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农民数学爱好者三人行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18日 19:3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科技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从南京回来的第5天,张景刚兴致勃勃来到本报驻山西记者站,手里拿着照片和两本厚厚的书。

  “我们刚刚参加南京信息工程大学主办的‘计算机科学与服务系统国际会议’回来。” 张景刚的脸上挂着红润,仿佛还沉浸在参加大会的激动中,自豪之情溢于言表,“你看,这是我们三个参加会议的照片,这是大会论文集,我们的论文也收录其中。”

  眼前的张景刚,地道的晋南口音,半旧的条纹半袖衫只系着下面两个扣子,领口处露出贴身的白背心,脚上是一双皱皱的旧皮鞋。这身穿戴包装着粗壮的体格和微驼的背,看上去就是刚洗涮干净进城来的农民伯伯。但他那张脸上却少有农民经历日晒雨淋的痕迹,而多了几分知识分子深居简出刻苦钻研的清癯,加上一副高度近视眼镜,张景刚还真有些“学者”的样子。

  山西省长子县的张春荣、薛海明、张景刚三位农民一起被邀参加国际级数学大会的消息,已经被许多媒体报道。三人中最小的张景刚,今年50多岁,另两位都已经70多岁;三人都仅有初中以下文化程度,自掏腰包自学钻研数学数十年,同样的兴趣爱好把他们联系到一起,成为数学研究三人行。

  张春荣是长子县大堡头镇老马沟村农民,被称作“农家院里的数学奇人”。他30年如一日,挑战千年名题“孙子定理”、“大衍求一术”。张春荣张景刚研究并命名的“剩余倍分法”,被评为“中国科技论文在线”五星级论文。

  30多年前的一天,张春荣帮邻居搬家,偶然在一本小学奥数读物《有趣的数学》看到了一道“物不知数”的古题,他发现书中的答案与自己的算法不一致,坚信自己正确的张春荣由此开始了验算辩证。这一算,就算上了“瘾”,家里的演算草稿纸堆积如山,老伴儿常唠叨他“不务正业”,而张春荣在数学道路上却越走越远。

  “孙子定理”被西方数学家尊称为“中国剩余定理”,不但在世界数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在电子计算机、工程计算、密码学等许多领域都有着广泛的用途。张春荣、张景刚研究的“剩余倍分法”完善了“孙子定理”的不足,让中小学生都能弄明白。

  薛海明是长子县鲍店镇西任村人,受数学家陈景润研究哥德巴赫猜想报道的感染,迷上了数学,开始钻研“素数”问题。30多年来,从一开始利用农闲空余时间,到后来一心扑到数学里,薛海明老人通过对“自然数之谜”、“素数判别”、“素数个数的分布”、“大整数分解”等数学难题的潜心研究,用独创的“筛法”,写出了40多万字的专著《自然数原本数数论》。

  张景刚的老家是长子县,但从小和父母去了晋南洪洞县。初中没念完,20岁当了兵。“参军后父亲给我写的信都读不懂。”张景刚现在说起来都挺不好意思,正是这种尴尬激发了他努力学习的兴致,后来自学了许多文化课程,尤其是建筑工程、制冷工程、化工工艺知识等。

  1989年,张景刚与本家兄弟返回长子县开办了一家化工厂,任工程师。在工作中他发现自己对数字特别的敏感:“许多数学符号和公式一看便像是早就认识似的。”

  享受自己数学天赋的张景刚,先后认识了张春荣和薛海明。有了三人为伍,张景刚干脆辞掉了化工厂的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数学研究中来。

  张景刚不仅是张春荣合作研究者,还承担了两位老人许多交际服务工作。他帮助张春荣查阅资料、在网上收集信息,与科研单位以及高校的专家教授交流研究进展和成果。薛海明的专著《自然数原本数数论》,张景刚作为责任编辑,在今年6月出版。这本书也一同带到今年的南京大会上,赠送给参加大会的56所大学学者,受到诸多赞誉。

  “虽然很多人觉得数学是枯燥的,但研究数学对我们来说却充满了无限乐趣。” 张景刚说,“我们作为地地道道的农民,致力于数学研究,也得到了家人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

  张景刚介绍,今年3月11日,张春荣、张景刚完成的学术论文《充实强化拓展中国剩余定理的剩余倍分法》和薛海明张景刚的学术论文《概述〈自然数原本数数论〉中薛海明筛法》被计算机科学与服务系统国际学术会议正式录用,他们三人同时被邀请参加6月在南京举行的计算机科学与服务系统国际学术会议后,由长子县科技局立项,县委书记张圣亲自批复5万元,资助他们科研和参加会议。

  就像张春荣和薛海明的家人由不理解到理解支持一样,张景刚现在也“得道多助”。他说:“姑娘嫁在太原,老婆、儿子都在太原打工,他们就是我专心数学研究的强大后盾。”张景刚说他们有两个心愿,一是他们的研究能得到专业研究部门以及专家教授的指导和认同,第二个是政府部门能立项支持他们继续深入研究。

  采访结束时,张景刚从资料袋里拿出一本《自然数原本数数论》,郑重地在扉页上写下“赠王站长”的字样,放到记者的手里。记者感到这本444页的数学专著是那样沉甸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