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视频]中共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副主任谢春涛谈学习党史的必要性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27日 11:5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dc62b17acc994581b39f5faba7b0814e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5月27日,中共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谢春涛做客中国网络电视台建党九十周年《红色面对面》,畅谈学习党史的必要性和多元化方式。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从烽火连天到红旗漫卷,再到中华崛起、民族复兴,可以说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走出一条光辉奋斗征程,既是一部可歌可泣的英雄史,也是一部发展史。各位网友朋友们您现在收看的是中国网络电视台建党九十周年《红色面对面》访谈节目,今天我们荣幸地邀请到中共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谢春涛做客建党九十周年展开探讨。首先欢迎您谢主任,也请您跟我们网友打一个招呼。

    【谢春涛】各位网友好,很高兴能来到中国网络电视台同大家一起交流。

    【主持人】首先在节目一开始,请您结合您的阅历和经验谈一谈为什么学习党史,学习党史重要性和必要性是什么?因为您推崇一句话是读史使人明智。

    【谢春涛】读史使人明智是很好的格言,我从1978年上大学系统学历史到现在,应该这些年来我学习、研究、教授一直是历史,我觉得读史确实能使人明智,能使人用历史的眼光来看问题,能把问题看得周全一些,能把眼光放的远一些,能把道理看得深一些,一些问题看得清楚一些。无论是读什么样的历史,必须中国史、世界史,更不用说中国共产党历史都会有很多教义,当然这个教义对不同人不一样,比如我面对广大党员干部跟普通的党员不一样,比如高级干部我经常跟他们讲读党史有这么几个好处,一个有助于理解党的历史。毛泽东思想是如此,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包括科学发展观全是如此。如果脱离党的历史去读理论、学理论,可能学不深入、学不透彻,而放在历史的大背景下,当年中央面对什么问题,怎么分析研究这个问题,为什么会提出这个理论,这个理论有什么用处就可以看得很明白。我再跟他们讲,学党的历史还是总结党的成功经验的需要,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取得很大成功,甚至非常辉煌,这些成功靠什么取得的?值得总结,这个总结对今天对以后都有用,毫无疑问中国共产党员干部应该把新的作风发扬下去。再比如我跟他们讲,也是总结过去犯错误教训的需要,毫不讳言,我们过去犯过错误,甚至有文革这样的错误,肯定这样的错误不能再犯,肯定我们应该越来越明智,就得分析这些错误为什么会发生,对我们今天有哪些教训,我们应该怎么做得更好。再还比如我跟领导干部讲,这还是提高领导方法、领导水平的需要,我们看毛泽东也好,邓小平也好,他们都是伟人,他们伟大在什么地方?他们比我们常人、普通人高明在什么地方?那很多方面都高明,很多方面我们可能难以望其项背,但我们可以学,不可能全都学到,但知道伟大在什么地方,高明在什么地方,我们朝着那个方向努力,哪怕学不到很多,哪怕学十之一二,也会受益无穷,对领导干部来讲至少有这方面的作用。那对普通人其实用途也很多,比如说我注意到这些年来有人研究什么呢?党史对于经商的作用。有人分析这样的现象,现在有一些大企业家、做得成功的企业家往往是什么呢?过去当过兵,有在部队的经历,那在部队毫无疑问过去学党史学得多一些,学毛泽东思想多一些,有一些大企业家总结自己的成功往往谈到这一点,我觉得这不是没有道理的,有些人从经商角度分析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中国共产党的成功对经商有什么作用,其实这方面的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比如中国共产党有高度的组织力、执行力,这对经商包括做其他事情都是很有用处的。所以我想学党史对很多人来讲,都会有程度不同的作用、角度不同的作用。

    【主持人】接下来具体展开一下,我们知道日前为了迎接建党九十周年和深化学习型党组织建设,中宣部和中组部联合推出第四批学习型书目,您觉得包括这些书目在内,应该从哪些书目先入手呢?

    【谢春涛】这五本书在这之前认真看过,有两个特点:一个是论群众工作,党的领导工作人员把论群众工作写出一本书,今天的群众工作跟过去的群众工作不一样,今天面临的很多情况、很多问题,老百姓有些不满意,怎么样把工作做好,显然过去领导人很多论述对领导干部来讲值得读一读。再还有其他四本书几乎都是关于党的历史,这当中包括前不久中央批准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这是最权威的著作之一。还有几本可读性比较强的书,比如《钱学森故事》,比如反映聂荣臻元帅的,这都是党史类的书,这跟建党九十周年直接相关。在这个时候中央希望全党同志,希望我们的群众更多的关注党史,读党史,而广大的党员干部,包括我们的群众自然也在这个时候格外关注党史。推出这样一批书应该说是很适合的。那么这几种书里头,当然对不同的读者来讲,可能有不同的需求,比如说对党的中级干部,我认为很值得读一读《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上下两册,内容很丰富,而且谈论的是党和国家非常重要一段历史,49年到78年这段历史,而且这段历史当中非常复杂,因为这一段党犯过错误,包括文化大革命这样的错误。那么怎么看待这段时间的错误?怎么看待我们这段曲折?怎么去总结分析犯错误的原因?总结其中的教训。我想对党的高中级干部来讲非常重要,读了这本书大家的认识可以统一到中央的基本结论上来,统一到这本书的基本结论上来,我觉得对党的用处很大。

    【主持人】刚才说到针对党员干部应该怎么样学习,那么针对普通老百姓和网友您有没有比较轻松上手的一些书籍可以推荐给他们呢?

    【谢春涛】对于普通老百姓、干部读《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厚度大了一些,价格也高了一些,不适合普通读者来读,但刚才说到那几本书恐怕更适合普通人,当然这几本书我没有都读,但有几本书我认真读了,比如《钱学森故事》。钱学森是两弹一星元勋,值得我们非常敬仰的人物,前不久去世,这本书是钱老身边工作人员写的,他对钱老了解非常多,他把钱老很多故事编写出来,我看了以后很受感动、很受教育。类似这样的一些书,包括领袖人物的传记,毛泽东的传记、周恩来的传记、刘少奇的传记,普通读者从这些书里面读得进去,读得受益更大一些,再读《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这样的书更好一些。

    【主持人】您主编了一本书叫《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这本书在党员干部当中影响强烈,您能不能在节目当中谈一谈对您这本书当时的创作到编写,最后到出版的心路历程呢?

    【谢春涛】确实这本书受到有关方面的肯定和欢迎,这本书的创意很长时间形成的,过去几年我经常有机会跟外国人接触,做什么工作,向外国人介绍中国共产党,这更多的是外国的政党,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执政党的成员,他们对中国共产党非常钦佩,因为中国共产党在最近三十多年取得举世瞩目得成功,特别是在发展问题上,包括一些西方人对中国稍微有点了解的都会认为中国共产党创造了奇迹。那么这个奇迹怎么发生,中国共产党靠什么取得成绩?他们关注。我跟他们交流的时候,经常来解释、回答他们这样的问题。那么从什么角度回答?毫无疑问我是研究党史的,我觉得从历史的角度回答最能说得清楚,历史上怎么样一部部中国共产党走到今天,中国共产党靠什么办法取得今天的成功包括过去的成功,这些成功又说明中国共产党是什么党?又预示着或者昭示着这个党往哪儿走,这个党将来会怎么着。我想把这些东西梳理出来、总结出来、写出来,毫无疑问对外国了解中国共产党有帮助。我们还准备出版英文版。

    【主持人】您刚才谈到创作的目的,接下来您能否谈一谈在书的创作过程当中遇到哪些困难呢?

    【谢春涛】应该说我们首先列题不容易,我们肯定目的要解读中国共产党的成功。首先成功很多,哪些方面最值得我们关注,最值得我们解读?或者读者最关注?我们在中间经过长时间的筛选,一开始列了二十几个题目,反复讨论剩下13个,近期我们准备增加两个,补充两个。但选了这13个,应该说我们费了很多心思,目前在我看来都是举世公认的中国共产党取得巨大的成功,所以选题本身不容易。再一个不容易就是回答问题、解答问题,比如书里面有两个在我看来比较尖锐的问题,一个是为什么中国共产党犯了严重错误还能得到人们支持。这是很多西方政党人士感觉到有点不好理解的问题。再还比如,为什么苏共这些执政党都垮了,中国共产党没有垮。这是对比太鲜明了,都是共产党,过去的理念、体制制度很多相似甚至相同的东西,但结局绝不相同。这两个现象、这两个问题是客观存在的,怎么解释?这就绝不是三句话、两句话能说得清楚。这方面我注意到在我们回答这些问题之前,好像没有什么人真正展开地、正面地从历史角度做过回答,所以回答这样的问题那绝不是一万字、多少字就能写出来的问题,往往是我们在这中间也要经过反复的讨论,我们认为,包括有的读者比如说中央文献研究室的副主任陈晋同志看了以后也认为我们基本说清楚了。再还比如难在什么?难在这本书的呈现方式。我感觉到过去党史书出了很多,但有些书大家未必爱看,甚至有的权威的书大家也未必真的爱看。因为什么?形式上不可读,形式上很呆板,甚至有的书可能充满了一些文件性的语言,文件性的语言对普通人来讲读起来枯燥、吃力,显然你不是文件,如果是文件哪怕他再呆板,当然文件也不一定非得是呆板,如果当作文件来读另当别论。但这个书肯定不是文件,大家不会拿出那个劲头来读你这个书,所以呈现方式上我觉得还得让读者愿意看、愿意读、看得进去,在这方面我们做了尝试,比如我们用思想讲故事,历史是活动的历史,人是有血有肉的,人做出的事也是感人的,我们把这些事,特别是能说明问题的事,我们把它选择出来,讲出来,来讲我们所说的道理,可读性肯定没有问题,再就是注意什么?引用外国人来读书,我们说中国共产党的好话,在你看来就是吃这碗饭,就是体制内的人,甚至有人说我们是“御用专家”,我们说的东西有的人愿意相信,有的人会打几个折扣,我们引用外国人来读,比如外国政要、记者、学者,他们对中国共产党的观察有他们的角度,他们的价值观跟我们不一定一样,看问题的角度也不一样,但对他们来讲中国共产党的成功原因,显然对我说的,刚才对我说的东西发生怀疑得有些人可能影响会大一些,他们会觉得客观一些,应该说我们在这方面也花了很多心思,也是不容易的。但让我们高兴的是,这些努力得到大家的认可,目前这本书还是取得我们预想的成功,甚至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好一些。

    【主持人】通过您刚才介绍让我们大概了解到为什么这本书的成功,成功在哪里。除了中宣部、中组部推荐的书目以及您刚刚讲的书籍,以及市场上的书籍以外,还有没有其他方法更好来学习党史?

    【谢春涛】学党史的渠道很多,读书只是一种方式,很多方式都跟党史有关系,比如党史题材的影视剧这几年拍了很多,有的也很成功,作为普通大众看这些东西显然比看书更容易,或者更容易看得进去。看影视剧毫无疑问对某一段党史或者情况、问题有了了解,比如说前两年推出的《建国大业》看过的人非常多,看过的人受到感染、受到感动,显然这是让普通人了解党史非常好的一种形式,一种渠道。这个渠道是非常重要的。再还比如网络上关于党史的东西也是很多的,有的是研究党史的一些论文,有的是对党史某一段历史通俗化的描述,比如纪实文学这一类。网上也有很多我们值得看的党史的资源,在这一点上我过去也谈过。

    【主持人】说到这里,我想追问一个问题,因为新媒体发展到现在,网上信息存在虚假或者不真实,我们这些普通的老百姓怎么来辨别党史的真伪呢?

    【谢春涛】应该说是有难度的,因为网上流传的不那么真实,不那么全面,甚至是虚假的东西往往很吸引人眼球,表现形式上这些东西往往第一可读,它是讲故事的,当然有的故事可能是编出来的,但是这些故事编的往往可能很好看、很刺激,另外这些东西往往也有自己的见解,他讲的见解、观点也往往很刺激人的眼球。比如说最近这两天有关权威部门包括中央党校出面澄清的一个说法,那毫无疑问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什么说法呢?说毛泽东有些著名作品是胡乔木写出来的,包括知名度很高的《沁园春 雪》不是毛泽东写的。甚至胡乔木的女儿自己也出来澄清,说他的父亲不可能写出《沁园春 雪》这样的诗词。类似网上这样的东西是有的,那么这样的东西一开始让我们普通网友来分辨是有难度的。一方面网友应该提高警惕性,不能说网上所有的东西,我们看到的东西都是值得相信的,那未必,我们可以看一看什么人写的,什么部门的人写的,作者是什么身份,如果作者连真名都不愿意署,完全是假造的名字,真实性就值得怀疑,那就要提高警惕。再就是权威部门一旦发现网上有这样的东西,就恐怕要及时站出来澄清,包括专业工作者类似我这样的人,如果我们熟悉的东西,我们感觉到明显违背历史真实的,我们也应该站出来澄清,再还比如有关方面,包括网站恐怕也应该是当地把一把关,对于明显的有有问题的东西恐怕应该适当的把住。

    【主持人】确实还是更多的在于相关部门以及专家学者出来更好地发布这种权威的信息,让普通的网民,因为他的鉴别力很有限。

    【谢春涛】甚至让我们专业工作者来参与进去。

    【主持人】在编写过程当中您接触到很多经验和教训,这些党史当中的经验和教训如何来指导我们生活当中的实践呢?

    【谢春涛】我曾经参与了五年的《党史》二卷的编写工作,应该说中间感触很深,因为《党史》二卷所反映的历史是一段比较曲折的历史,从49年到78年,建国初头几年我们总体上顺利、辉煌,57年以后发生失误,甚至发生文革这样的失误,对这段失误肯定我们不能遗忘,也是遗忘不了的,我们也不能回避,我们应该认真严肃地对待,在这本书的编写之前,其实中央已经严肃认真对待。文革结束之后,以邓小平为代表的这批共产党人当年痛病思痛,他们这批人绝大部分人受到文革的冲击和破坏,他们也知道文革给国家、老百姓带来什么,那一代人痛病思痛,在一段时间内总结我们犯过的错误总结非常深刻。突出的表现就是1981年中央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应该说这个《决议》至今我认为是站得住脚的,经受住历史的考验,那么就是在这样的总结基础上全党对那段历史、对毛泽东晚年的错误,我们有了统一的认识,有了统一的思想,就在这个过程中、就在这个基础上党领导人民走出一条改革开放的新路,所以当年总结历史教训的作用那是巨大的,而今天这个作用依然在显现出来,包括刚才说到《党史》二卷,我觉得非常好体现81年历史决议、基本观点。甚至因为这本书对错误写得很展开、很充分,比如说文化大革命,在整个800多页的这本书中文革就占了200多页。另外包括文革之前的一些事物都写到了,而且在我看来写得都很全面,都很充分。另外这本书很重要的特点,那就是不仅仅是陈述、叙述这些错误,更重要主观上原因,包括包括客观上的原因。甚至在决议的基础上某些方面还有深化,还有拓展,还有结合新的现实新的论述,这样的总结对今天依然有用。用处在哪儿?警醒我们不要再犯过去的错误,警醒我们当年犯错误体制的根源,比如加强对领导干部的监督制约,显然在今天有重要意义,包括反腐败等等。我们普通党员、普通干部,包括普通的老百姓能够会认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性,我们就因为当年犯过错误,我们总结了这些错误才有今天的成就,所以我们应该珍惜我们今天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我们应该认同今天的大政方针,我们应该特别珍惜今天的局面,当然我们希望做得更好,对今天还不满足,我们还解决今天面临的各种问题,力求做得更好,所以觉得无论是什么人,无论我们从什么角度,都可以从这本书当中,从这段历史当中得出对今天,包括对以后有用的东西。

    【主持人】我们就是注意到“十一五”期间以来,国家政治经济确实取得很大的成功,今年也是恰逢“十二五”开局之年,进入新的历史时期。党史对于提高领导干部执政能力也有显著的帮助,您能否简单地介绍一下如何来提高这些党员干部的学习党史主观能动性,因为我们知道有些党员干部工作比较繁琐,每天处理大量事情的时间已经够多的了,剩下相对学习时间比较少,那么怎么样学习?

    【谢春涛】地方领导干部的压力非常大,大量的工作需要他们做,越做越难,在这种情况下学习党史,学别的内容都有困难,首先是时间上的困难。跟我接触的领导干部,很多领导干部在我看来素质高的领导干部,将来有比较好发展前途的领导干部都是很重视学习的。当然不光是学党史,也包括学其他内容,因为在他们看来,当然我也赞同,就是在今天可以说是知识爆炸的时代,不管你是哪个名校毕业、哪个背景,其实当年自己学的东西对现在的工作、以后的工作都是微不足道的。甚至可以说当年学的很多东西都过时了,一个成功的领导者,包括成功的其他方面的专业人士,要想保证自己的成功都得不断学习,首先我们要有这样的认识、观念。再一个对读者网友来讲学什么东西,往往结合自己的工作考虑一下,刚才我讲了学党史对不同人群都有用处,特别对领导干部用处更大、更直接,有了这样的认识,哪怕再忙也会找一些党史的书看一看,在中央党校学习的领导干部。我们的课他们很认真听。这些领导干部听了党史之后,看党史之后觉得有用了,某些问题看得比过去清楚了,某些方面的素质感觉有潜移默化的提高,所以首先得有这样的认识,有这样的观念,然后去读、去看,慢慢地自己会感觉有用处,自觉性就会越来越高。当然另一方面还有就是刚才提到党史工作者也得尽可能为广大干部、党员,包括普通老百姓提供更多适合他们读、值得他们读的党史方面的书。这也是重要的方面。现在人们对党史重要性的认识空前提升了,特别是通过90年一系列的活动,我相信大家在这方面的认识会更加提高,大家自觉性会进一步增强,读党史我认为至少在领导干部当中形成一种风气。

    【主持人】那么我们注意到的现象是现在很多网友在党史普及性方面做更好的推广,让普通民众更好学习未来党史学习的广度,这方面的建设您认为关键在哪里?

    【谢春涛】你讲的问题是普遍没有比较好解决的问题,确实对领导干部来讲,虽然不能对党史懂得很多,但对党史还是有比较多的了解,对这些人学党史我认为总体上不是大问题,但也有加强的问题。但更重要的是对年轻人,包括在校大学生,包括其他像公司的白领等等这层人党史的学习、宣传、教育,我觉得还有很多可以改进的空间。这些年我也有机会时常到大学里去跟年轻大学生、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等等我经常给他们讲党史课之后的交流上,我感觉广大的同学对党史有兴趣,他们觉得学党史对他们有用,甚至我在有的场合讲什么用处呢?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将来自己都希望取得个人的成功,那么我们绝大部分人会认同中国这个创业环境,甚至我们可能有些年轻人出去留学之后过几年还是回到国内发展,那么好了我们这个国家是中国共产党执政,如果我们长期在这个国家里头发展自己的事业,难道不需要了解一下这个执政党吗?那我想肯定是需要的。执政党的大政方针跟我们每一个人发展都有关系,还有执政党的党情、国情都可以来了解。对很多年轻人来讲,对党史有一定了解之后,就认识到需要读党史。另外我们年轻人当中还有很多申请入党的积极分子,甚至已经入党的年轻党员,那对这些来讲更需要读党史。我曾经讲过课的这些对象,他们稍稍对党史有了解之后,往往愿意读党史。

    【主持人】那您认为大学生,大学生属于社会的精英团体,未来祖国的栋梁。针对他们来讲,有没有必要在学校开设一些党史课程?除了专家学者来学校讲座之外,会不会把学习党史作为一门课程开设到大学日常当中?

    【谢春涛】我觉得是应该的,大学里现在有一门课程,就是中国近现代史公共课。高校事实上也有一些,但情况不同,有的可能效果比较好,有的可能就不那么好了,我想这相当程度上跟讲课老师的素养、水平、眼界有关系。所以我想从实际的效果来讲,党史的教育大家是欢迎的,年轻人是欢迎的,但前提得讲得好,好应该在什么地方?在我看来起码有这么几个方面:一个你有针对性,我们讲党史,不管对年轻学生来讲,更不用说对高级干部来讲,我们不是简单地讲出点历史知识,说哪年发生什么,这种讲太潜表层次,有些同学在中学里大概就知道,显然得有针对性,你对这层人你讲之前应该有个估计,他们对这个历史了解到什么程度,今天他们要学党史应该解决哪些问题,他们会关注哪些问题,你能帮他解决哪些问题,得有针对性,如果没有针对性对讲课的教师来讲就是自说自话,可能不一定有什么用。第二个,在我看来得客观地讲党史。我们讲中国共产党历史,要讲中国共产党的成功,但也讲中国共产党的失误,特别是严重的失误,文革这样的失误、大跃进这样的失误不能回避,如果回避了只讲一面,那么在受众看来、学生看来不可观、不全面,他就认为你讲法本身就产生质疑甚至抵触,那效果可想而知。第三个,得用年轻人容易接受的方式去讲历史,那就有一个表达方式,就有一个生动性这样的问题。我刚才讲了其实历史可以讲得很鲜活、很感人、很生动,那就在于你怎么讲,在于你怎么选材,我觉得这些方面更多地恐怕责任在我们的老师,在我们的党史工作者,我们如果努力地改进我们的方法、我们的工作,我们自己对党史研究的深一些,我们悟得透一些,然后再用年轻人或者说普通大众容易接受的方式跟他讲出来,那我想党史教育宣传的效果会比现在好。

    【主持人】确实我们看到现在在高校、初中已经组织一些丰富多彩的活动,比如老的革命路线的旅游活动,让这些大学生、高中、初中学生能在旅游中学习党史,但他们认为自己达不到伟人的高度,学习他们的经验对于自己没有提升作用,您赞同这种说法吗?

    【谢春涛】我不赞成这样的说法。在我们很多人看来伟人是高高在上,伟人是高不可攀的,有这样的距离,有些年轻人觉得伟人的东西我们学不到,或者学得也没有什么用,这个我想可以理解,但其实我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伟人我们读了传记之后,就可以了解他们高明在什么地方,身上哪些东西可以值得我们学习,哪些东西可以学到,比如伟人身上值得我们普通人学习的东西有很多,比如一个是爱国,这些人参加革命普通的情感就是爱国,爱国的情感、意识、精神,作为一个中国公民永远是需要的,特别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已经展现光明的前景,中国人爱国在这个时候显得尤其重要,我们要真正实现国家统一、真正实现民族复兴,这一点可以学。再还有一点心中要有老百姓,现在很多年轻人将来想取得事业成功、做大事,要想事业成功、做大事眼里一定要有大众、老百姓,绝不能仅仅盯这自己那点事,就盯着自己职位升迁、收入增长,这绝对可以理解,但绝对不够。伟人往往有大众,所以才能得到大众的认同、才能成为伟人。我们绝大多数不能成为伟人,但眼里一定要有老百姓,对自己员工、单位同事,这个成功对将来肯定有用。再就是伟人的修养,比如周恩来总理,周恩来总理在个人修养这方面绝对是我们很多人值得学习的典范,有一个事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比如达赖喇嘛到国外那么多年从事民族分裂的活动,政治上我们绝对不认同,但是达赖喇嘛在逃出去之前曾经跟毛泽东、周恩来有过一些接触,达赖喇嘛59年去国外,尽管政治上有什么观点,但从来没有对周恩来总理说过一个“不”字,连这样的人都对周恩来总理如此推崇认可,那么周恩来身上值得我们学的东西,那当然是显而易见值得我们学的。我觉得其实就是伟人在我们看来高不可攀,其实也不是完全高不可攀的,我们至少知道该往哪儿努力,努力不到是我们的造化、水平、能力,但是你知道伟大在什么地方,高明在什么地方,你当然有必要往哪个方向靠近。

    【主持人】谢主任今年也是恰逢伟大党成立九十周年,您能不能在节目最后给我们敬爱的党、伟大的党一些祝福呢?

    【谢春涛】我是长期研究党史,应该说对党了解比较多的。我觉得中国共产党过去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已经干了很多事,干得非常成功。而今天、今后面临的问题、挑战非常多,非常难,我个人一个深深地体会,我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也不会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所以从我一个作为党的一分子也好,作为一个普通的公民也好,我是真诚地希望这个党好,这个党好国家才能好,老百姓才能好。

    【主持人】通过谢主任的一番介绍,今天专访过程当中也了解到学习党史的必要性、重要性以及如何更好来学习党史,把党史当中这些经验和教训用于更好指导我们平时的实践,非常感谢谢主任今天作客我们中国网络电视台,同时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更多详细内容您可以登录中国网络电视台进行查询,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