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北昆《红楼梦》展现“幽兰之美”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12日 13:4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深圳特区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乔宗玉

  经过四年的酝酿、一年的打磨,不久前,北昆《红楼梦》在国家大剧院正式上演。在古典名著屡屡被“翻拍”的今天,北昆《红楼梦》以严谨的创作态度,忠于原著,那古雅的唱词、缠绵的古曲牌、演员优雅的身段,展现出昆曲的“幽兰之美”。全剧分上、下本,观众在两个晚上,每晚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观看完《红楼梦》全剧,这种长度,在今天的舞台上,也是罕见的。

  北昆《红楼梦》,首先应该肯定编剧王旭烽的古典文学功力。在今天新创戏曲流行“话剧加唱”、唱词不古不今的情况下,王旭烽把古曲牌掌握得游刃有余,曲词典雅,韵味悠长,体现出难得一见的古典文学才华。

  在架构剧情上,王旭烽仍是依照越剧《红楼梦》模式,以宝、黛爱情为主线。上本略显平淡,“宝、黛初会”、“共读西厢”、“贾政训子”,这几段戏,和越剧的处理比较相似,显然少了新意。下本的亮点倒是多了些,“抄检大观园”、“黛玉之死”,可以说,体现了王旭烽独特的创作角度。

  “抄检大观园”一场,原著中发生在不同场景下不同人物的反抗行为,在王旭烽笔下巧妙地转化为同一场景下,大家各自不同的态度,使得原本可能分散的戏,变得十分简练集中,节奏紧凑,同时又展现出每个人物的特点,揭示贾府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穷途末路。晴雯的愤怨、紫鹃的忍辱、探春的火爆、司棋的默认,栩栩如生。

  “黛玉之死”,有别于其他剧种仅仅在舞台上表现黛玉焚稿、吐血而亡,王旭烽让黛玉和宝玉在不同空间进行心灵的对话。这厢,潇湘馆里黛玉奄奄一息,那厢,新房里宝玉对着宝钗,误以为对方是黛玉,两人有各自内心的诉说,又有互相的交流,表达内心的爱。而台下的观众,分明已经知道他们在尘世的缘分已经走到尽头,那种悲切,不言而喻。

  除宝、黛外,在其他人物的刻画上,王旭烽还是融入了一些新的认识。比如王熙凤,一个比黛玉大不了几岁,身体也好不了多少、大字不识的贵族女性,嫁给了吃喝玩乐、不思上进的贾琏,两个人俗上加俗,又互相计算对方,很像现实中的利益夫妻。下本中,王熙凤害死尤二姐,她在吟唱中表达对贾琏花心的不满、对尤二姐有可能威胁她“大奶”地位的不安,十分真实展现她作为“女强人”背后的脆弱。

  如果从更高的角度要求的话,北昆《红楼梦》比较缺憾的部分,还是在宝、黛婚姻悲剧上,“调包计”是高鹗的杰作,贾母如何从疼爱黛玉的外婆变得冷血无情,王熙凤是否真心欢迎能干的宝钗进荣国府执政,这都是问号。曹翁仙逝太早,以至于《红楼梦》八十回后诸人下落成为未解之谜。我一直赞同“红学”专家周汝昌先生的观点,“因麒麟伏白首双星”,宝玉最后与湘云结为夫妻,而湘云的原型同时也是《红楼梦》最早的点评者脂砚斋。假如如此,那么舞台上的史湘云可能也该有新的演绎,在娇憨之余应多些睿智,她爱宝玉,却不强求,有着道家的超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