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政协委员呼吁公开更多经营信息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17日 18:3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法制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新闻追踪

  本报记者胡新桥

  本报实习生刘志月

  《法制日报》7月4日、5日连续报道武汉机场高速天价路新闻(分别为:《武汉机场天价路调查:200米收费15元》、《港资早已撤出 收费标准应调整》),受到湖北省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关注和响应。

  “2010年中国物流总费用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约18%左右,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武汉机场高速的高标准收费也使得本地物流成本增加很多,现在武汉要中部崛起,不取消类似的高标准收费是不行的。”湖北省政协委员、中国地质大学教授吴北平向《法制日报》记者算了一笔“经济账”。

  2009年1月,吴北平曾向政协湖北省第十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提交了《关于取消武汉机场公路收费站的建议》。2009年4月,武汉市交委对该提案进行了回复。

  武汉市交委认为,考虑到武汉机场高速投资相对较大、车流量偏小、还贷压力大等因素,取消机场高速收费站尚不具备物质条件。

  武汉市交委称,截至2008年底,机场路收费收入6.3亿元,扣除维修成本和经营管理费用后,偿还国内银行和境外融资贷款4.55亿元,尚欠香港新世界集团贷款本息3亿多元;按照机场路目前的收费标准,如年收入达到8000万元,还清贷款还需6到7年。

  “我不满意他们的回复。武汉市政府及有关部门应该在最大限度内公开机场路建设及经营的信息,让老百姓做个明白人。”吴北平说。

  对于武汉市交委回复自己提案中所列的几点理由,吴北平认为,并不能成为高收费的依据。“我们老百姓现在还是不知道为什么机场高速收这么高的费用,非要比普通高速公路收费高出一大截。”

  吴北平建议,政府有关部门应当尽可能地公开机场路收费还贷的信息,如果说现在没有条件降低收费标准,那能不能通过数据告诉老百姓为什么要维持高收费;如果现在不能撤销,那么何时能够撤销,能不能给一个相对确定的答复?

  本报武汉7月6日电  

  □相关链接

  今年2月,湖北省人大代表、首都机场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孟正国在省人大小组讨论会上发言。他向前来听会的湖北省代省长王国生、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建言降低或取消机场高速收费。

  “这个事也不是今年第一次提了,从2005年开始,我基本上年年在大会发言上提这个问题。”孟正国认为,取消机场高速的收费才真正有利于经济发展,也有利于目前陷入还贷怪圈的机场高速的还贷。

  “机场专用道的建设本来就是为航空发展服务的,弄好了,对当地经济发展有很大的好处。如果放开了,客流、物流会得到极大的提升,会促进当地餐饮、旅游、商务等方面迅速发展。”孟正国指出,湖北省襄阳市政府就专门修了一条到襄阳机场的专用道,完全免费。按道理讲襄阳现在一年也就是二十几万的航空客流量,也达不到设计标准,但是未来临空经济发展起来了,必将带动当地经济的整体发展。

  孟正国也曾向湖北省交通厅建议取消武汉机场高速收费。湖北省交通厅以建设资金、维护成本无法收回等理由,认为取消机场高速收费的时机尚未成熟。

  对于武汉机场高速未来的发展,孟正国建议,机场高速收费要尽量减少,现在正在建设的机场第二高速的通行费标准设定也要合理,应在老百姓能承受的范围内;此外,政府应该对这种道路埋单,收纳税人的钱修路是天经地义的。

  “我觉得,政府对于这种行政区域内的收费公路,应该改变以往的‘收费还贷’思路,不要一味通过提高收费标准来满足还本付息的目的;降低收费标准甚至取消收费,可促进临空经济的发展;临空经济繁荣起来了,政府的税收又会上来。”孟正国建议。

  事实上,孟正国说的几点建议目前武汉市也在积极行动。武汉市交委今年3月通报说,今年起,该市将加快建设天河机场交通综合体,达到无缝衔接出租车、城际铁路、地铁。届时,市民坐地铁最快只需15分钟就能到达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