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认个错确实很难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18日 06: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大众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 逄春阶

  5月13日,故宫博物院负责人向北京市公安局赠送锦旗,对警方迅速破获展品被盗案表示感谢。这本构不成大新闻,却因为锦旗上的字而被炒得沸沸扬扬。锦旗上写的是“撼祖国强盛 卫京都泰安”,把“撼”当“捍”了。有关人士不但不认错,还强词夺理,引起舆论大哗。在憋了四天后,故宫方面顶不住压力,终于认错了。我想,这个事件,完全可改编成一个小品――《送锦旗》,让赵本山在“春晚”上演一演,保证有喜剧效果。

  认个错,真有那么难吗?确实很难。我有亲身体会。

  大众日报有一位摄影记者,名叫钱捍。有一次,我写图片说明时误把他的名字写成“钱悍”了。钱捍也没有给我施加什么压力,我就至今也没给他认错,倒怪罪他名起得不好写。汉字复杂,捍、悍、焊、撼、憾……钱捍,钱悍,猛一看也差不多呀。于是坦然了。错可犯,能不认,就坚决不认;能悄悄认,就不公开认;能晚一天认,就不早一天认;能蒙混过去,就混过去,我非圣贤……可能,不少人都会这么想,这么干。

  我上中学的时候,语文老师要我们说普通话。我们管普通话叫“撇腔”。我老师撇得有点过,把北京念成“bǎi京,bǎi京”。大家也跟着念。有一天晨读,老师又在念,我一位同学发现老师发音不对,就拿着《新华字典》,举手报告:“老师,北京,不念bǎi京,念běi京。”同学把字典递给老师后,老师看到写有“北”字注音的那一页,突然眉头一皱,胳膊一甩,把字典扔到了窗外,然后大怒:“我念bǎi,就念bǎi!”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继续给我念……”老师气咻咻地走了。我的老师非常优秀(请老师原谅我,假如看到小文,请别生气,我爱吾师,更爱真理),对我也很好,但他很自负,他无法接受自己念错的事实:我怎么会错呢?可是,亲爱的老师,您这次真就错了。错了,怎么好在学生面前认错呢。不能!就是这么优秀的老师,认个错,都难,遑论其他。

  今年4月初,我省某电视台播放电视剧《聊斋》,开播前先播放一段推介词,其中有如下的话:《聊斋》电视剧,当年播放的时候是万人空巷,争相观看。大众日报资深报人毕景舒先生给该电视台打电话,说“万人空巷”用在这里不通,它本指家家户户的人都奔向一个地方,以致街巷空荡荡的。这个词出自苏轼的《八月十七复登望海楼》:“赖有明朝看潮在,万人空巷斗新妆。”现多指很多的人聚在一起,致使街巷都空了。看电视,都是分散着在家看,哪会聚集起来看呢?毕先生耐心地提意见,电视台就是不改,照样播放那别扭的推介词。拒不认错,怎么能改错?不改错,错就会广泛传播,谬种流传。  

  话题回到故宫博物院,致歉信说,“此次赠送锦旗由院保卫部门负责联系、制作,由于时间紧,从制作场地直接将锦旗带到赠送现场,未再交院里检查”。这就不对了,送锦旗的是博物院的一位副院长啊,怎么还“未交院里检查”呢?致歉信还说,“尤其错误的是,在媒体质疑时,该部门(保卫部门――引者注)未请示院领导,仍然坚持错误,强词夺理,不仅误导公众,而且使故宫声誉受到严重影响。”问题都出来了,院领导不赶紧认错,还正襟危坐,等着来请示呢,真够官僚的。致歉信的意思是说,院领导没错,保卫部门错了。就好比一个人偷了个瓜,被抓住,这人说,我没错,是我的手错了。彻底地认个错,确实很难哪!

  死不认错,为什么?死爱面子,怕人笑话,怕丢人。岂不知,越不认错,丢人丢得越厉害。主动认错,反而让人敬佩你的雅量。古人子贡早就说过:“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忍受认错之痛,才能避免更难堪的失误,消除后患。当然,认错必须真诚,如果内心深处不反省,即使口头认错了,祸患还潜伏着,这更危险。

  认错真的很难,但再难也要认。因为,认错真的很重要。一个人认错与否,一个单位认错与否,关乎这个人或这个单位的品质。

  我倒有个想法:就是故宫博物院领导亲自到北京市公安局把那面锦旗索取回来吧,公安局放着也别扭,挂起来不合适,扔了更不合适,还是拿回来比较好。把那面锦旗挂在故宫博物院会议室的墙上,每次开会决策什么事的时候,看看它,肯定能引起自省,减少工作失误。这样,故宫被盗的概率,也会大大降低。

  “知耻近乎勇”,不知故宫博物院领导有没有这样的勇气和胸襟?有没有这样的自信?有没有足够的智慧把坏事变好事?

  当然,故宫如果专门搞个展柜,把那面锦旗放在一个显眼的位置,展览给观众,观众肯定更感兴趣。故宫博物院借此可以增加人气,而对观众来说,也具有警示意义。起码,送锦旗的时候,会咬文嚼字,多推敲推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