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一个人的阁,一个人的序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06日 06:1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检察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舟船自横,西山横翠,南浦飞云,长桥卧波……赣江上,诸般景物风涌入眼;阁楼中,滕王、王勃身影翩跹。失意太子党李元婴的一个阁,失意诗人王勃的一个序,成就了江西南昌的一座文化地标:滕王阁。

  烟雨迷离中,滕王阁几度毁几度建,1400年,如同不绝的赣江水,绵延至今,临江唱吟。

  滕王李元婴是枭雄之后,乃父李渊金戈铁马,南冲北突,立下大唐基业,成就一代雄主威名。不过,与李建成、李世民、李元吉诸兄弟的强悍比,元婴有些羸弱,说“将门虎子”就浪得虚名。因此,哥哥李世民君临天下后,无尺寸之功的他在朝堂上郁郁不得志,一再遭遣受贬:先是苏州刺史,后任洪州都督。官场失意,势必歌舞人生。到达赣江边任小刺史后,从苏州带来的一班歌舞乐伎,失却了江南楼台语境,意兴阑珊,人生未免打了折扣。于是乎,在赣江边岗峦之上,动土建阁。元婴本是帝子,册封滕王,该阁便有了“滕王阁”之名。

  元婴建阁,本意“拍檀板唱歌,举金樽喝酒”,为乐也。彼时,中华大地“多少烟雨楼台”中,一小小的滕王阁本不会也不该有什么声名;更何况,滕王阁建成后元婴不久离去。但是,另一个人的一篇序文,改变了阁楼的命运。

  元婴离开洪州后,继任者阎伯屿算是个得意者,“人生得意须尽欢”,歌舞乐伎之外,立意打造滕王阁的文化品牌,吸引文人才子登临放歌。675年重阳节,阎重修滕王阁竣工,宴群僚于阁上,给滕王阁写诗作赋,以便让此楼名存千古。此时,王勃因赴交趾省亲探父,乘船路过南昌,适逢阎都督盛宴而被邀入席,叨陪末座。

  觥筹交错,酒风浩荡,阎伯屿适时邀请嘉宾行文赋诗铭阁,诸公均再三谦让。何以谦让?因诸公均知,阎伯屿此举,实乃抬爱自己略有文采之小婿。小婿铭文,刻于阁楼,岂不是阎家之光彩?而路过的王勃不知,慨然允诺。

  此时的王勃,命运与建阁楼的李元婴相似。自持八斗之才而命运不济:跻身官场却不懂为官之道,自己被“潜规则”了不算,还连累老父入狱。一腔才情、豪情加落寞之情无处发泄,有这样一个可以展现的机会岂能放过?在满座愕然中,王勃披展纸砚,端坐书案,神情凝注,酝酿才思。《滕王阁序》从平淡开始,渐至佳景,至“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满座皆惊。

  这一千古名句,让滕王阁与王勃合二为一,成就物与人的千古盛名。千年的历史长河,经历多达29次毁与修,滕王阁始终留存。只是在今天,我们面对的只是一座1989年重修的仿宋风格的滕王阁―――尽管是规模宏大、配套设施齐全的仿古建筑群落,却少了不少历史韵味。

  王勃作序后的第二年,探父途中渡海溺水而逝。然滕王阁有他的序在,后代文人墨客以能登阁一睹“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江天胜景,并留下诗文为幸事。继王勃之后,唐代王绪写《滕王阁赋》,王仲舒写《滕王阁记》,史书称之为“三王记滕阁”佳话。因而滕王阁历来是文人雅士吟诗作赋、歌舞宴筵的场所,阁内陈设处处展现文化的主题。贴金“滕王阁”正匾系苏轼的墨迹,正门不锈钢长联“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为毛泽东手书。其余匾额、楹联,或集古人书法精华,或为当今名家珍品,各类大型壁画、浮雕,均体现“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主题。

  尤值得一提的是,阁内的一幅汉白玉浮雕――《时来风送滕王阁》,是根据明朝冯梦龙所著《醒世恒言 马当神风送滕王阁》中的故事而创作。故事说,王勃在去看父亲途中,遇一老者,告他阎伯屿在滕王阁设宴求赋楼之佳作,前去应作,当可名留千古。王勃言:此时无风,赶不上宴请。老者笑曰:今夜当有大风送你赶到滕王阁。是夜果真有风,王勃准时登临滕王阁。

  神力相助,合得机缘,王勃为滕王阁而生,滕王阁为王勃垂名。而成就了滕王阁千古之名后,王勃也沉身江中。惊鸿一瞥,绝笔后世,是天意,还是王勃的故意?滕王阁不给答案,只给芸芸众生膜拜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