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荷兰住重庆公租房 不理解中国年轻人为何当房奴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3日 13:0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重庆晨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住进公租房融入重庆生活

  虽然才住进公租房没多久,但Arne已融入了重庆的生活,习惯在屋子里打着赤膊,喝“老山城”啤酒,抽“朝天门”香烟。

  这对恋人是这个公租房小区最早搬进来的住户,小区里的人们已经习惯了这个蓝眼睛、黄头发的外国小伙。

  Linda的妈妈在参观过他们窗明几净的公租房新家后,亲切地对Arne说:“小伙子,有了这么好的住处,你们就好好工作,就算将来你不在重庆买房子,我也同意女儿和你交往。只愿你们两个能够幸福。”这话让Arne大舒了一口气,房价也太贵了,他表示,现在根本谈不上买房。

  “荷兰小伙讲礼貌爱整洁”

  中午12点半,“康庄美地”小区门口,Arne大步流星地从出租车上下来,很熟练地刷了一下门禁卡,然后走进“康庄美地”小区。

  据悉,“康庄美地”是今年7月12日迎来第一批住户的。远处正待竣工的楼宇上悬挂着“民生工程惠民生,民心工程赢民心”的大幅标语。

  天气不热的时候,小区里的成年人通常会在羽毛球场、乒乓球桌前挥汗如雨地锻炼,或是在绿色的草坪周围散步,而小朋友们则在塑胶游乐场上玩滑梯。“康庄美地”小区的门外,是一条正在建设中的轻轨线。

  “康庄美地”小区的居民对Arne这个年轻老外的印象还不错。“不声不响地生活,很爱整洁,也不和邻里闹矛盾。到物管反映也都是细声细气的,一看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这是小区的物管方深圳国贸物业公司的员工们对Arne的评价。

  之前Arne在黄泥塝、观音桥都租住过房子,但生活很不稳定,这一次,住进公租房,两个人算是安了心。

  住进公租房第一天失眠了

  Arne和女朋友搬进来住的第一天,他们失眠了。“主要是这里到了晚上太安静了,空气也太好了。习惯了解放碑的喧嚣,江北的热闹,我们似乎一时还适应不不了这么好的生活环境。”Arne说。

  Arne觉得公租房的一切都还好,唯一一点让Arne有点搞不明白的是:他发现,小区外从大竹林通向江北观音桥的小中巴,只要座位上坐满了人,司机从来不让他上车,而其他人招手要上,司机则会允许。

  “可能他们觉得Arne是一个老外,如果没有座位还让他上车,也许司机们觉得没面子或是影响城市形象?其实就算是没座位,Arne也可以站着或是坐在过道里的小板凳上。”Linda在一旁猜测这种微妙的文化心理。

  Linda说,在和邻居的交往中,因为文化背景的不同,也曾闹过一些小误会,“我们布置新家那段时间,老有邻居笑嘻嘻地站在门口敲门,说要参观一下我家的装饰。对于邻居的要求,作为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我,当然是理解的,更何况人家有时还带着一点小礼物。但由于文化背景不同,Arne有时不太理解,站在旁边脸都白了。”

  Arne对“房奴”很不解

  Arne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中国的年轻人刚毕业不久就要买房子?明明买不起,还向父母要首付款,自己因为要还房贷,几乎丧失掉生活情趣;还有部分已经结婚、已经有房的年轻人,甚至还要再用很高的利率去“投资”一套房产,然后拼命地工作来“滋养”这些房子,这看起来更难理解。

  Arne认为,靠贷款维持这种看似“富有”的生活是有风险的,可能因负债率过高导致现金缺乏,或是投资结构极度畸型。单纯地指望着房地产一路高歌猛进实现盈利,是不切实际的。

  大学学商科毕业的Arne没买过房,一直租房住。2009年大学毕业那年来中国旅游的他,因为喜欢重庆而留下。欧文国际英语学校的负责人崔西盛情邀请他在这家机构执教。

  “在欧洲,生活节奏太快。但在重庆,整个时间都慢了下来。我非常享受这里的一切。”Arne说。(见习记者 吴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