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18亿国资1800万拍卖,不良资产处置权力寻租亟待法治填平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29日 20:4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沈阳办事处将总额超过18亿元的“辽南资产包”的2721户债权,以1800万元底价拍卖出去。购买人郝希仁随后仅靠其中一笔债权(约占总额1.4%),不仅收回1800万元的投入,另赚800万元。沈阳办事处称其是“商业行为,可自主决定”。目前,市公安局已立案侦查。近年来,因暗箱操作、恶意串通或转让程序违法等引发的有关金融不良债权转让纠纷逐渐增多,资产处置的制度性软肋值得质疑。(2011年07月28日中国青年报)

  以最大限度保全资产、减少损失为主要经营目标,在转让资产时,主要采取招标、拍卖、竞价等方式。当是长城公司的基本职守。公开、竞争、择优,也当是不良资产处置的法定程序。综观“辽南资产包”贱卖案,却存在着严重的程序违法。

  尽管长城称,这些不良资产存在大部分债权已过时效、物权资产欠缴大额费用等瑕疵,但低百倍的拍卖价是什么机构评估,是否具有资质,过程是否公正,主管机关何以通过审批?尽管多方自辩,可购买人一笔债权不仅收回投入另赚800万元的无情事实,正是对拍卖底价之公正性的最大讽刺。

  相关《管理办法》第7条规定:“采取资产包转让处置项目,应在资产处置审核机构审核至少22个工作日前刊登不良资产处置公告。”长城公司根本没有发布该笔不良资产处置公告。拍卖公告依法要提前7日刊登,正是要给竞拍者一个考虑和准备的时间。也只有更多的参与者,才可能在竞拍中实现“利益的最大化”。可被授权拍卖的中正公司发布公告只给两天的准备时间而非7日,恐怕意在限制他人参与竞买,为贱卖提供操作空间。

  仅有一人参与竞拍时,因不符拍卖竞价原则,应终止拍卖,即使一人竞拍获得成交,应视无效。可拍卖当日仅有郝希仁一人参与竞拍。相佐证的,“竞买登记单”显示,郝在购买“辽南资产包”缴纳保证金时,注明1700万元,且其中的1600万元支付给长城公司。买主尚未决定,就几乎支付了全款,似乎“舍我其谁”,买卖双方是否恶意串通?这与一人参与竞拍成交,互为因果。拍卖《管理办法》规定:“拍卖师只能在一个拍卖企业注册执业,且不得以其拍卖师个人身份在其他拍卖企业兼职。”主持“辽南资产包”拍卖的却是荣信公司的拍卖师。

  由此笔者可以推论,“辽南资产包”处置显系利益各方上下其手合谋的结果。沈阳办事处作为国企拍卖的又是国资,当恪守“利益最大化”的准则,公正评估资产,公开竞拍,阳光操作,努力减少国资的损失。何以处处违规,知法违法,随心所欲,几到了为所欲为的地步。还自辩“商业行为,可自主决定”,完成是欺人之谈。

  不说所卖的国有资产,涉及到纳税人的公共利益,即便是“商业行为”,也得讲个公平交易,物有所值?岂能公然践踏程序正义的尊严,随意处置,不顾惜损失?又岂可与购买人恶意串通?除了暴露不良资产的回收率并无硬性指标,资产管理方拥有资产折扣权和“寻租”空间,却缺乏有效监督的制度性软肋,同时也证实央行行长周小川关于资产管理公司存在以权谋私、利益输送的严重问题的公正批评。既如此,对“辽南资产包”事件决不能听之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