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田二少”向总理请缨调查温州动车事故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4日 17:2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第十一届全国人大港区代表、曾担任六年香港九广铁路公司主席的田北辰近日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他已于8月1日向总理温家宝寄出信函,主动请缨参加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的独立调查组。

  冀分享香港铁路管理经验

  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后,除追悼遇难者外,曾担任六年九广铁路主席的田北辰,觉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多。他希望可以与铁道部分享香港经验,“令铁道部迈向国际”。他告诉本报记者,在给温家宝总理的信函中,他建议扩大调查范围,除了查明事故真相、追究责任以及将来如何防范外,报告中还应形成统一的应对和善后机制。

  “我担任九铁主席期间,上了头版好多次。”他自嘲说,由于他在任期间,九铁新增四条新线路,“事故好多、无日不止,新线落成后有混乱、挤塞和延迟,但从来没有人员的死伤。”他说,“因为香港的价值是人的安全重于一切,我们情愿因为混乱被人唾骂,也不愿意死一个人。事故发生后,不查清楚决不通车。”

  “国际准则是救人第一、调查第二,最后才是通车。”他认为,内地与香港最大的分别是“软实力”,是管理文化的分歧。例如,通报系统,失踪和死亡人数,“家属一定非常着急,至少谁买了车票可以公布。”

  以香港九铁和铁道部有交接的粤港直通车为例,他说,每天都有8~10班车从香港进入罗湖,如果火车在香港出现事故,由于九铁与公车公司有应急合约,可将乘客迅速疏导接走,但一旦过了深圳河,疏散人群需要相当长时间,救援与支援都无法第一时间到位。

  “过了深圳,乘客对服务的期望要求都降低了。”他认为同一条线路应该有相同的服务水准。去年底造价近700亿港元的广深港高铁香港段已经上马动工,“香港高铁段将于2015年通车,我们不想见到香港区和以外有很大差别。”他说。

  自称对铁道部“认识不深”,田北辰介绍说,香港的九铁也是政府全资公司,但引入像他这类的专业人士加入运营,董事局除了一两位政府官员外,其他包括工程师、审计师和行政总裁都是外聘专业人士,以提升透明度,并带来新的看法和改变。

  从挫折中学会谦卑

  敢言敢做的田北辰来自香港名门望族。田家祖籍上海,父亲田元灏是香港纺织业巨头、万泰制衣创始人,号称“一代裤王”。兄长田北俊,是中国政协第十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现为香港旅游发展局主席、香港立法会议员。

  现年61岁的田北辰被人称为“田二少”,他则更喜欢“阿田”的昵称。在个人网站上他介绍说,父母给他取的名字颇有含义:“北”代表北方,北望祖国之意;“辰”则喻意有方向、有目标、有信念。

  在家族教育影响下,取得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和美国康奈尔电子工程学士的田北辰,在担任美国纽约梅西百货采购员四年后,1979年回港创立纵横二千集团并担任主席至今。

  离开香港到海外留学的田北辰并非一帆风顺,但在这过程中了解自己和世界,从“汪洋中的一条小鱼”,到成为“池中大鱼”。

  田北辰曾被哈佛拒之门外,但在主动与校方沟通寻求解释后,他最终获得了再次面试和入读的机会。这一经历让他深信谋事成事都在人,并产生了强烈的自信心,“只要我愿意,什么都可能。”

  随之而来的失败让“心高气傲”的他醒悟了。1997年亚洲金融海啸爆发后,G2000的生意一落千丈,几个月内收入下跌近四成。G2000成了当时香港首家裁员降薪的企业,当时一度激起民愤和舆论的抨击。

  一度坚信只靠自己的“富二代”决定放下身段接受亲友帮助。如今,G2000经营壮大特别是成功打入内地这一庞大市场,并在全球拥有700多家分店。

  扫街三日为从政

  经历了商界的起落后,田北辰开始投身政界担任多项公职。其中,2001~2007年间他担任香港九广铁路公司主席,其间还担任语文教育及研究常务委员会主席,推动在香港学校使用普通话教授中文科。

  但从政之路也非一帆风顺。田北辰2008年加入香港自由党参选立法会选举落败。2010年底他退出自由党,联合特区保安局前局长、香港立法会现议员叶刘淑仪等,创立新民党,担任副主席,曾发起香港市民签名参加解放军服役的活动。

  在香港从政需要切实了解民间疾苦。今年初,“田二少”再次放下身段,参加香港电台《穷富翁大作战》真人秀节目。从住豪宅、坐靓车、品红酒的上流生活脱离出来,亲身体验三日清洁工人的真实穷人生活――睡15平方尺(约1.5平方米)的“豪华板间房”、坐通宵巴士上班、每日膳食费50港元。

  短短三日、时薪25港元的湾仔街区扫街工作,让田北辰感慨颇多。这是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世界,他在节目中多次感叹:香港居然还有这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