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空白的监管是“健康教母”的真正住所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02日 22: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一个张悟本倒下了,另一个养生专家马悦凌也正距离原形毕露不远。她没有医师资格证,以生泥鳅作为治病的重要砝码。除了治疗“渐冻人”,还称自己治好了肝癌、乳腺癌、肺癌患者,让高位截瘫的人恢复了知觉。在马悦凌的说辞下,全国各地求医者纷纷慕名前来。

  如果对比得详细,会发现马悦凌与张悟本的更多相似之处:除却明显违背常识的吹嘘,他们都参加过电视节目,公开宣讲过养生或者医疗知识;他们均出版过热销的养生书籍,马悦凌是《不生病的智慧》,张悟本是《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在他们背后,则是同样看得见的巨大商业利益,张悟本的“悟本堂”曾经门庭若市,马悦凌牌固元膏在广州的销售利润就达到几个亿,马悦凌牌多项产品是她“指导治疗”时的必需品――几乎不需要太多的列举,马悦凌的“健康教母”形象正岌岌可危。

  张悟本的出现与大行其道,已经足够令社会和常识羞愧,而当马悦凌再次悄无声息地住进许多人的内心,成为他们关于健康的信仰,我们必须对此抱有更深刻的省思。诚如不少观察者所指出的那样,国人普遍科学素养的缺失,让他们无法拥有更多理性的判断;而医院看病难、看病贵的现状,更让他们在潜意识中寻找一条便宜而见效的健康之道,马悦凌们的乘虚而入迎合了他们的需求。然而,这就是伪“养生专家”层出不穷的真实与具体原因吗?

  将不自觉地被欺骗归结于高蹈的缘由,或许是容易的,然而经不起推敲。大而泛之的科学素养缺失已不去说它,因为马悦凌们的信徒中也有着高级知识分子。所谓看病贵,事实上,张悟本、马悦凌某些疾病的诊疗费用并不比正规的医院低,“悟本堂”的挂号费曾经被炒到了几千元。我们不能过度纠结于这些宏观的成因,更应该看到“养生专家”现象背后的利益链条,以及当前养生市场普遍的监管空白。

  只要稍微深入地探究,就不难发现,张悟本也好,马悦凌也罢,他们的出现与走红,不过是众多利益推波助澜后的必然结果。上帝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媒体需要吸引眼球,于是有了对马悦凌们的吹捧;电视台需要收视率,于是马悦凌们在养生节目中夸夸其谈;为了打造一本畅销书,出版方对书本内容的真假也就置若罔闻了――即便马悦凌们的包装粉饰、宣传造势激发再大的动静,但最起码的公共监管是集体沉默的。于是,马悦凌们就成了一种传染的病毒。

  并不完全住在无法自己坚强的心灵里,空白的监管地带才是马悦凌们的真正住所。毫无疑问,马悦凌们的前赴后继,已经足够说明中国养生领域的监管是何等的空白乏力。我们看不到科普市场最基本的门槛、传播媒介的公共责任,以及最起码的公共监管。甚至,我们找不到养生领域对口的管理单位。监管标准缺失,监管力度上虚张声势。如此稻草人般的监管之下,被可能的巨大利益驱使,张悟本、李一、刘逢军、马悦凌的出现也就毫不稀奇了。

  老龄社会的迫近,让养生正在成为一门“显学”,这也是对养生领域监管升级的一种倒逼。我不知道还有多少马悦凌们出现,但很显然,过多地将这种乱象归咎于某些抽象的理由,事实上无视了那些本应该在场的监管。纷乱的养生市场实在需要最细微的治理,换而言之,较之马悦凌们,公共职能部门已经沉默得太久,现在是时候有所作为,和制度性反思了。 (王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