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经纪人黄健曝桑兰当年曾遭监护人之子猥亵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05日 11: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国际在线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桑兰与谢晓虹当年合影

  兰跨国维权官司在美国法院立案之后,桑兰与黄健包括代理律师只是请求大家公正客观看待。不过,昨天凌晨,一向选择沉默的经纪人黄健在微博上开炮,抨击桑兰当年监护人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当时并没有对桑兰起到应有的监护职责,反而利用桑兰的受伤谋取私利,甚至首次讲出当年的一些细节,直指桑兰曾遭到谢晓虹之子薛伟森的猥亵。消息一出,引起轩然大波。

  “我所说的句句属实,我们也是忍无可忍,这才披露出当年的一些细节。我已经在与律师商量,要不要再去告薛伟森。”昨天记者联系上了桑兰及其经纪人黄健,情绪稳定的两人让记者等着好消息,“下次联系一定就有好消息,我们一定会赢”。

  □王婕妤

  迫于无奈 13年后才说出真相

  从昨天凌晨2点到上午9点,连续更新了20多条微博进行爆料。微博绝大部分直指刘国生、谢晓虹颠倒黑白和不作为,他认为刘国生夫妇剥夺了桑兰亲生父母的监护权且没有履行相应的监护义务,除了在经济上吝啬之外,还在对桑兰的监护过程中存在明显失职。甚至首次透露出一些细节:“谢晓虹的儿子薛伟森,当年桑兰17岁,帮她洗澡,并给她买胸罩,你××你什么行为,你一个二十多岁的人,你干的是人事吗?”

  昨天提起此事,黄健说:“我所说的句句属实,我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他们总以恩人自居,但是事实上呢?”黄健告诉记者,“之前从没听桑兰提起过,昨天她和她母亲才告诉我。当年不仅桑兰小,她连基本的生活能力都没有,再说当年桑兰父亲由于经济原因被迫回国,只留下母女俩在美国无依无靠,她们只能承受。”

  求助法律 黄健欲多加一个被告

  对此,记者稍晚时候曾试图联系谢晓虹夫妇,但是以“开庭前不方便谈论案件”为由遭拒。“我们都是有证据的,我已经有打算多加一个被告,就是薛伟森。”黄健对记者说,“今天早上我也向美国的律师发去了邮件,等待律师的答复。”

  不过,黄健已经将自己的微博删除。“并不是我心虚,只是不想让人看笑话,毕竟在网络上比谁嗓子大没用,最终还是要到法庭上解决。”黄健坦言,虽然桑兰目前情绪稳定,但是已经受到了舆论的影响。

  对于这场官司,桑兰和黄健以及美国方面的律师都一直很自信,黄健再次表态:“法庭既然立案,就表示我们并不是胡搅蛮缠。我们不想让人认为我们是炒作,目前谩骂我们的,我们并不恨他们,只是希望最后法庭能给我们公道。”

  桑兰心软 庭外和解仍有可能

  一直当做“母亲”看待的人,一夕之间成为仇人,对于桑兰也是一种折磨。当律师提出将当年监护人作为被告的时候,桑兰也曾经提出反对意见。“她也觉得这是不仁不义的表现,但是事实放在这里,不容忽视。”

  在此事件发生之前,桑兰与谢晓虹夫妇一直相处得很好,甚至之前还将2008年传递圣火时的奥运火炬送给了对方。“我宁愿相信他们是好人,在法律面前,我们虽然是水火不相容,但是在情意面前,他们还是我曾经尊重的前辈。”

  黄健告诉记者,如果谢晓虹夫妇提出庭外和解,桑兰答应并非没有可能。“他们在博客上的一些行为,已经严重侵犯了我的隐私。但是如果桑兰愿意,我尊重她的决定。”

  以“影响中美友好”为由

  监护人

  曾劝桑兰放弃诉讼

  不过,黄健告诉记者,谢晓虹夫妇曾经多次劝过桑兰放弃求助法律,来帮助自己维权。当年受伤的时候,谢晓虹就不让桑兰与媒体接触,并让她不要多说,不要告上法庭。黄健告诉记者,当时谢晓虹以“这样做影响中美友好”为由,劝桑兰放弃这个想法。

  黄健透露,就在桑兰13年后对外宣称,要再次寻求法律帮助的时候,谢晓虹又打来了电话。“当时桑兰用免提接的,我就在旁边,我听得很清楚,她对桑兰说,你拍你的戏、唱你的歌、当你的明星好了,干吗要这样做?意思就是劝桑兰放弃。”但是桑兰这一次没有再听取她的劝说。

  “闹成这样,大家都不愉快,但是我们看重的不是钱,只是想要一个说法。桑兰也不缺钱。”黄健告诉记者,桑兰目前已经为6月的开庭在美国租了公寓,并联系了当地的医生。“目前最重要的是让她做一个系统的身体检查,她现在已经严重骨质疏松,关节松动了。”这一次的美国之行最少一个月,桑兰称全部费用都是其个人承担。