阳蓬,遮阳篷打断了高压线,高压线划入水中。

  市民:有两个人往岸上走,结果被电打翻,然后就晕了,直接漂在水里。

  市民:孩子24小时后苏醒,但是当天发生了什么已经完全不记得了,现在说的话5分钟之前的也忘。事故现场封锁了,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解说:电击之后,15岁的吴楠无法回忆当时的情景,家属和天津市民也渴望了解真相,但相关部门的沉默导致流言四起,直到8天后的7月22日河北区安监局才向死者家属通报。

  时事评论员 盛大林: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像这种重大事故的信息应该及时公开,及时就是说在很短的时间内。这个事情在第八天才公布,显然不算及时。

  解说:这份调查报告,将这场导致三死多伤的电击事故,定性为自然灾害引发的非正常死亡,属于不可抗力造成。8月1日,事故定性又改为"突发事故",而且没有任何解释。

  时事评论员 盛大林:他们对事故的定性过于随意,随意变化的这种态度,也是太草率不够郑重。事故的调查认定一般都是主要是查这个事故发生过程中有没有人为的责任,也就是说我们关键是在意外事故和责任事故之间做出选择,你不能有其他的说法,什么自然灾害、突发事故,这种说法本身就不存在。

  上海大火幸存居民 傅耀伟:作为我们受灾的一方来说,我们肯定希望了解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个事情一个真相也应该让我们知道。我是这样想,我们作为受害者也好,作为社会公民也好,我们有这个权利知道这个事情的真相。

  解说:作为受害者,傅耀伟旁听了三天的庭审,关于这场彻底改变他生活的事故细节的了解,也几乎都来自于这三天。此前的八个多月,只有一些碎片和通稿。

  上海大火幸存居民 傅耀伟:我们到现在还有这样一个疑惑,就是说到底这个国务院调查报告,能不能给我们看,我们看到的是不是它的全文之作,我们觉得也无从去考证。

  解说:事故处理决定在6月公布之后,受灾居民代表提出能否查阅事故处理的依据-即《事故调查报告》和《事故调查处理意见的请示》,因为这也是日后诉讼和赔偿的起点,当时静安区表示会向善后小组汇报这一要求,但随后就没了下文。

  人大法学院 刘品新:民众的这种诉求毫无疑问是合理的,关于事故调查报告应当向社会公开的,《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三十四条明确规定。更重要的是因为我们现在有《信息公开条例》。

  解说:法学专家所提到的两个条例,一方面由于位阶太低,一方面由于缺乏惩罚性条款,常常处于尴尬的境地。作为对现实问题的回应,中办和国办在这一周特别下发了《关于深化政务公开加强政府服务的意见》。

  画面:胶州路报摊头版-中办通知

  上海大火幸存居民 张国林:我们要求细节公开。不是前天中共中央发了文,群体性的灾难事情必须要信息公开,我们就利用这个公告,希望要求市委市府,把一切关于115火灾的信息全部公开。

  字幕:8月3日 全国安全生产视频会议

  723国务院调查组组长 骆琳:铁路事故的调查组已经展开了一周多的工作,王则席同志带队,各个方面都加大工作力量,给遇难者家属和受伤人员一个真诚负责任的交代,给人民群众一个真诚负责任的交代。

  解说:《如何给人民一个真诚负责的交代?》这不仅仅是一篇评论的标题,更是一系列公共事件的追问。调查组成员如何构成?调查过程如何实现"科学、严谨、依法和实事求是"?调查细节能否及时全面公开?所有这些问题,都需要真诚负责的回答。

  人大法学院 刘品新:事实真相很重要,但是事实真相怎么样到达,它的路径,它以什么方式到达我们每个人的门口,在某种意义上也是非常重要的。

  白岩松:话题还是该回到乐亭养殖户最近的迷茫和困惑上,让他们拿出证据来证明扇贝死亡与渤海溢油有关或无关,这有点强人所难。但调查部门如何有公信力的让养殖户相信这检测结果是可信的,却是另一门学问。现在和将来,我们会越发用挑剔的眼光看调查和调查的结果。一个好的调查,不仅要调查出陈述的真相,还能让我们都相信,这的确就是真相。只有都这样了,我们的安全感才能慢慢地建立。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