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都市“BMW族”走红网络 因省钱省时低碳受追捧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01日 12:5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BMW,不管代表的是“宝马车”还是“别摸我”,这似乎都是姿态满高的三个字母。可是你想过吗?如今咱们这些每天奔波于漫漫上班路的上班族们也“BMW”了!在大城市,很多上班族一般都是先乘坐公交车(Bus),到达最近的地铁(Metro),出了地铁以后再走一段(Walk),到达公司。这样的出行方式就叫做BMW,以此方式出行的人就叫做“BMW族”,也许你可以说这是个自娱自乐自嘲的新称谓,但“BMW族”却可以骄傲地说:我们低碳节能还能锻炼身体呢,更主要的,可能比开车还更节省时间呢!

  恭喜你,其实你已经是“BMW族”了

  注意,我们所说的“BMW族”并不是指开宝马车的一族,这里的意思是“以公共汽车(Bus)、地铁(Metro)、徒步(Walk)等方式上下班的上班族”。今年1月,韩国一家就业网站针对733名韩国上班族进行了“2010年上班族流行语”调查,结果,“BMW族”以43.1%居首位。近日,“BMW族”的说法在国内论坛和微博上也迅速走红,很多已经“BMW”很久了的网友也立即来“投靠组织”,甚至很多抱怨“油贵、路堵”的开车族们也已经加入或正考虑加入“BMW族”。

  也许很多人觉得这样的上班方式有些辛苦,不过“BMW族”们在无奈“的确有点累腿”的同时也自我鼓励:木有地铁的城市还当不了BMW族呢!于是无地铁城市的网友又将“BMW族”的概念加以外延,“没地铁的城市BMW族可以是:骑自行车(Bicycle),骑摩托或电动自行车(Motobike/Motorized Bicycle),完后步行(Walk)”。

  你是否也每天忙碌奔波于在这几种交通工具之间?恭喜你,你已经“BMW族”了!

  BMW族的小算盘:省钱省时还低碳

  “今天坐地铁快把我挤成肉饼饼了,我有一种蜘蛛侠想扒住车顶的感觉”、“眼睁睁看着一辆满载的公车开走,悲催啊”……“BMW族”们当然都有一把辛酸泪,所以有网友觉得这是个有点自嘲的称谓,不过“BMW族”们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所以很多人即使有钱也不买车、甚至有人买车上班也不开,比如网友“小九”就算了一笔账:“我每天BMW上班,一天6块钱,算上偶尔来不及打车的话,一个月的上班交通费是两百多,要是开车的话,每个月油费、保养、停车的基本费用就在1500块左右,这还是没有任何违章记录的情况下”;而另一位网友则算了笔时间账:“公车20分钟、地铁15分钟、步行10分钟,我每天上班时间大概是45分钟到1小时,开车的话最快记录是35分钟,最慢是1小时30分钟!一点没有省到有木有啊!”

  所以很多网友表示自己已经主动放弃开车改加入“BMW族”了,因为这样还更加环保和低碳,“私家车太多尾气排量太大,路上堵,我们公司楼下停个车就要20分钟,公共交通上班方便低碳,挺好!”

  我有时间思考了

  实际上,对“BMW”的旧词新解在一两年前就有人提到过,最开始是经济不景气催生了这一族群,白领没钱买车或没钱养车,因此改用大众交通工具代步或者步行上下班。后来大家渐渐发现其实这是件好事,虽然路途较为辛苦,但省钱之余还能锻炼身体,过低碳健康的生活,何乐不为?就像网友所说,“东京、香港等经济发达城市都是公共交通发达之地,大家坐地铁公交方便又增加了与社会交流的时间,而且可以实现环保低碳”。还有“BMW族”网友总结出经验之谈,“要和站台维持秩序的老大爷搞好关系,关键时刻他会助你一臂之力。”“在西直门换乘各位要做好长途急行军的准备”“约朋友见面一定要避开西直门和公主坟这两个地铁站,否则后果自负”……这些经验之谈充满真知灼见,而且诙谐幽默,它们出自在坊间流传很广的《北京地铁生存手册》、《地铁挤车秘籍》、《地铁指南》等网上热帖,而它们的作者和追捧者都是“BMW族”,他们还票选出“最舒服的地铁线路”、“最长的换乘站”,“最崩溃的地铁迷宫”……

  在熟悉这种上班方式以后,也有很多人发现这对身体和心理健康都有好处,“比起坐车我更喜欢骑自行车和走路,可以思考很多东西。”“如果不是太拥挤的话,我其实还是蛮喜欢在有阳光的下午坐着公交车穿梭在各种大道小道中间。晚上的话,有凉风缓缓地吹,散散步也挺好的,很让人愉快。”“我典型BMW族,三十分钟B,三十分钟M,十五分钟W,每天能步行,很健康的。”“我本来是BM一族,不过现在每天要提前两站路下车,走路去上班,就是为了锻炼身体。没想到成了fashion一族的一员哦。”“都以为开车轻松,其实每天下班已经很累了,还要再精神集中地在拥堵的路上开车,会更疲劳”……

  本报记者 张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