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美评级机构吹"黑哨"坑了投资者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5日 08: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持续数月的美国债务上限危机和政府违约风险,终于在8月2日违约大限的这一天画上了句号。

  虽然美国暂时避开了违约风险,但市场对美国经济前景仍显悲观。反常的是,美国三大国际评级机构中的两家――惠誉公司和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仍坚持维持美国的3A主权信用评级不变,另一家标准普尔只给予“口头警告”。专家指出,正是由于国际评级机构不能客观揭示美国国家信用风险,从而成为美债危机的助推者。

  实施双重标准遭到质疑

  “政府作为债务发行主体进入市场融资,需要评级机构对它的债务风险进行评级。” 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总裁关建中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自1949年穆迪给予美国政府AAA等级以来,这一信用等级就从未有过变化,正是这样一个最高信用级别使美国可以很容易借到钱。

  高负债、高赤字对于美国经济来说由来已久,且问题日积月累,早已十分严重。根据白宫的统计,自1970年以来,美国联邦政府除了从1998财年到2001财年连续出现财政盈余外,其他年份都是赤字高悬。

  1985年美国由债权国变为债务国,随后又沦为净债务国,债务规模越来越大,偿债能力日益下降。但评级机构并未向投资人及时披露美国信用风险变动情况,依然维持其最高的信用等级,这种错误评级信息引导全球资本流向美国,为美国政府增加负债提供了条件。

  不仅如此,三大评级机构对美国资产相当宽容,对其它国家却很严厉。就在上个月,三大评级机构不顾欧盟对希腊等国债务危机所做出的努力,下调欧元区一些国家的主权信用评级或银行信用评级,造成市场恐慌情绪,欧洲股市和欧元随之剧烈震荡,使得欧盟各国对三大评级机构的信誉产生严重质疑。中国企业同样未能幸免,穆迪近日对几十家中国在港上市公司做出投资“高危”评级报告,共有61家中资企业被亮“红灯”。

  竟给美次贷机构最高分

  近年来,三大评级机构不公正、不客观的评级以及对国际市场的多次失语甚至误判,让人大跌眼镜。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三大评级机构无一发出预警。2008年,三大评级机构将引发国际金融危机的美国次贷机构的信用等级评为最高级,他们不仅没有对市场风险提出警告,反而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恶劣效果。

  “信用评级就像足球裁判一样,最令人担心的不是吹错哨,而是吹黑哨。”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从金融危机以后,国际评级机构就逐渐被拉下“神坛”。在金融危机中,评级机构对一些衍生品的评级误判,其中暴露出来的道德风险比业务能力问题更值得深思。

  此前,在美国两党还在为美债上限问题争论不休之时,评级机构中仅有标准普尔将美国AAA信用评级前景由稳定降至负面,但同时也不忘确认美国AAA的级别不变。

  实质上,标准普尔仅是“口头警告”美国,下调评级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很大程度上,标普警告的目的在于维护其已饱受外界质疑的所谓“公正性”。

  著名经济评论员叶檀在回答本报记者提问时也坦言,美评级机构信用危机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从次贷危机以来,由于信用评级机构不作为或者有渎职的嫌疑,导致次贷危机大爆发;另一方面,从欧债危机发生以来,基本上每次信用评级机构都给欧债危机火上浇油。现在,除了美国之外,一些经济体都对现在的评级机构信用产生巨大的质疑。

  叶檀表示,评级有出入是正常的,但是颠倒黑白就变成异常了。

  评级有可能引发美元信用危机

  尽管在美国国会通过债务上限议案后,国际金融市场出现一定程度的反弹,但是这并没有消除投资者对美国经济前景和政策走向的深刻担忧。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沈骥如表示,美国只是“举新债还旧债”,造成美国巨额债务的根本原因并没有根除。如果美国为削减赤字,推行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就意味着它要开动“印钞机”,相当于将债务危机转嫁到中国等新兴国家,迫使所有债权国替它埋单,造成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国家金融市场紊乱。

  对此,复旦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孙立坚表示认同。他对记者表示,美国提高债务上限只是暂时性地解决了问题,避免了违约的风险,根本性的问题并没有解决。有可能引发全球金融危机的,是美元的信任危机。如果美国政府采取负责任的政策,使实体经济复苏,市场对美国的国家实力依然有信心,那么美元的地位还是巩固的。一旦美元遭遇信用危机,而现在又找不到其他的替代货币,就会出现货币锚缺失。

  孙立坚分析,美元失去信用,市场力量大肆做空美元资产,大量减持美国国债,美股继续下跌,美元支持的大宗商品也一路疲软,这就像当年金本位制的崩溃一样,会引发经济的大衰落。孙立坚表示,一旦美国国债信用丧失,市场减持的一个后果可能是,资金流向大宗商品市场、流向中国的压力会变大,从而推高中国国内的通货膨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