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忧郁症》导演言及纳粹 成戛纳50年首个被逐者(图)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21日 08:3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国际在线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冯 提尔的桀骜不驯一直是块招牌

  戛纳进入尾声,却又惹出了争端。19日晚,戛纳电影节官方正式宣布对在新闻发布会现场开玩笑地说出“我能够理解希特勒”的丹麦导演拉斯 冯 提尔进行了严惩保留其作品的参赛资格,但对导演本人发出“驱逐令”,勒令其立刻离开戛纳,而即使其此次的参赛片《忧郁症》获得任何奖项,冯 提尔本人也将不会上台领奖。

  或许每个身在记者会现场的人都不会认为他说这些话是认真的,“他只是想让自己看上去好玩,但显然,这没有奏效。”法国文化部长 Frederic Mitterrand 在评价此事时则说,“冯 提尔在戛纳唯一应该收获的奖项是"年度偏见奖"。”

  而20日亮相的由奥斯卡影帝西恩 潘主演的新片《为父寻仇》也和纳粹有关,在电影里西恩 潘饰演的摇滚乐明星在父亲去世后,发现曾经作为集中营幸存者的父亲一直在寻找当时的纳粹分子,于是他也踏上了寻仇之旅。在新闻发布会现场,因为冯 提尔的被逐,“纳粹”两词已经成为烫手山芋,而导演索伦蒂诺显然不想蹚这一场浑水,只是强调:“在我的作品里,集中营和纳粹只是故事的背景,我更想强调的是父子关系。”但是,同时他也表示,“缺席”是他在影片中重点表现的概念,父亲的缺席、纳粹分子们继续生活、对于罪刑的缺席亦是他想要表达的主题。

  戛纳宠儿被逐

  事实上,在18日的《忧郁症》的发布会现场,记者们的注意力完全在于这位身患忧郁症的导演此次表现得如此亲和、玩笑话不断。当时,几乎冯·提尔回答每一个问题都会引起记者们善意的笑声。在提到犹太人的问题时,冯·提尔说:“我其实可以理解希特勒。我曾经试图去理解犹太人,但我显然不是犹太人,我更像是纳粹。我觉得以色列的存在是件诡异的事情。”这一言论在当时的语境下,是冯·提尔在叙述他的个人家庭信仰对其创作方式和初衷的影响,冯·提尔的父母都是德国人。当时,冯·提尔的情绪显然处在HIGH过头的状态。

  但是,在曾经遭受二战重创的欧洲,这一番言论显然不能被接受。当天下午,迫于各界压力的拉斯·冯·提尔就发表了官方声明,“如果我上午在新闻发布会的言论伤害到了谁,我衷心道歉。我既不反犹太人也不种族歧视,我也不是一个纳粹。”但他的这个简短解释显示不能平众怒。戛纳电影节的公告中称,组委会就此事在19日召开了特别会议,将其列为本届电影节不受欢迎的人,“他的言论有悖于电影节人道主义的宗旨”。戛纳组委会主席基尔斯·贾格布告诉AFP称驱逐导演一事从1960年开始就没有发生过,而冯·提尔在表示了对组委会的充分尊重之后,仍不改玩笑本色:“另一方面我也感到自豪,我可能是第一个被组委会驱逐的人。”

  冯·提尔可算得上是戛纳的宠儿,2000年的《黑暗中的舞者》曾为其收获金棕榈,此后几乎所有的冯·提尔作品都选择在戛纳首映。

  西恩·潘“追杀”纳粹

  正是因为此事,“纳粹”两字成为了20日戛纳电影节的热点词汇。而凑巧的是,由意大利导演索伦蒂诺导演的竞赛片《为父寻仇》也恰恰和纳粹沾边由西恩·潘饰演的摇滚歌手通过对父亲一直想要报复的纳粹分子的寻找来建立自己真正的“成人”身份,从摇滚歌手所赋予的与外界隔绝的身份中解脱出来。在影片的末尾,西恩·潘找到了所谓的“仇人”,这位老人已经变瞎,他生活在与世隔绝的地方,西恩·潘并未拿出手枪,而是用照相机的拍摄完成了复仇。之后,老人赤身裸体地出现在雪地上,一具皱褶而衰老的身躯时间和生活已经惩罚了他。

  在导演索伦蒂诺看来,所有的电影都是在追寻未知和秘密,但这种追寻并非指向答案,而是使得问题本身永葆青春。“在创作这部电影的时候,始终让我感兴趣的是那些以前的纳粹分子如今在世界的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过着怎样的生活那些现在看上去平静的、安详的老人,他们的历史中有着不被提及的罪恶。”然而,在展示对待这些老人的态度上,索伦蒂诺最终显得宽容,最终,是时间和生活本身为我们复仇。

  索伦蒂诺说,“但这部电影主要的重点是在叙述父子关系中的彼此"缺席"。”在影片里,儿子和父亲有30年没有说话和交流。而在为父寻仇的过程中,主人公开始了解自己的父亲,也将自己从闭塞的童年中解救出来。

  西恩·潘在《米尔克》以后再次挑战另类角色,这次是和米克·贾格尔合作过的摇滚歌手他涂上了口红,画上了眼影。事实上,这部电影的名字(THIS MUST BE THE PLACE)就来自著名摇滚乐队TALKING HEAD的一首歌,而影片的音乐也由乐队的创始者戴维·布莱恩创作了配乐,并亲自出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