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低智商社会与税收可持续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28日 13: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在社会阶层基本固化,充满投机与诈骗的环境里,依靠非正常手段获得不干净的财富,这种非理性的社会,不是一个典型的低智商社会又是什么?

  如果仍然固执地生活在一个低智商的社会里,想走上发达的社会,那绝对是一厢情愿的事情,没有税收的复兴,民众的福利就遥遥无期了。

  很多并不关联的事情,其实有着深刻的内在联系,只是这些内在的联系我们无法揭示,比如说蝴蝶效应,世界上某处的蝴蝶轻轻地扇动翅膀,就可能引起太平洋上的风暴,还有西方的混沌理论,在毫无秩序的环境中,其实有着内在的规律,甚至是非理性的规律。世界上不存在彼此完全没有联系的事物。我们研究没有联系的联系,其实正在改变我们的命运。关于税收可持续发展问题的研究,要取得本质认识,显然也要遵循这样的规律,建立非关联的联系,或许能看到问题的真实一面,而且决然与当前的看法迥然不同。

  我没有偏爱日本人的嗜好,然而我最近对两位日本人有着深切的敬佩,他们的言论引起我的关注,或许这为解决中国经济的根本性问题进行了揭示,同样适用于税收可持续性问题研究上。日本著名的管理大师大前研一在《低智商社会》中说:“在中国旅行时我发现,城市遍街按摩店而书店寥寥无几,中国人均每天读书时间不足15分钟,人均阅读量只有日本的几十分之一,中国是典型的低智商社会,未来毫无可能希望成为发达国家。”北京大学学者加藤嘉一在《五四感言》中说:“一个知识分子无法去追求真理,甚至害怕表现真实,在我看来是莫大的耻辱。”显然他在热爱北京大学的同时对北京大学进行了真切的批评。这些话纵然不是震耳欲聋,也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绝对的警醒。

  大学毕业十几年来,我曾努力致力于中国文化的研究,得出了令人惊讶的结论:“中国不仅是一个典型的低智商社会,而且自古以来一直都是。”我没有骂老祖宗的习惯,我只是想道出了问题的本质,翻翻浩如烟海的古典著作,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史中,传统文化价值中的所有价值归于“三不朽说”:“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为不朽。”有谁说过“立真理”?有谁像苏格拉底那样为真理而死过?一个不识真理的民族,一个只在空洞而虚伪的伦理道德里转圈的文化,走不出道德评价的迷宫,没有追求真理的文化土壤,怎么可能培育出大师?没有追求真理的社会,往何处去,它的智商有多高,它的创造力有几何?价值观念本末倒置,不是低智商的表现,那又说明什么?

  税收的可持续发展问题,从根本上说就是研究它的来源问题。税收收入来源于经济,而经济来源于创造。如果税收不是来源于创造,那么一定来自于剥削和压迫,这几乎是肯定的。纵然在这样的情况下,税收仍然快速增长,这更是一种痛心疾首的事情。在社会阶层基本固化,充满投机与诈骗的环境里,依靠非正常手段获得不干净的财富,这种非理性的社会,不是一个典型的低智商社会又是什么?

  在长达8年的税收收入分析的过程中,我深切地体会到一个民族的税收收入质量是与一个民族的智商相关联的,低质量的高速增长,消耗完能源以及人口红利的情况下,将来一定走上完全相反的道路去了,所有的优势将全部变成劣势,作为增长的巨大成本让我们活得透不过气来,现在津津乐道增长而不反思,未来将陷入土崩瓦解,民族的复兴,只是少数人的臆想罢了。

  在饱和了汽车产业之外,将来经济与税收的增长点,除了创新,再也找不到其他的发展道路了,如果未来几年一些所谓的高新开发区不能够得到长足的发展,也基本象征着中国的经济走上了中等收入困境,解决这一问题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开启民智,复兴智力资源,解决税收增长的可持续性问题,只有真正原创性的创新才会推动经济长久发展,如果仍然固执地生活在一个低智商的社会里,想走上发达的社会,那绝对是一厢情愿的事情,没有税收的复兴,民众的福利就遥遥无期了,我们将永远在别人的领导之下屈辱地生活。不为牧者,即为羊群,这句话说到了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