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每日经济观点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09日 11: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常健:中国不见得在基础设施上投资过度

  中国是否在基础设施上进行了过度的投资?我的回答很简单:不见得。事实上,自2003年以来“投资过度和产能过剩”之类的问题就一直是学者们热议的话题。尽管各部门、各地区和各类所有制实体的投资效率存在差异,但研究发现,总体而言,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总资本回报比率(衡量投资效率的典型指标)出现明显下降。此外,中国人均(或每名劳动力平均对应的)资本存量远低于主要发达经济体,这证明中国需要更多的投资。

  毋庸置疑,中国在许多领域还有加大基础设施投资的充裕空间,比如水务和垃圾管理,还有发电。此外,基础设施不仅仅指铁路、公路和港口。中国急需“软”基础设施投资,比如在改善医疗、社会福利、文化和娱乐设施方面的投资。

  中国的迅速增长、快速城市化以及庞大的人口规模,不仅意味着它有必要进一步改善基础设施,还意味着它会因规模效应从基础设施中获得更大的益处。

  此外,资源的充足证明了一点,即在基础设施和城市规划方面有时可谓“前瞻性”的投资是合理的。从根本上说,中国投资的持续高增长,是由巨额储蓄和相对年轻的充足劳动力支撑的。鉴于中国迅速步入老龄化社会,这两个因素都将开始转变。

  因此,真正的问题可能是中国基础设施投资的质量,而非数量。上面讨论的投资效率低下和浪费不会没有代价。最终,为此买单的是中国家庭――― 他们的收入增长远低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或企业利润增长,他们的储蓄回报率也是负的,即便为正,也是非常低的水平。

  (作者系巴克莱资本中国经济学家)

  马丁 沃尔夫:最初设计的欧元区已经解体

  欧洲人最初设计规划的那个欧元区已解体。事实证明,它所基于的原则在与金融危机和财政危机首次交锋时就败下阵来。如今它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前进,建立一个更紧密的联盟,要么倒退,至少部分解体。这就是目前的危险所在。

  欧元区本应是典型金本位制的升级版。拥有外部赤字的国家从国外获得私人融资。如果这种融资枯竭,经济活动就会收缩。接着失业将推低薪资和物价,引发“内部贬值”。长期而言,这应会带来对外支付和财政账户的可融资平衡,不过要在经历多年的痛苦之后。然而,在欧元区,这种借款在很大程度上通过银行流动。当危机到来时,缺乏流动性的银行业开始崩盘。信贷受限的政府捉襟见肘,甚至毫无办法来防范这种情况的出现。这就演变成一种服务于金融业的金本位制度。

  银行的作用至关重要。当代经济中,几乎所有资金都由金融机构的负债构成。在欧元区,流通中货币仅占广义货币(M3)的9%。如果它是一个真正的货币联盟,那么欧元区任何一家银行的存款必然应该与该地区其他银行的存款等值。但如果某个国家的银行濒临破产,等值推定将不再适用。现在希腊一家银行的欧元已不再与德国一家银行的欧元等值。在这种情况下,不仅存在一家银行发生挤兑的风险,还存在一国银行体系发生挤兑的风险。

  现在,欧元区必须在两条令人无法容忍的道路之间做出选择:要么违约,欧元区部分解体,要么是无止境的官方支持。存在这种选择本身就证明了,一个能够持久的联盟至少需要比最初设想更深入的财政融合和更强健的财政支持。

  (作者系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及首席经济评论员)

  龚方雄:国际板要和人民币国际化及资本账户开放结合起来

  人民币国际化已经成为政府日益重要的政策目标。就中国的政策立场来讲,人民币国际化不仅可以帮助企业降低汇率风险,提高中国金融机构的竞争力,还可以为国际储备起到保值的作用。同样的,上交所推出国际板作为人民币国际化过程的重要体现也在近期受到了很多关注。其运作,势必要和人民币国际化以及资本账户开放结合起来。

  如果上市公司募集的资金需要兑换成美元用于境外投资,那么通过在境内结汇,不仅可以减轻我国庞大的外汇储备的压力,同时我们的外汇储备也多了一个天然的投资渠道。如果这些企业将资金用于在中国市场的投资和扩张,对实体经济的发展是积极有利的。

  对国内市场来说,国际板的推出已经在市场上引发对股市资金分流的担心,并且在普遍预期人民币升值的情况下,这一步甚至可能会带来新的流动性,而这些都是资本市场进一步开放所要面临的风险和挑战。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加以正确有效的引导,国际板可以带领市场上更多的资金进入股市,从而避免流动性过分集中在楼市和部分商品市场,实际上可以缓解政府在政策制定上的一些压力。

  (作者系摩根大通中国区董事总经理)

  (以上观点均摘自作者博客或公开发表文章)

  南方日报记者 高国辉

  实习生 常仙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