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南宁市整治驾校教练员乱象 将建“吃拿卡要”黑名单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08日 23: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6月29日,南宁市运管部门开出了整治教练“吃、拿、卡、要”乱象的良方――将建立和完善教练员“黑名单”。此项举措能否叫停动歪脑筋的教练,破除学车“潜规则”呢?为此,记者近日对南宁各驾校学员和教练作了调查。

  教练报考权,滋生“黑教练”

  粟先生一听到教练再出现向学员伸“黑手”就可能被打入“黑名单”的消息后,直说:“这么好的事,怎么我就没赶上?”粟先生称,不久前他刚考取了驾驶证,但是在付出了600元“红包”才领到证的。

  粟先生说,他学车时,教练都是明摆着说要钱的。当时他听说别人给测试官送购物卡就能通过并帮报名考试,“我也送了一张购物卡给测试官,谁知道他直接说只收现金”。

  目前正在学车的阿森(化名)感叹遇上了好政策,他之前已经学会开车了,因为急着拿证,他学了8个课时便去考倒桩,但驾校规定10个课时才能考试,教练让他交300元“疏通费”,才能提前报名考试。6月中旬,要路考了,阿森催促教练帮他报名时,教练又以同样的理由让他交300元,这让阿森很反感。“运管部门这个政策好,如果他还敢收我钱,考完试我就投诉他。”当阿森再次致电教练报考时,教练同意了本月帮他报名。

  即将报名学车的唐女士认为,如果驾校给教练的权利过大,新规也起不到实质性的作用。“谁先去考试的决定权在教练手上,为了尽快拿证,学员只好送东西给教练拉近关系。”受访的大多数学员也认为,通过教练报考这种制度,会让很多“黑心教练”动上歪脑筋。

  李先生也正在学车,平时去学车,虽然没被教练索要过任何财物,他也没有主动送过,但他担心教练不能向学员直接索要财物后,为了保持收入水平,会故意拖学员的学车课时。

  送上购物卡,教练热情了很多

  学员张女士报名学车后,发现教练对她爱理不理,也不主动讲一些技巧。同一驾校学车的师姐告诉她,那是因为教练没有收到好处。于是,她去购买了200元的购物卡送给教练后,教练果然对她热情了很多。对此,很多学员表示,他们也觉得教练辛苦,买瓶水、带包烟都没有问题,但希望自己不要被“潜规则”。

  黄某是南宁某驾校的教练。他称,他当教练后发现,这个圈子里什么样的人都有,虽然教练之间不谈论额外收入,但也经常听到某教练收了某学员什么好处的消息。“做教练如果每月达不到3000元,很多人都不愿意做。”据调查,因为南宁大多数驾校给教练的薪酬中是没有底薪的,教练是根据课时取酬,工作1小时,所得为9~10元。以每天工作8小时来算,一个月(26个工作日)收入约为2000元左右。黄某说,因为做教练几乎没有双休日,大多时间都耗在驾校,如果没有额外收入,很多需要养家的教练就会觉得日子难过。他称自己一直不好意思向学员索要财物,他每月收入基本在2000元左右徘徊,“虽然现在我没有家庭负担,但也要为成家做打算。”为此,他经常有辞职的打算。

  自从新规出台后,有一次,一个学员带瓶水来后不敢送给黄某,是因为这名学员担心送水后会让教练受到处分。对此,黄某说,自从当教练后,每天对着学员讲相同的问题8次,日复一日,自己也觉得心累,所以脸上没了笑容,就会引起学员的误解。对于有些学员觉得他们辛苦,带瓶水、送包烟给他时,他们确实也开心,觉得学员能够理解他们的工作。

  勇于投诉,发现一起处理一起

  新规出台后,不少“计谋型”的学员分享了对付“黑心教练”的方法,大多数表示学车期间先收集证据,毕业后再举报教练。网友“咸蛋小超人”说只要教练不明要,他做任何暗示,自己都会假装不懂,如果教练明要,“我也会给他,但我会留下证据,等我拿证之日他就完蛋了。”

  对此,南宁市运管处驾培科冯科长说,教练如果要向学员伸“黑手”,他必须得先找个收钱的理由,学员就要判断,这个理由成不成立,如果自己无法确定,可以向驾校或运管部门咨询。如果发现教练“吃、拿、卡、要”等乱象,学员可以向驾校反映,由学校去查实;也可以直接向运管部门举报。

  对于有些学员担心毕业前举报会影响自己拿证的问题,南宁市运管处驾培科陈副科长劝学员在遇到“吃、拿、卡、要”时要勇于投诉。他说,对于驾校来说,信誉是其生命,教练员的诚信直接影响到驾校的信誉,各驾校对教练员的管理都是比较严格的,行业管理部门更是有决心发现一起处理一起。因此,不用担心投诉后遭遇不公平待遇,而且,学员也可以向驾校提出更换教练员的要求。

  陈副科长同时提醒学员,学员也有义务遵守学驾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如果因为学员为了省时、省力、省钱不按有关规定学驾,和教练员联手作假,在和教练员之间发生纠纷后到行业管理部门投诉,会导致问题更加复杂。(记者 李俭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