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走不动时,就由“大哥哥”背上走一段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15日 21: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在进军西藏途中,战友们合影留念王贵 提供

  你的家,就是我的家;你的喜怒哀愁,牵动着我的一举一动……

  为什么“老西藏”人特别团结?从豆蔻年华到白发苍苍,每一次相聚都格外亲热,每一份惦念都格外真诚?

  因为在那特殊年月里结下的战友情,纯洁、真挚而绵长。经历过的人,把这称之为“人世间最珍贵的友谊”。

  即使他没有留下名字,即使他早已离去,可珍藏在战友心底的那份记忆已成为永恒。

  战友冻脚贴在自己胸口

  西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时为52师文工队队员的高世珍回忆,老家德格县解放时,她还在念小学。好不容易报名参了军,在部队向昌都进军的头一天,她穿上了军装。发的衣裤连最小号的穿在身上都太大、太长,是部队里的姐姐们帮她把裤脚往里叠了很长一截缝上,才勉强不拖到地上。

  悠悠数十载过去了,说起当年的“大姐姐”、“大哥哥”,高世珍仿佛又变回了那个藏族小姑娘。“在昌都整训一个多月后,我们四个藏族小兵调到52师文工团当小演员,向拉萨进军时,由于年纪太小,背包和口粮都不要我们背。一起行军的大姐姐、大哥哥,对我们这些藏族小妹妹、小弟弟特别关心,给他们发的一点水果糖根本舍不得吃,非要送给我们这些年龄小的吃。”

  从太昭到拉萨的路上,组织上考虑到高世珍和另一个藏族女兵年龄太小,就把她们编入男兵分队一起行军。走不动时,就由“大哥哥”背上走一段。昔日文工团女兵章道珍的脚,曾在夏日7月里被冻伤过,她也因此永远忘不了那个叫高乐政的“好姐妹”。

  一天夜晚,文工团宿营后,突遇暴风雪,章道珍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喊:马跑了!马跑了!她马上起身,和几个战友分头在雪夜里四处寻找,一直到后半夜才把马找回来。

  章道珍重新钻进被窝时,脚已经冻伤了,疼得睡不着觉。她小心翼翼地把双脚放到一边,生怕碰到和她“打通腿”的高乐政,没想到高乐政却毫不迟疑地一把抱住那双冰冻的脚,搂到怀里,贴上胸口!章道珍看不到她的脸,稍一挣扎,只听到她的话语:“别动!要不你的脚明天就完了!”那一夜,章道珍冰冻的双脚,在高乐政的怀里直到天亮也没有焐热。可她心中,却早已暖意融融。

  睡在男兵帐篷里的女兵

  如果有人怀疑,世间是否真有超越性别的纯洁友谊?那些曾经在进军西藏途中,睡在男兵帐篷里的女兵们,会以自己真实的经历和感受回答。四川省公安厅政研室原主任、时任18军保卫部干事的陈钊,当年因为1.68米的身高,得了一个“大个”的绰号,至今还有老战友这样亲切地称呼她。

  首批进藏部队的司政机关里女同志少,保卫部只有陈钊一个。“晚上在帐篷里宿营时,别人都是两个人两条被,垫一条盖一条,可我只有一个人,根本焐不热。”陈钊回忆,战友间的关心,让她很自然地睡到了男兵的帐篷里,那些像兄长一样的战友,总是把最暖和的地方留给她。战友间那种纯真而朴素的情感,在她看来,早已超脱世俗。

  早在18军刚组建时,作为政治部文印股里唯一一个女兵,陈钊在向大西南挺进途中得了疟疾,夜里高烧不退。为了便于照顾,也让她和股里其他男同志睡在一个地铺里。

  至今,她还深深怀念当年文印股里的那位“王大哥”:没有热水瓶,他总在吃晚饭时留一杯开水,每天夜里,先用草把水烧温,再叫她起来吃药……

  他在战友的守护中离去

  有人说,战友情是人世间最珍贵的友谊,更是超越了友谊的一种情义。战场上,它可以让人奋不顾身;征途中,它可以让人毫不迟疑,同样把更多生的希望留给亲密的战友。

  尹学仁是文工团的男兵,一贯吃苦在前,重活累活抢着干:演出时扛大幕、搬道具;行军中除自己负重80多斤外,还帮助体弱多病的战友捎这扛那。从甘孜到昌都的路上,离开岗托不久,他就得了肺炎,却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继续帮助别人。

  翻越离昌都最近的一座达马拉大山时,尹学仁终于坚持不住了,头疼恶心、脸色苍白,大口大口地喘气。在战友的帮助下他走到了山顶,可两腿不停地抖动着,一口一口地吐着粉红色的泡沫。

  到达昌都后,文工团宿营在一个叫云南坝的地方。深夜11时左右,大家在睡梦中被尹学仁痛苦的喊声惊醒,这时,尹学仁的呼吸已十分困难了。军医赶来抢救,诊断他患了肺水肿,刚给他喂进去的药,又全都吐了出来。

  此时,战友们全都守在尹学仁的身旁。凌晨4时,他的呼吸越来越微弱,最终这个年仅19岁的战士,就这样永远地睡去了,战友们痛哭失声。天亮后,大家把他葬在云南坝后山的一处阳坡上,没有石碑,就找来一块木板,写上他的名字。走了很远,大家的心仿佛还停留在这简朴的墓地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