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意超杯主办方携黄牛坑球迷 千名记者苦等采访证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5日 08: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扬子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国米球星斯内德给球迷签名。

  8月6日,“米兰德比”首次离开意大利,中国的球迷不出国门就能亲眼目睹世界上最顶级的对决。然而随着比赛时间的临近,特别是本报记者抵达北京采访才发现,球迷眼中的顶级对决只是浮云。在中国主办方看来,这只是一场充满商机的比赛。于是,在球票上“做文章”,记者采访像“踢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

  奇迹“消失”的低价票重出“江湖”

  根据超级杯主办方公布的信息,本次超级杯赛对外销售的门票类别从最低199元一张到最高3999元一张不等。主办方从7月6日开始售票,但细心的球迷发现,从售票刚一开始,1099元以下的球票就已经全部显示售罄,而到前两天,官网上已经只剩下1999元、2999元和3999元三档的高价球票了,对此主办方解释说,一方面是把一部分球票预售了,另一方面是为了给意大利球迷留票。

  然而就在昨天,意外的“惊喜”出现了:低档球票中价格最高的899元的球票重出“江湖”。昨天下午,记者打通超级杯售票咨询电话后意外获悉,低档球票中价格最高的899元的门票,居然又公开对外销售。而在之前,一位广西赶到北京的球迷在接受采访时却称,他原先在网上预订了699元的门票,但出票时通知他只剩1099元的门票,最终他是多交了400元才拿到该票。

  调查

  主办方携手黄牛炒高票价?

  意大利超级杯球票真的如此热销?既然普通球迷很少买到低价门票,那么这些低价门票到底到哪里去了?在北京工体周围,不少黄牛党在这个时候表现得很活跃,不过在他们手中兜售的依然是中档票居多,甚至他们还反复追着路人询问有没有低价票出售。

  在淘宝网等网站上,正在出售意大利超级杯门票的商家很多。搜索“意大利超级杯”就可以找到1000多个商品,而令人惊讶的是这些网店中出售的门票不少就是之前在市面上消失的低价票。但门票价格都已被炒高,例如,299元的门票标价600元,399元的门票标价700元。

  “这些在网上卖票的也都是黄牛,现在他们与时俱进了,都改网上交易了,”该业内人士表示,“黄牛将低价票炒高,会有利于主办方高价票的出售。但这次的标价实在是太过分了,票价就跟世界杯冠亚军决赛的价格差不多了,南非世界杯决赛的票价是600美元,现在意大利超级杯最高标到3999元,这就是在扼杀中国体育事业,是掠夺!”

  据悉,在主办方定球票价格时,他们只知道联赛冠军是AC米兰,并不知道国米能夺得意大利杯冠军,因此没有预计到会有米兰德比出现,否则他们很有可能当时就定下高价。但封存低价票真的就能促进高价票的销售吗?该业内人士认为只要广大球迷再等一等,低价票一定会在未来两天出现,“球赛捂票就和房地产捂盘一样,是一种销售策略,但又不一样,房子6号卖不掉,7号接着卖,但球票如果6号卖不掉,7号就变成一张废纸了。因此只要广大球迷都抵制高价票,到比赛前夕,低价票就会出来,据我分析,目前至少压了20000张票在主办方和票贩子手里,这些票很有可能会最终砸在他们手里。”

  混乱

  千名记者苦等采访证

  由于本次超级杯比赛是在米兰双雄之间举行,因此本场比赛不仅吸引了众多境外媒体前来采访,众多国内媒体记者也纷纷报名,报名总人数差不多近千人。

  不过,据记者了解到,或许是为了争取最大的商业利益,主办方在拥有8万座的鸟巢内能够开辟的记者席有限,很可能众多报名的媒体记者将无缘现场采访。截至昨天,主办方都未向报名记者发放证件。这样的局面让不少记者感到为难:“因为无法确定是否有证,我们为了避免白跑一趟,现在根本无法确定行程。虽然对方不发证,却每天都往大家的邮箱里发一些与比赛有关的商业性稿件要求刊登,真不知道对方怎么想的。”

  随着米兰双雄两支球队纷纷抵达北京,主办方采取了一个所谓全新的方式,每天给记者发一个证,采访当天的活动,而且不是所有媒体都有,没有证的记者只好在外围等候组委会的临时通知。然而最让记者不解的是,真正出现在训练场和新闻发布会现场的大多都不是记者。经询问,原来这些都是与工作人员有关系的球迷。为此,现场很多媒体的记者都与主办方的工作人员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但主办方依然我行我素,不顾记者们的投诉。

  更值得一提的是主办方组织的混乱。这两天AC米兰和国际米兰都开设了公开训练,前往观看的球迷手上拿的居然都是媒体观摩票。一位球迷告诉记者,“这票是从球迷论坛里弄的,我也很奇怪上面怎么印着媒体,呵呵,我们可不是什么媒体。”球迷拿着媒体票,可大部分真正的媒体却因为没票没证而无法进行正常采访。

  黄启元 (本报北京专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