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刍狗与爱心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06日 06:4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大众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赵德发

  我是在四川平武县牛飞村的羌绣展室里看见这只“狗”的。它用草叶编成,体型小巧,维妙维肖。与它在一起的有草编的牛,草编的羊,是一大群生灵,但我却盯着这狗看了许久。我想:古人祭祀时往往用“刍狗”,用过即弃,它是不是这个模样?

  我们刚从村子北头过来。那儿有一个大大的山包。当地官员介绍说,三年前的“5 12”,那里突然有半边山垮下,一瞬间埋没了几十户人家,并把青漪江拦腰截断。有一位在山上放牛的老汉,坐着这半边山,一下子飞到了江的对岸。

  离此不远的青漪江上游,还有这样一个山包。有个村子叫李家园,也被埋没半边。

  在整个汶川地震灾区,垮山的地方有很多。最惨烈的当数北川县城:东面的景家山,西面的王家岩,同时甩落不知多少万吨土石,将上万人活活埋葬。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大震过后,许多人都在苦苦追问。然而,天不回答,地不回答。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老子在两千五百年前曾经这样说。

  其实,在天地那里,人类连刍狗都算不上。天地无心于万物,任其自生自灭,毫无顾惜之意。拿地球来说,它诞生几十亿年了,只管自转、公转,只管让自身的几大板块游移冲撞,时不时弄出一些动静,才不管你人类能否承受呢。

  好在人类并没把同类视作刍狗。龙门山断裂带上的剧烈震动,让十几亿颗人心战栗不已,解放军及各方人马星夜驰援,不能前往的人们含泪遥望,捐款捐物。最感人的是,一些平日里像草木一样默默无闻生活着的人,在这个时刻突然表现出大仁大爱。在我工作的日照市,有一个村子叫东皂湖村,庄户汉子们看了电视新闻坐卧不安,说:“咱们没有钱,可有的是力气,咱去四川救人!”于是,有十位农民撇下将要上市的西瓜、将要收割的麦子不管,开着自家的农用三轮车,颠簸87个小时赶往灾区……

  救援之后的重建,更能显示中国人无数颗爱心的温热持久。2008年的8月底,我曾去过北川,在板房里、工地上见到山东援建者,他们身上大多有着成片的红疙瘩。究其原因,一是蚊子叮咬,二是川地湿气太重。我遇到我的老同学、日照市援川前线指挥高来会,差一点不敢相认,因为劳累,因为不习惯当地饮食,他活脱脱瘦了一圈儿。

  三年过去,受绵阳市文联邀请,我和来自北京以及对口援建省份的一些作家重走灾区时,异地重建的北川新县城,让我们一行人赞叹不已。一位瑞典籍诗歌翻译家一边看,一边兴奋地嚷嚷着要到这里居住。他说,新北川的美丽,简直能和一些欧洲小城媲美。一位北京作家说:“山东人办事就是大气、实在!”

  “北川巴拿恰”是一条新建的商业街。那里店铺林立,甚至还有印度人来此做起了抛饼生意。县委宣传部一位干部讲,光是春节期间,来这里的游客就达六十万人次。我在街上走着走着,忽然看见一家店铺前贴了一张大红纸。本以为是广告,走近了才看清,那是一位北川人自发贴出的原创作品《我是北川》:

  那天,两点二十八分以后,

  我怀疑我是否还活着……

  无数声音轻唤着,

  坚强,北川,

  挺住,北川,

  醒来呵,北川!

  沂蒙山的小调环绕着我,

  趵突泉的泉水滋润着我,

  泰山石的坚韧激励着我,

  孔子学院的书声感染着我!

  无数双手轻托着我,

  我的身上流淌着齐鲁兄妹的血啊!

  我确信,我又活过来了,

  我是北川!

  ……

  然而,援建者们一直在努力淡化着援建痕迹。在北川新县城,有一条交通干道起初命名为“齐鲁大道”,被山东省委领导坚决否定,于是我看到的路牌就写了这样三个字:“安昌路”。

  羌族人一直认为大禹是他们的祖先,所以山东人为他们在安昌河上建了一座宏伟壮观的风雨廊桥,称之为“禹王桥”。我在高高的桥顶观赏着北川新城的美景,回想在灾区的所见所闻,思忖着这样一个问题:汶川大地震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我想,它给中国带来一场巨大灾难的同时,也让中国人树立了一种理念:虽然我们脚下的地球不仁不义,频生变故,但只要拥有爱心,相互扶持,我们就能将灾难很快战胜,将生活延续下去并使之更加美好。

  在禹王桥上眺望北方,北川老县城那儿群山耸立,青藏高原在印度洋板块推动下的强势东征大概还在进行。在别的一些地方,地壳中的杀伤性力量可能也在暗暗积蓄。但我知道,有了这三年的经历,汶川人不再惧怕,中国人不再惧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