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请以事实而非官话回应生乳标准质疑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29日 01: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近日,“中国生乳标准全球最差”的争论再度成为焦点。6月25日,卫生部网站刊发了农业部食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上海)教授级高工孟瑾、乳品安全标准工作专家组组长王竹天的文章予以回应。(《新京报》6月26日)

  在此之前,卫生部和农业部并未就生乳标准争论正式发表意见。卫生部官网刊发这两位专家的文章,只能让人理解为两部委持同样态度。但不能不提的是,这两位专家权威的回应文章根本没有积极、正面、有效的回应“中国奶业第一大炮”王丁棉提出的具体质疑,无从消除舆论担忧。

  专家文章从三个方面对王丁棉提出的质疑予以回应。第一条质疑也是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即乳业国标标准遭大企业利益挟持,业内人士也曾明确指称,巴氏奶、超高灭菌奶、酸奶三项标准被分别交由三大企业拟定初稿,且出现了新标准比旧标准“退步”、有利于起草企业利益的情况。对此,专家的回应方式是,罗列出制定乳业国标的部委、行业协会、专家队伍数量,声称向社会征求过意见,且遵循了所谓的四原则。

  在我看来,这样的回应就是官话加套话,无论是从事实上,还是逻辑上都不可能起到解除疑虑的作用。如果要解答王丁棉和社会舆论所提出的第一条质疑,必须明晰清楚的解释:参与这项国标制定的行业协会、专家是如何确定的,是否公正、均衡、客观代表了行业和各地区利益;该项国标初稿如何向科研机构、行业、专家和社会征求意见,是否存在故意忽略不同意见的情况(王丁棉曾明确质疑,国标征求意见稿未采纳95%以上的行业和专家意见);国标制定具体是怎么反映专家所称“以保护消费者健康为宗旨”、“积极借鉴国外管理经验”等原则,有没有明确数据予以佐证,等等。

  针对王丁棉提出的第二条质疑,即生乳蛋白质含量标准新不如旧、大大下调,专家的答复仍与内蒙古奶协秘书长那丁木德的说法几乎一致,解释为生乳蛋白质含量受奶牛品种、饲料、饲养管理、泌乳期、气候等多个因素影响,每年有几个月,“相当一部分牛奶蛋白质含量低于2.95%的平均值。”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种说辞是王丁棉数日前就明确驳斥过的,奶牛如果进食的饲料和优质牧草蛋白物质充分,蛋白量含量完全可以得以保证;调低蛋白质标准的唯一受益者就是间接减少饲料成本的大型奶企。

  四次参与乳品国标制定的西南民族大学教授魏荣禄曾有过形象的比喻,每毫升200万个的菌落总数标准,等于是“在牛场挤奶的牛舍里,苍蝇乱飞”。就是这么一个令人感到恶心的低标准,两位专家还称之为“提高了生乳收购门槛,应该说是要求更加严格了”。其理由是,1986年版的生鲜乳收购标准将生乳中菌落总数分为四个等级,Ⅰ级低于每毫升50万个菌落形成单位,Ⅳ级低于400万;而2010年版标准则从400万上调为200万。

  这当然十分荒谬,王丁棉与那丁木德争论时,后者也承认2010年之前,奶企遵循的是每毫升50万个菌落形成单位的标准,只是声称这个标准有点高,进而提出所谓的“国情说”。并且,卫生部和农业部这两位专家此论,无从解释每毫升200万个菌落形成单位的生乳标准“全球最低”、中国消费者饮奶保障性“全球最差”的合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