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北上广"悲催族"调查:都市"待不住"家乡"回不去"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25日 14: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近日,在天涯杂谈上,有网友用“悲催”一词形容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在一篇名为 “物价猛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惊现悲催哥”的网帖中,描述了游走在“北上广”大城市所谓“悲催族”的“囧境”——都市“待不住”家乡也“回不去”,处于一种煎熬的状态。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分赴北京、上海、广州三地,零距离接触了一些自嘲为“悲催族”的年轻人后发现,实际上这是一群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奋斗族”,对暂时生活状态的一些抱怨,丝毫掩盖不了他们奋斗“在路上”的勇气……

  唏嘘高物价低工资

  “悲催”是当前的网络红词,字面意思是悲惨得催人泪下。一位网民不久前在天涯杂谈上发表了“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惊现悲催哥”的帖子。网帖中说,一个来自江西农村的大学毕业生“悲催哥”感到“生活真憋屈”:房租上涨,郊区二室一厅毛坯房一年间从月租2000元涨到3000元,一套房间被隔成了好几个小间转租,一个洗手间七八个人共用。

  网帖说,没车没房没人看得上,结婚遥遥无期。当有了回老家江西赣州的念头时,发现二线城市的生活成本也不低了,而且工资只有上海的一半,上学难、看病贵的问题在老家也一样。

  为理想而艰难打拼

  针对网曝“北上广悲催族”的现实状况,“中国网事”记者分赴北京、上海、广州进行了实地调查。

  ■广州:怀揣梦想,“悲催”不“悲观”

  “阿东”两年前在广州某高校物流专业大专毕业。一直有大都市情结的他,希望通过打拼在广州站稳脚跟。为了节约生活成本,“阿东”最早租住的是广州最便宜的城中村农民房,里面全是“握手楼”,楼与楼间的距离窄到两户人家隔着窗户可以握手。“阿东”住在农民房的顶层,房租每月400元,四五个人合租两室一厅,没有空调,夏季最热的时候靠在地上浇水降温。

  “现在物价上涨得很厉害,没有存款,买房、结婚什么的根本还不敢想”。“阿东”说。即便如此,他也暂时没有回家乡韶关新丰县的打算。“我看准了物流这一行,广州机会比较多,家里机会少,我相信在这一行坚持三五年必然有收获,我也相信凭自己的努力可以留在广州。”

  ■北京:用辛苦奋斗,图扎根安居

  29岁的“黑匹诺”来自山东。2006年在吉林大学毕业后来北京加入北大考研族。“自从出门读书,与老家的环境已经有将近10年的脱节,生活习惯、生活观念都不再适应。老家毕竟不如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没有更好的机会。我们就是类似在城市和农村间的夹心人,是夹缝中间的状态。”

  “黑匹诺”目前在一家行业类杂志做编辑。今年初开始,他和女朋友在北京南二环附近陶然亭一带的老旧小区租了一套房子。他说:“房租每月2500元,因为是老旧小区,物业费便宜。可现在菜市场的菜价也涨起来了,进一趟超市就得花一笔钱,压力有点大啊。”

  “黑匹诺”的女朋友每月收入3000元,而他除了编辑工作外,还经常接一些外快。在有兼职可做的情况下,他和女友的月收入能达到1万元。

  “攒钱就是为了买房,房子是最大的负担。”“黑匹诺”说:“买不起中心城区的,我打算在南六环买。真希望房价能降下来,同时国家给年轻人一些适当的优惠购房政策,实现我们安居乐业的梦想。或许国家大力推进的保障房建设能给我们希望。”

  ■上海:职业发展前景宽,追梦大城市

  阿星来自江西,从事建筑行业,曾在南昌实习,后来还是选择了上海。“不说回老家,就说回南昌,我现在从事的行业市场非常小,不仅收入低了很多,几乎难以有职业发展前景。”阿星在南昌实习时收入每月 500元,正式入职才1000元。

  “在上海,像我们买房晚的,基本上是一个人的工资供房贷,一个人的工资生活,每个月基本上没有‘余粮’。”阿星说,“我和太太到了要小孩的年纪,但是觉得压力很大。”

  “如果回江西,物价也不低。商场衣服不仅标价贵、款式老气,连打折都很少。在外面吃饭也不便宜,有些地方吃个午餐盒饭也得十几元,不比上海便宜。”阿星说。

  “虽然要从内心真正变成上海人很难,但确实是回不去了。”阿星坦言,“既然已经做了不回去的决定,那就要好好地奋斗下去,年轻的时候辛苦点,以后一定会有回报。”

  “悲催”是一种社会心态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认为,“悲催”反映的是一种社会心态,特别是刚毕业的年轻人的生存状态和社会心态,比过去的 “北漂”更能感动人。网络上的“悲催”情绪,很大程度上带有一种心理宣泄的成分,其实这些年轻人在现实生活中绝大部分都是积极、乐观的,要注意不要把网络上自己标定成弱势的消极心态“日常化”。同时,政府部门要对社会心理进行必要的引导,弘扬社会的公平正义,让人们体会到自己在社会发展中获得的好处。记者 郑天虹 卢国强 周蕊  (据新华社北京5月24日专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