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中国文化报:当代“齐人”会脸红吗?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5日 19:4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网 高 昌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高 昌

  针对某些中国作者用贿赂“敲诺奖的大门”的传闻,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马悦然8月2日在《北京青年报》回应说:他的确每月都收到来自中国的信,而“信的内容,不外乎是要我帮助他们,当然与诺奖有关”。其中甚至有“一位山东的文化干部”,“说他本人很阔,奖金我可以留下,名誉归他。每封信中都有书画作品赠我,我当然把这些退还。我给他回信,请不要再来打扰,甚至让瑞典学院管理邮件的人员将此人的信件退回,今年春天发现,他开始给瑞典学院诺贝尔奖小组主席写信了!”马悦然没有在报上点出那位文化干部的名字,但不知那位文化干部自己会不会脸红?

  亚里士多德说: “一个人的尊严并非在获得荣誉时,而在于本身真正值得这荣誉。”是的,实至名归的荣誉,让人更有尊严。而以人格尊严为代价来企图获取荣誉的行为,则使自己的形象更猥琐,更可笑。孟子曾为我们勾画过内心卑劣、外表却趾高气扬的一个“齐人”的形象。那位“齐人”为了在妻妾面前摆阔气,自吹每天都有达官贵人宴请他,实际上却是每天都在墓地里乞讨。妻妾发现了他的秘密后很伤心,而他却还在妻妾面前得意洋洋地大吹大擂。孟子讽刺的是当年那些抛弃人格尊严去乞求升官发财的人。可是我们在今天这位“山东的文化干部”身上,不是又看到了那位古代“齐人”的影子吗?对荣誉的追求本身也不能说有什么错,但获取荣誉的手段要凭自己真实的水平,要凭作品说话,而不是通过这种乞求式的死乞白赖的手段去追求。否则,只会自取其辱。

  马悦然先生披露这位“文化干部”等人的跑奖行径,一方面显示了自己对文学奖评委工作的认真和不妥协,另一方面也是对那种抱着不切实际幻梦的当代“齐人”们的警示和劝诫。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一个作家写出了好作品,即使没有获过什么奖赏,人们照样会记住他,尊敬他。比如前几天刚度过百岁生日的作家杨绛先生就是一个例子。尽管并没有什么特别隆重的官方庆寿活动,先生自己也仍然继续着那种自然朴素的低调生活,但很多人在网络和报刊上表达着对她的真诚的敬意。人们尊重她的文学创造成果,更尊重她的尊严而美好的精神境界。《干校六记》、《我们仨》、《洗澡》等作品都没获过什么时髦的“大奖”,可是她笔下那些质朴机智的文字,却彷佛有着神奇的魔力,能够缓缓推开一扇扇陌生读者的心扉。

  杨绛先生的淡泊,与那些跑奖闹奖的当代“齐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文学需要尊严,奖项需要尊严,作家需要尊严,灵魂更需要尊严。“尊严就是你走在任何地方,都被当做一个人物而不是一个东西来看待。”这是另一位没有获过什么奖的作家王小波说的,希望那些当代“齐人”们能够听得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