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应堵死行政强执作恶的制度后门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09日 19: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6月30日,历经5次审议、长达12年的《行政强制法》终获通过,将于明年1月1日起施行。《行政强制法》与《行政许可法》《行政处罚法》,被认为是规范政府行政行为的“三部曲”。与后二者相比,其立法之路颇为曲折坎坷。显然,该法的出台过程如此纠结,其背后是权力与权利之间的博弈。而且可以预见的是,这种博弈不会随着这部法律的出台戛然而止,反而会更加白热化。

  毋庸讳言,这部新法的可圈可点之处颇多。比如,彻底抛弃“夜袭”这种备受诟病的“执法方式”;禁止法定节假日实施“强执”;不得采取停水、停暖、断电等“软暴力”的方式胁迫当事人就范;地方不得自设行政强制措施,且“强执”权不得委托;对人身自由的“强执”不得超过法定期限等等。

  上述之种种“亮点”,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对权力的规制和公民权利的尊重,体现了执法理念的回归。尽管如此,该法却仍让人乐观不起来。细究相关条文,其中存在太多的行政有可能乱作为、滥作为的空间。

  首先,该法虽然禁止“夜袭”和节假日实施“强执”,但同时也留下了一条“尾巴”――“情况紧急的除外”。而“情况紧急”该如何界定,该法却语焉不详。由此,所谓的“情况紧急”,正如公开预算中的“其他收入”一样,很有可能成为行政机关遮掩问题的幕布。

  其次,该法称,当事人不到场的,“由见证人和行政执法人员在现场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这里存在一个问题,即如何保证见证人客观作证?如若不然,则所谓的“见证人”很可能被刻意安排。现实中,“见证人”作伪证,和拆迁方同穿一条裤子的例子并非不存在,而是一种公开的秘密。

  再次,该法第44条规定,对违法的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需要强制拆除的,当事人在限期内不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很显然,由行政机关依法强制拆除,也就意味着行政机关不经第三者便径自做出行政决定。这就相当于既做运动员又做裁判,“自己做自己的法官”,这显然有悖于基本的行政程序正当原则。在这种情况下,又焉能保证裁决的公正与公平?被拆迁方的利益不被侵犯?

  最后,该法在行政强制所造成的不良后果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方面,除了“依法给予处分”这样的字眼外,并没有任何明确具体的惩戒措施。显然,问责主体过于模糊,以及惩治力度太过轻飘,也就难以对行政违法行为产生威慑力。而在实际的操作中,对违法方的惩治则往往很容易被内部消化掉。

  退一步来讲,该法中诸如禁止“夜袭”等条文,由于针对性太强,也很可能会引起“明示即排斥其他”的法律解释。譬如,禁止“夜袭”以及节假日实施“强执”,就可能解释为,可以白天以及非节假日袭击;再如,“不得对居民生活采取停止供水、供电、供热、供燃气等方式迫使当事人履行相关行政决定”,也可解释为:可以采取剥夺当事人工作机会、不给当事人的孩子上户口等方式。而实际上,这种方式已在一些地方的征地拆迁中经常可见,比如教师被裹挟进拆迁中,配合不力者就停薪停职甚至开除。

  可见,这部法律虽然对权力作出了一些限制,但实质上并没有改变目前行政强制中“权力大于权利”的格局。很显然,具体法条中的一字之差,所带来的后果都将可能是致命的。而如此多的漏洞,则更强化了人们对这部法律“中看不中用”的观感。

  说到底,行政强制过程中所存在的问题,并不是行政机关的强制手段不足和执法不力,而是行政权力太过强悍有时甚至无法无天,公民权益长期处于弱势状态。《行政强制法》的价值取向理应是“弱权强民”,即在权力与权利的天平上,应当更多的偏重于保护公民的权利,约束行政机关的滥权,而不是相反。因此,在随后出台的司法解释中,有必要进一步明确界定相关条文的内涵和外延,提高法律的可操作性,在最大限度上堵死权力“强执”作恶的制度后门。如此,这部法律方才称得上是老百姓之“福音”、尊重和善待公民权利之“明媚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