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雾锁大连飞机延误 中超苏连战21点50开球创历史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07日 20: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扬子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昨天的江苏舜天国信主场与大连实德的比赛,本身就是一场同分两队的天王山交战。但即使是这样,这场比赛的本身也远没有场外的一起突发事件惹眼。因为大连近两天的大雾,影响了大连队赴宁的行程,大连队昨晚7点才到达南京,而原定比赛时间是7点40分,所以开球时间也是一拖再拖。最终,本场比赛在9点50分才开球,这也创造了中超比赛最迟开球的历史。最终,舜天4:0取胜,也算借了对手一点舟车劳顿的光。

  一个半小时的航程走了9小时 大连队借道沈阳抵南京

  先坐了5个小时的大巴到沈阳,然后从沈阳再次转机到南京,大连到南京一个半小时的航程,实德队走了将近9个小时,这是他们最狼狈的一次客场之行。

  大连实德队原定7月1日前往南京的航班,因为天气原因被取消了。这样导致大连实德队必须在比赛当天到达客场。但是昨天上午,大连上空依然被浓雾笼罩,出港航班继续受到影响。于是实德俱乐部决定,球队经过沈阳中转去南京客场。这就意味,大连实德队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到客场。上午9点多,大连实德队在确定从大连起飞的航班无法正常起降后,一行三十多人乘坐大巴车,从大连赶往航班可以正常起降的沈阳。很多队员是刚刚用完餐,就匆忙踏上去沈阳的大巴车。大连的大雾天气同样也影响公路交通,沈大高速公路实行限速行驶,因此大连实德队乘坐的大巴车,从大连走了5个小时,才到达中转站沈阳机场。幸运的是,他们赶上了下午4时20分去南京的航班,不过上了飞机后,被告知空中管制,队员在飞机上又坐了半个多小时。

  航班在下午5时左右才从沈阳起飞,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在晚上7时左右才到达南京,此时距离原定计划比赛时间,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是球队从机场直接赶往赛场也来不及。而且大连队一天都在路上,根本就没有时间好好用餐,这对于需要大量能量的足球运动员来说,影响的确不小。

  大连希望推迟比赛 舜天:21点30分不踢就取消

  由于延迟了一天抵达南京,大连实德俱乐部曾试图与江苏舜天俱乐部商议将比赛延期举行,但遭到拒绝。而抵达南京后,气温在34度左右,这与大连的气温反差很大,球员表示很不适应,因此俱乐部再次提出了延期的请求,但江苏舜天坚持要求比赛21:30进行,否则比赛将作废。

  舜天的理由也很充分,由于球迷基本已经赶到体育场,为了确保比赛场内外安全,俱乐部临时安排了一场当地少年队的垫场赛。如果比赛当晚不能进行,那么损失肯定不小。而且同在大连的中甲球队大连阿尔滨在昨天下午就赶到了武汉,进行了中甲联赛,舜天方面认为,既然同城球队能够按时到达,在当天完成比赛,实德也没有理由将比赛再延期。

  在这件事上,双方分歧不小,而有记者甚至发微博说,由于两队前几个赛季也在比赛中有过一点小摩擦,所以昨天发生的这件事,很可能让双方关系更僵。

  舜天急,大连拖 比赛前乱成一团

  大连队在晚上7点到达南京,而球队在9点发车从酒店出发,前往比赛场地。由于酒店离球场很近,所以大连实德队很快就出现在南京的客场比赛中。不过,比赛时间却并不像之前规定的那样,在9点30分开始,而是在9点50分开球。

  两队先后进入奥体场地,不过状态却是不一样。当时钟走到昨晚9点30分的时候,已经做完热身的江苏舜天队等待着开球的到来。这个时间,已经比原定比赛时间晚了将近2个小时,舜天俱乐部已经做出了忍让。但是,舜天球员并没有等来对方球员,也没有等来裁判。大连球员虽然也来到场上,但是却穿着与舜天比赛服同为蓝色的训练服,不急不慌地进行着赛前训练。

  这可让舜天方面有点抓狂了。球员们在场上手足无措;领队杨晨和主帅德拉甘向比赛监督不断抱怨着,自己的球员热身过了,如果不能及时比赛,对他们非常不公平。而最忙的要数俱乐部董事长龚建人和总经理刘军了,他们不得不去敲裁判休息室的门,催他们出来,但裁判好像并不愿意听他们的。再回到场上,大连队的球员在热身完毕之后,竟然又不慌不忙穿起了训练背心,开始了分组对抗。这可让舜天方面几乎崩溃,看到这种情形,俱乐部总经理刘军也急得眼睛通红。最终,裁判走出了休息室,比赛将在9点50分开球。看到大连球员在场外排队进场,总经理刘军也冲上去告诉他们,“别排了,我们队员都在等着你们呢,快进场吧。”但是刘总的话换来的,却是大连球员的漠视。

  9点50分,主裁一声长哨,就像赛前这冗长拖沓的准备时间一样,比赛正式开始。最终,凭借着队长陆博飞、外援克里斯蒂安和布鲁斯的出色表现,舜天4:0战胜身心憔悴的大连实德,赢得了一场保级攻坚战。

  这场比赛将是中超历史上,最晚进行的一场比赛,将被载入史册。    本报记者 张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