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美债收官 全球通胀压力未减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4日 07: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持续两个多月的美债闹剧终于告一段落,美国民共两党在最后时刻达成了提高债务上限的方案。舆论认为,“成功”避开债务违约的美国政府又可以以“法律”为准绳,继续为经济复苏兜售美债。由此,美国或将进一步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弱势美元将成定局。已然飞起来的大宗商品价格恐怕会继续飙升,输入型通胀将变本加厉地侵扰新兴经济体的复苏成果。

  持续两个多月的美债闹剧终于以两党妥协收官,提高上限的过程虽然看似曲折,但发新债补旧债的结局却是意料之中。当地时间8月2日中午,美参院以74票赞成、26票反对的表决结果通过两党在7月31日达成的提债及削减赤字协议,即到明年年初,美债上限将最低提高2.1万亿美元,最高提高2.4万亿美元,上述额度足够奥巴马撑过2012年总统大选。至此,国会有关提债的立法程序全部完成,由总统奥巴马签字成法。

  从此,“成功”避开债务违约的美国政府又可以以“法律”为准绳,继续为美国经济复苏兜售美债了。然而,此举并没有打动华尔街,消息一经传出,纽约股市8月2日仍遭重创,美三大股指跌幅均超2%。标准普尔指数和道琼斯30种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均至少连续7个交易日下跌,可见美债上限敲定给投资者信心带来的负面影响。一些业内人士更是指出,为求自保,欠债度日的美国或将进一步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弱势美元将成定局。由此,已然飞起来的大宗商品价格恐怕会继续飙升,输入型通胀将变本加厉地侵扰新兴经济体的复苏成果。而伴随弱势美元的风行,中国巨额外汇储备的购买力也将遭受进一步蚕食,推行多元化等解决方案的要求更显迫切。

  投下通胀定时炸弹

  提升美债天花板有个非常重要的前提――削减财政赤字。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院长丁志杰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减赤将对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构成硬约束。目前,美国经济尚无明显的增长点,结构调整进程缓慢。一方面,为完成减赤目标,并刺激经济发展,美国将进一步促成制造业回流,美元将在3~5年内呈贬值态势。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存在着巨大的融资需求,美联储必须帮助其维持较低的融资成本,也因此将有更多的动力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

  “因此,虽然不会出现名义上的QE3(第三轮定量宽松货币政策),但美联储势必会以其他方式向世界市场注入流动性。”丁志杰说,“其他国家的紧缩效果会大打折扣,也将遭受输入型通胀的进一步侵扰。”

  数据显示,美国今年的经济增长态势仍显疲软,第二季度的经济增值率下降至1.3%,失业率维持在9%以上的高位。美联储会出台QE3已经成为市场的普遍担忧。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徐明棋指出,要继续刺激经济,帮助美国政府降低融资成本,唯一的政策选择即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

  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则与美元贬值有着不可隔断的联系,美国提高债务上限无疑为全球通胀再度投下了定时炸弹。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博士苗迎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明,虽然美国提高债务上限避免了违约恶果,但其对全球经济的负面影响仍不可小觑。对于美国自身而言,通过发展转嫁经济复苏成本的做法也不可取。“它毕竟不能帮助美国真正实现经济结构调整,解决一些实际问题。”苗迎春说,为解决眼下的复杂问题,目前,奥巴马政府似乎只有美元工具这个可以利用的抓手了。

  需加速外储多元化

  弱势美元必然会引发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因此,我国巨额的外汇储备正面临购买力缩水的风险。丁志杰指出,此前,人们一贯认为政府债券是没有风险的。而今,不断提高上限的美国债务给我们提了一个醒:必须加速外汇储备多元化的进程。“当然,外储多元化之路不是一蹴而就的。这既需要国别资产的多元化,也需要在扩大资产组合类型上加码。”丁志杰指出。

  美国的债券市场是全球规模最大、流动性最强的市场。由于中国的外汇储备规模庞大,欧洲、日本市场债务规模较小,在充分考虑投资安全的前提下,美国国债仍然是投资的主要方向之一。美国财政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末,中国持有美国国债11598亿美元。最新数据显示,目前,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已然突破6.43。近来,我国也扩大了购买希腊、西班牙等欧盟国家国债的规模。

  虽然外储多元化一直被唱高,事实却是,我国尚未从美债的绑架中解脱。在不得不投资美债的同时,如何避免外储风险是我们面临的重要挑战。苗迎春说,目前,对美国国债“增不得,减不掉”是我国外汇储备面临的一大困扰。这同美中两国一直存在的巨额贸易顺差关联密切,不减少顺差,外汇储备就会持续激增,更难以谈及减持美债。虽然我国正通过促进进口等方式为中美贸易平衡作出努力,但放松对华出口管制言之凿凿的美国却一直没有践行。“这进一步放大了中美贸易的不平衡之处,间接地成为我们‘减不掉’美债的重要原因。”苗迎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